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意兴阑珊
    t就在今天,她还踹了许凌的孩子,让许凌一辈子生不下白家的种,生不如死!

    她早就不是当年那个一味忍让的白七,那些过往教会了她心狠手辣以及不择手段,哪怕豁出命她都能眼睛也不眨一下。

    “顾若初,似乎没有哪个女人不爱我。”霍南琛似乎在自言自语,谁会想到,他的妻子竟然对他没有多少兴趣。

    他这话,倒也不算自负。

    霍南琛是安城一方霸主,有着这样的颜和名利地位,几乎没有哪个女人不向往。光看那张脸,几能把女人迷得七晕八素。

    可是她一个亡命之徒早已心百孔千疮,也心如死灰,再也不会爱谁或者信任谁。有些伤口一旦在心上布下,哪怕最后痊愈结了伤疤,也会深刻地留在上面。

    就连她前世的亲生父亲,都能对她和母亲下死手。她再也不会犯蠢,再也不会信任任何人,像她母亲一样为了个男人给自己挖坑。

    想到母亲,顾若初鼻尖酸了下。

    她淡淡道:“我从来不会爱人。”

    霍南琛忽然觉得自己第一次认识这个小妻子,究竟是什么样的经历,把她养成了这样的性子。

    顾若初的家庭状况他一清二楚,但还不至于让她转变成这样阴狠的性子。

    “逞强。”

    霍南琛忽然说出的这两个字,在顾若初耳朵里竟有一种宠溺的错觉,似乎被她取悦到了。他侧眸,整个人优雅如画,下巴倾斜成优美的弧度,看她的目光带了一抹浅淡的笑,只是转瞬即逝。

    刚刚还跟要撕了她的状态,现在居然似乎笑了。

    这男人精分吧?翻脸比翻书还快!顾若初实在懒得再猜他的心思,他向来让人难以琢磨。

    “该问的也问了,回去吧。”

    今天对付了一大堆人,顾若初是真的有点意兴阑珊了。

    霍南琛没有急着开车,只是看她的眼神越发诡异莫测。顾若初知道,自己刚刚并没有忽悠过这个男人,他依旧在怀疑自己的身份。

    那又怎么样?他再怎么查都不可能知道关于自身这个秘密。

    她想。

    在车上,顾若初登了qq,里面只加了许屹辰和容宵两个人。她一上线,容宵就注意到了。

    :七爷,自己给自己扫墓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也想顺带给你扫个墓。

    :对方拒绝跟你对话,并朝你扔了个容宵大帅比。

    :对方稳稳接住了你,嫌弃地锤了你的狗头摔回了狗窝,回头看了眼你的狗脸,顺便关上了你的狗门。

    :二狗子听了想打人。

    :靠,你们俩能不能别提狗!

    他的乳名,简直是他这辈子光辉事迹都难以洗清的污点!和许屹辰在网上取笑了容宵一番,顾若初的心情愉悦了不少。

    :七爷,还回娱乐圈吗?我看白夫人这次被你收拾得到那叫一个惨,据说送到医院已经告知孩子掉了,到现在还没醒过来。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