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2章 疼不疼?
    原本在旁边的霍南琛突然几步走过来,看着她被擦伤的手:“疼吗?怎么弄的?”

    顾若初才发现自己手上有这么一个擦伤:“没事,可能刚刚在外面调整镜头角度的时候不小心擦伤的。”

    这男人还这么细心,连这个都观察到了。

    “我先去上一下洗手间洗洗伤口。”

    “我陪你去。”

    他握着她的胳膊,很是心疼。

    “那是女洗手间,你去干什么?”顾若初嘴角抽了一下,想象他要是进了女洗手间还了得,会被当做变态。

    “我在外面又不会进去,怕什么?”他忽然瞥了她一眼,“难道你对我去女洗手间有什么心理阴影?我不会曾经在洗手间……”?

    顾若初忽然想起他曾经做过的事,有些尴尬:“能有什么心理阴影,你思想能正常一点不要这么猥琐吗?”

    霍南琛:“……”

    越月在边上化妆,余光注意到这边的场景有些黯然失色,旁边的人跟她说话也没怎么理会。

    顾若初看着差不多好了,也没留在现场继续指导他们,也就随便让霍南琛跟着过来了。

    反正他不进去就没事。

    “疼不疼?”

    他打开水龙头,水在触及到皮肤时确实有点火烧火辣地疼。

    “不疼。”

    “别动。”他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创口贴,一手握着她的胳膊,用嘴咬开了创口贴撕纸。

    小心地给她贴上了,才放心。

    “好了,我没事了。”

    看她笑了下,他才放心。

    “等拍完这次封闭的戏,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

    她忽然笑得像个小女孩,上前搂着她的腰,视线下垂和她对上:“什么秘密?现在告诉我。”

    “我不说,等拍完再说。”

    她会亲口告诉他有关两个小宝贝的事,让两个小宝贝知道他们的父亲是什么样子的。

    顾若初勾起了他的好奇心,现在不说让他有些心痒痒的。

    “到底是什么秘密,这么神秘。”

    她和他十指相扣,怎么都不肯说出那所谓的秘密。

    “好,等拍完戏你再告诉我。”

    知道她现在也不会告诉他,也就不逼她说什么了。

    “南琛,你告诉我你现在有没有记起某些东西?”顾若初有些紧张,这些日子他是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了么?

    “你希望我记起来。”

    “嗯,我希望你记起来。”

    如果记不起来,是一个很大的遗憾,因为他忘掉了很多重要的事,忘掉了他们最重要的曾经。

    “可我想不起来。”

    他的脑子一片空白,只要一想到涉及五年前的事就头疼。

    预感告诉他,那不是什么好事。

    姑且不提她当初为什么离开,只是单纯地觉得五年前不是好事,而且心中也无缘故地升起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

    “想不起来就算了。”

    顾若初还是很心疼他,没有逼他。

    “我想上个厕所,你先出去吧。”

    “好。”

    他捏了下她的手,出门等着去了。

    顾若初从洗手间出来以后,打开水龙头洗了下手。

    “顾导还真是娇弱无比,连个手被擦伤还要贴个创口贴。”越月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在她边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