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8章
    “头疼吗?”他温柔地抱住沙发上的人,把她的裙子整理好。

    不知道是因为喝了酒没在意,还是根本就是故意的。

    上面的牛仔衬衫袖子都被扯下来一大半,露出白嫩的手臂,他不小心瞄了一眼还看到一根黑色的带子。

    白色和黑色在灯光下,显得极度诱惑。

    那明显是……bra。

    这个臭丫……

    是在引诱他吗?

    嘴上说着痛苦,实际上总是想法设法勾搭他。

    他一皱眉,还是伸手把沙发上的人抱起来,眼神扫了一圈大体瞄准了她的卧室,稳当地抱着她朝卧室走去。

    “好晃啊。”

    她可能有些意识不清所以开始在说胡话,手差点打在他脸上,另一只手死死地搂着他的脖子就是不肯放开。

    顾泽希往边上一躲,没想到这么多年她还是睡相这么差。

    把人放到床上,才想起是应该去弄点醒酒汤之类的东西。

    “不要走。”

    顾泽希刚转身,背后的人忽然有些凄惨地喊了一句,他一回头就看见女人满眼乞求地看着她:“不要走好不好?”

    看她长发微乱,衣服又被她弄乱了。

    顾泽希扶额,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

    原本在角落里睡得很沉的小白猫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尾巴绕在身后安静地蹲在床边。

    顾泽希愣了下,俯身抚摸了下小白猫。

    又一个三年过去了,这只猫还在。

    小白猫看有人抚摸它,眯着眼往他手上蹭了蹭,表示友好。

    原来这只猫都还记得他,好像上一次他来楚心兰家,都已经很久很久可以归结到三年前了。

    “你摸猫干什么?”

    看他的眼神没有停留在自己身上,楚心兰似乎还觉得有些委屈,扯了扯他的外套。

    为什么可以摸猫,却不肯摸她呢?

    她也是脑子不太清醒,现在连猫都要吃醋。

    “你睡吧,我去给你弄点醒酒茶?”他伸手将她额前的头发拨开,两人近距离接触差点碰到彼此的唇。

    只是下一瞬,顾泽希离开了。

    “不要,我要你过来陪我。”

    换做以前她绝对不会说这样的话,他刚起身又被她握着手:“泽希你陪陪我好不好,我就希望你陪陪我,哪怕一晚上,可以吗?”

    她把所有的卑微,所有的乞求都用在今晚了。

    楚心兰已经完全哽咽了,他的目光落在她的手上,光秃秃的没有所谓的戒指,心也放下了一点。

    这就说明,她这三年也是单身的。

    他蹲下身,和她直视。

    伸手抚摸着她的头发,摩挲着她半张脸:“好,我陪你。”

    “嗯。”

    她终于放下整颗心,不管不顾地扑过来埋在他怀里,心里仿佛念了无数遍他的名字。

    当真切实意地感受到他的怀抱,楚心兰才终于平复下心。

    “喵~”

    小白猫起身弓了下慵懒的身体,离开房间让给自己两个主人。

    顾泽希感觉自己的心颤了下,三年又三年,好像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她,说过无数次分别,可最终还是犹如飞蛾扑火一样。

    “楚心兰,你知道我是谁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