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6章
    她沉默地看着他的眼睛,还没回答他就自嘲地笑了下,似乎知道了答案。

    “我以后都不会再继续纠缠你,楚心兰,如果不想再次被我逮到,以后,都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永远都不要。”

    说完这句话,他就彻底离开了。

    生活中再也没有他的影子,没有他的声音,什么都没有了。

    她其实早就死心了,他们这辈子都不会在一起。

    “你有事吗?”楚心兰低喃了一句,哪怕现在是梦她也不想从有他的梦境中出来。

    她真的太久没有梦到过他了,连有他的梦竟然都成了奢侈。

    顾泽希没有吭声,只是蹲下来。

    “上来。”

    一定是梦,现实中顾泽希不会这样。

    她笑了下,就算是梦也要不顾一切地跳上去。

    她已经记不起有多久被他背过,每次想起的都是她当年决意离开她的场景,他站在后面或许一直在看她。

    可她还是义无反顾地离开了,这一离开,几乎断了她和顾泽希的一切。

    “你怎么在这?”

    她当然不会觉得还是在做梦,只是没想到他还会出现。

    “若初给我打了电话,让我送你回家。”

    楚心兰哦了一声,想着自己好像才刚和若初打完电话,他怎么就这么快出现了?

    她没想太多,闭上了眼睛。

    她当然不知道,今天她和老板合作谈生意的人,幕后就是他。

    而顾泽希是到了之后才知道有她。

    他没有直接出现,因为要承诺三年前的约定。

    永远不会主动纠缠她,让她安心而自在地活着。

    可当看到她因为应酬喝得醉醺醺却一个人回家,那伤心又失落的情绪还是让他停下了离开的脚步。

    从她离开的那一刻,就一直在背后默默跟着她。

    “你去哪?”

    楚心兰不自觉地伸手穿过他的肩膀,紧紧搂着他的脖子。

    “我送你回家。”

    “嗯。”

    这三年,楚心兰换了个面积更大的生活公寓,但她不知道他怎么就清楚她的新家在哪。

    她好像从来没告诉过他。

    到了家,他站在边上眼神示意她拿出钥匙。

    楚心兰开了门,可能因为酒精的麻痹的原因,所有的克制和抑制都在情绪崩溃中消失了。

    他要走了吗?

    “你进来喝口水吗?”

    四目相对,彼此的眼神都被触动了下,这么晚本来不该让男性进来,可她真的克制不住自己。

    “嗯。”

    他的声音很淡,可却是肯定的语气。

    楚心兰忽然又有点不安,不不知道他这些年有没有交女朋友,邀他进来会不会伤害别人。

    就在思想做激烈斗争时,男人已经推开门进了。

    楚心兰脚下还有些踉跄,跟着他进了公寓。

    “你……坐下休息会儿。”

    顾泽希没说话,一直沉默着。

    楚心兰给他泡了茶叶,当年认识的时候就知道他不爱喝咖啡,反而喜欢喝某种茶叶。

    所以,她一直都存着这种茶叶。

    哪怕分开了三年又三年,她每次都要在家里备点这种茶叶,就像是一种精神寄托。

    其实她内心深处也是想见他,也对他思念至极的。

    “你还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