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0章 我粗鲁?
    就在她下楼看到眼前的湖时,一个熟悉的挺拔身影出现在她面前,尤其那双漆黑的眼睛让她砰地一下,心脏剧烈地跳动着。

    “霍……”

    就在她发出一声低呼,眼前的男人不动声色地走过来,几步跨到她面前把她的去路挡死。

    顾若初想逃根本逃不了,发出低低一声尖叫时已经被男人扛在了肩头。

    被稳稳地扛在他肩头上时,她知道自己逃不了了。

    “我看你很喜欢逃啊。”

    他一边往楼上走,不给她一丝逃脱的机会。

    “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顾若初不知道周围是不是还有工作人员也在看景,伸手敲了几下他的肩膀无效,看着高空的距离,心口处被他的肩膀烙得有些疼。

    “你怎么这么粗鲁?”

    顾若初被他放在房间门口,被他双臂禁锢在墙壁和胸膛之间,瞪了他一下。

    “我粗鲁?你怎么不问问自己昨天晚上对我做了什么,然后又一个人跑到这破地方封闭拍戏?”

    他盯着眼前的女人,看得她浑身都不自在。

    “我拍戏还不是在给你工作,你一个老板还反过来怪我?”

    因为黑又没有灯光,顾若初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

    可霍南琛却完全能借用光线看到眼前的女人,眼底蕴藏着一丝笑意。

    “好,那我们来说说,昨晚你对我做了什么事?”

    他伸手捏着她的下巴,忽然吻上去。

    唇上湿润的感觉让她反应过来,似乎所有血液在这一刻都往脑门上冲过来。

    原先还有些冷淡的,怎么他转眼又变得热情了?

    难道就因为昨晚睡了他?

    “愣着发什么呆?”

    他说话的语气一点都不像之前那样生冷,反而多了一丝温柔和宠溺,顾若初看着眼前的男人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你干什么吻我?”

    心脏猛地剧烈跳动了下,顾若初问出了口。

    “你昨晚敢睡我,我为什么不能吻你?”

    这是什么奇葩的逻辑?

    昨天就算是她主动邀请,他也不能这么顺理成章地吧?还这么肆无忌惮,一次两次就够了,后面几乎整夜地霸着她。

    “是你先动手的。”顾若初很理直气壮。

    霍南琛似乎笑了下,忽然凑前咬住她的耳朵:“怎么这么调皮?昨晚是你半夜醒来,开始不老实抱着我又啃又亲热情得不得了,现在全怪我一个人身上了?我当时是想克制来着。”

    “不可能!”

    顾若初绝对不敢想象她还做过这样的事?

    难道昨晚还真被酒给影响到以至于做出了太过豪放的事情?

    “我有必要骗你吗?你知道,我不可能对你又亲又啃的还没半点反应,又不是柳下惠?”

    顾若初脑子里想不起还有这么个片段,可却越发地心虚了。

    难道是真的?

    “我不知道,我根本就睡着了你想怎么说当然都快要。”

    心漏拍了好几下,就跟在打鼓似的,霍南琛自然也察觉到了。

    “睡了我把我吃的骨头都不剩,现在就来一出不负责任的戏码,嗯?”尾音上挑的一瞬,充满了暧味和危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