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0章
    ,!

    “若初,刚刚在路上……出了点意外。但是……我还是来了。”

    他怎么可能真的失她的约。

    “别说话,嘘,不要说话……”巨大的恐慌填满了她的胸膛,她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你让我说完。”

    他几乎用了所有的力气,那双手不再像以往有力:“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但现在似乎只来得及跟你说那三个字……”

    那三个字,他们彼此都知道。

    “我求求你别说话,为什么要救我?我从你身边逃走,是个不折不扣的坏女人,你为什么不恨我?”

    “霍南琛,永远不会……恨顾若初。”

    下一秒,她的泪就像雨一样掉落在他脸上,害怕他再多说一个字,害怕他也像许屹辰一样就这么消失在她眼前。

    顾若初突然站起来,拦了一辆车。

    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跟人说了什么,甚至不记得那人是男是女,只记得他还是把车借给了她,还帮她把霍南琛抬上了车。

    “小姑娘,快把人送医院吧,看他受了挺重的伤。”

    顾若初擦了一把自己的眼泪,刚把钥匙插在了钥匙孔里,就听霍南琛的声音在边上响起。

    “若初,我们去教堂。”

    他觉得,不能再错过了。

    在最后一刻,他想在神父的见证下完成这个欠了很久的婚礼,让上天做一个见证。

    “不行,你必须去医院。”

    “若初,我只想去教堂,只想去那个我们一直想去的地方。我们彼此许诺过,我不想遗憾。”

    他没想过许诺过无数次,最后实现愿望却是在这个情况下。

    顾若初没有拗过他,尤其是最后一句话,让她几乎潸然泪下。

    最终她还是改变了车的方向,急速朝教堂走去。

    恍惚间,他仿佛看到顾若初穿着婚纱走过来。

    再一睁眼,他们的确已经到了教堂。

    霍南琛咬着牙,在若初的搀扶下,把这条路走的很郑重。

    神父罕见地看到这么一对新人,新郎新娘都没有穿礼服。

    “愿上帝给你们新的生机。”

    神父把手放在胸口,给予了最虔诚的祝福。

    “南琛……南琛!”

    在坚持到最后一刻,霍南韫是倒下了。

    不!

    ……

    “霍南琛!”

    顾若初再一次从梦里醒过来,浑身再次出了一身的汗。她坐起来,将头发梳到了脑后。

    又做噩梦了。

    没想到,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三年。

    他们在苏黎世也呆了三年多。

    可是,她还是会反复梦到霍南琛,还是会为他倒下的那一瞬间感到心痛。当年他身上中了几枪,南岳在那个时候依旧追个不停。

    在霍南琛治疗的同时,她还是选择离开了他。

    只有离开他,他才能好好活下去,顾泽希他们才有精力完全对付南岳。

    原来,依旧三年过去了。

    南琛,他还好吗?

    顾若初坐在床上发了很久的呆,直到看到窗户下,几个年纪相仿的孝儿套着游泳圈,穿着小游泳衣坐在水粼粼的游泳池边上玩,才想着自己该下去了。

    “小朵儿,你跟在哥哥后面啊,小心摔倒了。”

    阿姨看着一群孝儿,着实有些头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