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5章
    ,

    顾若初只是很冷淡地移开眼神,拍了拍孩子的肩膀把他交给身边的女佣。

    起身,打算从他身边很冷淡地走过。

    没想到擦身而过的一瞬间,一双手握住了她的手腕。那温度传来,激得到顾若初下意识甩开。

    “你干什么?说好各不相关你又不讲信用。”

    霍南琛对上她愤怒的眼神,唇边扬起一丝笑容:“你傻了吧?我什么时候说过各不相干,忘了我昨晚怎么对你的吗?”

    顾若初彻底目瞪口呆了——

    这个人,精神分裂就算了。

    几个小时前还对她冷淡得可以,口口声声说什么可以各玩各的,各不相干,怎么几个小时后态度性格变了,连自己说过的话都忘记了。

    “早知道,我应该录下音让你听听自己说过的话。”

    “那就等你录音后再来跟我说。”

    看她愤怒的似乎整个人都气得发抖,男人唇边浮现一抹玩味的笑:“你看你,至于气得瑟瑟发抖吗?”

    他伸手似乎想摸摸她的脸,却被她很避开了。

    她还是喜欢那个先前要和她华清分界线的男人,顾若初现在严重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有精神分裂?

    南岳脑子有病吧?让个精神病做替身就不怕坏他的事?

    “在想什么?”

    他的手在她脸上划了一下,没有想象中那么厌恶或恶心,她看着眼前笑得很猖狂的男人,才知道自己被占了便宜。

    “滚开!”

    她擦了下自己的脸,才气冲冲地想牵着孩子走。

    啧啧,还真是烈性。

    ……

    回到卧室,顾若初是怎么都想不通这个男人的事。如果今天早上还不敢肯定这替身有精神分裂的问题,那现在她是可以肯定了。

    他这个病,医生应该也看不好吧?

    之前她一直在想着该怎么处理宁棠溪,倒没有很注意他这个精神分裂的状态,现在想想好像之前就出现过这种状态。

    一个爱她,一个倒显得陌生还会和她有距离。

    了解到这个事,顾若初突然觉得有趣起来。如果一直都是那股陌生的,还会和她保持距离的人就很好了。

    ……

    到了晚上,顾若初吃完饭刚借口要早点上楼休息,就被霍南琛截胡下来。看着他的手撑着那门,就有预感了。

    “你想干什么?”

    “不想干什么,只是想和老婆一起睡觉。”

    “谁是你老婆,别不要脸。”

    看她避之不及,霍南琛眼底的笑意更深。微微凑前,她一感觉到他的靠近就跟受了惊似的。

    “我让你离我远点,你真以为我不会动手啊?”

    他还没反应过来,她的拳头已经砸了过来。霍南琛没想到她的速度这么快,下意识一躲。

    她的手没来得及收起来,就着惯性就要打在墙壁上,意料之中的剧烈疼痛没有传来。

    她的手还是打在了他手上,原来他早在她的拳头要落在墙壁上时已经眼疾手快地把手贴在墙壁上。

    刚好,她的手只打在他手上。

    他低叫了一下,目光却肆无忌惮地从她的裙子透过来。

    活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