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4章
    她伸出手捶着他的胸膛,泪流不止,“你怎么这么坏,为什么要骗我。”

    “乖,我也不想让你伤心。”

    男人伸出手擦掉她脸上的眼泪,顾若初伸出手握住他两只手,放在自己脸颊两侧。

    “我明明都看见你掉下去了,为什么还能活着。”关于这一点顾若初很奇怪,“你是不是答应南岳什么条件了?”

    男人那双深眸闪烁了下,避重就轻道:“若初你不需要知道,只要我还活着,不是很好吗?”

    这倒是。

    顾若初看着失而复得的人,舍不得放开。

    只要他活着就好,不管发生任何事只要人在她身边就好。

    只是和男人对视的时候,顾若初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说不出哪里奇怪,就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你怎么系这个牌子的皮带?”就在她不知道哪里不对劲时,手摸到他腰上的皮带。

    就在她无意间问起,男人的身体明显僵硬了下。

    顾若初察觉到了,不明白他怎么了。

    他以前一直用的什么皮带不太清楚,可后面她在商场给他买了几条i的皮带后,他一直用的都是自己在商场买的那几条i的皮带。

    “我系这种皮带,不对吗?”男人只是僵了一下,很快手又着她的脸,“你男人我刚死里逃生,你就只关心一根皮带?”

    “没有。”

    顾若初也觉得自己简直傻了,怎么反而被一根皮带给吸引了注意力。

    她伸手紧紧抱住眼前的男人,微微哽咽道:“你真的差点吓死我了,你要是死了,我没有你,宝宝也没有爸爸,你舍得吗?”

    她一边说,一边伸出手握住他的按在自己肚子上。

    她的肚子已经微微凸起,男人的手一边轻轻着,一边有种奇怪的感觉。女人身上淡而清雅的味道从鼻尖蹿进来,很好闻。

    “我当然不舍得。”

    顾若初又伸手狠狠捶了下他的胸膛和背,他一直没有伸手去抓她的手,而是任由她在怀里胡闹。

    等她打够了,很快安静下来。

    很快想起他那时候还被打伤了,连忙要去检查他的伤势:“有哪受伤了?包扎好了吗?”

    “没事,已经在医院处理过了。我是男人,受点小伤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我老婆得平平安安的,不能受一点伤口。”

    男人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果然看到顾若初脸上重新露出笑容,也没再追究他身上的伤口。

    其实他身上哪有什么伤,怕疼也只是让人象征性在身上敲了几下,太轻的伤口怕被顾若初看出什么端倪来。

    不远处,顾相思看着抱在一起的人,眼底闪过一丝不明情绪:“总统先生,你先前不是说要霍南琛死吗?开始你这架势我真以为你要彻底解决掉霍南琛,真是吓死我了。”

    南岳只是淡淡笑了下:“你看你就不懂了,我们一开始也只是为了谋求和霍家的合作嘛。只有经历过失去生命,失去老婆孩子的痛苦,他才会明白只有和我南岳合作才是最明智的选择。否则,他就会堕入无尽的黑暗和痛苦,甚至只能看着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拥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