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6章 怕他察觉
    ,

    “好像我现在对你很好似,你是不是太自恋了点?”顾若初蹙着眉似乎有了小情绪,“放开我,我要喝我的汤。”

    “不放。”他吐出两个字,缓缓道,“你要是坐我腿上也许我还能好好喝这一口汤,嗯?”

    听他这话的语气,好像她有多想让他和汤似的。

    “你爱喝不喝吧,这么大人了幼不幼稚。”顾若初马上变得有些面无表情了,冷冷地瞥他一眼,“放开我我要吃饭。”

    霍南琛真的放开了她,看她重新坐在位置上吃东西。边上放着她自己的汤,吃完饭又喝了几口汤。

    她吃东西的时候很慢很优雅,看得他有时候移不开眼睛。

    顾若初似乎早对他的视线有了免疫力,吃完饭就打算上楼洗澡,他也没阻拦,只是眼神无意识地瞥了几眼汤,重新端起她的碗将剩下的汤喝完了。

    原本已经站起的身子僵了下,看着他刻意将唇印在她刚刚喝过的位置,不知怎么的有些恼怒:“我刚刚不是给你盛了汤吗?为什么要吃我的口水?”

    最后一句话,充分展现了她此刻的坏脾气。

    “不要浪费。”

    他莹白的指尖敲了下,似乎很有恶趣味。

    “既然不喝,就不要让我盛。”顾若初看着他,很挑衅地补充了一句,“不要浪费。”

    他看她很久忽然低笑了下,伸手把刚刚盛的汤又给喝了。

    “怎么样,霍少夫人是不是心下舒坦了?”

    看着他动了的喉结,顾若初说不出什么滋味,只白他一眼嘟喃了一句:“这什么破毛病,天生的难伺候。”

    他的视线对上她的,若初不知他怎么就走到跟前了。他那双眼睛太有吸引力,尤其专注的时候根本无法移开视线。

    “我先上楼了。”

    话音刚落地男人就把她拥进了怀里,她的身体僵硬得厉害,尤其下巴搭在他肩膀上根本无法动弹。

    她的手不知道放在哪,只能揪着自己的衣服。

    “手。”

    他的手突然覆盖在她手上,将她的手放在自己腰上,从后面看似乎两人拥在一起。

    顾若初感觉目光一片模糊,当清晰听到他的心跳和身体的温度,眼眶突然热了,纠结在一起的情绪泛滥起来根本无法抑制住。

    光线下闪动的泪光始终憋着,怕他察觉。

    原本已经出了的狗这时候又晃着回来了,顾若初余光瞥到那个懒洋洋的影子,很自然地推开他蹲着去顺了狗背上的毛。

    “吃东西去了吗?”

    圆姨有些尴尬地看了眼霍南琛,听见若初问了这么一句应了一声:“刚刚才给狗洗了个澡,才吹干又跑过来。”

    顾若初也不理,揪了揪狗毛茸茸的耳朵。狗看过来和她对上视线,水汪汪的眼睛看得人心头一片柔软,狗就像跟她很亲密似的用嘴筒子蹭了蹭她的手,很乖顺。

    然后一人一狗都没有把那个居高临下看着他们的男人放在眼里,在霍南琛眼里看来好像他们就在讨论什么小秘密似的。

    圆姨想着这是条母狗啊,不是说同性相斥异性相吸吗?怎么这狗还跟少夫人更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