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8章 引起了他的怀疑
    那女人到底怎么诱惑教授的?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顾若初实在想不通一个如此地位的男人会做出这种事,这种风险太大了。天  书   中 文.网

    “未必是那位教授做的。”容宵脸色微沉,背部往后一靠,“莫凌说手术当天那位教授因为肚子疼在休息室休息了两个小时,当时大家都以为他只是身体不舒服,后面的手术也照做了。”

    “现在看来,那个教授突然肚子疼也许根本不是意外。”

    “对,莫凌查了当天的相关记录,表面上看没有任何问题,可是——”容宵声音又沉了几分。

    “莫凌后来从别的医生那里打听到,那个主刀教授出来后就一直戴着口罩,声音也有些沙哑不清。主刀教授说他感冒了嗓子不舒服,可手术前还好好的,一到手术就肚子疼感冒各种毛病蹿出来这不是很有问题吗?”

    “你的意思是,那个从休息室出来的教授根本不是原先那个医生,而是有人假扮的!”

    这就说得通了,任何一个有脑子的教授都不可能为了眼前一点利益抛弃本可很优秀的前途,除非那个人根本不是他——

    顾若初唇角微勾:“既然宁棠溪能避开宁家和霍家的人,还能在那家到处是监控的医院公然做手脚,说明她真的有同伙了。那个假扮主刀教授的男人就是她的帮手吧。”

    那就说得通了。

    假扮主刀医生给孩子做手术,再故意在手术过程中出现个细小意外根本不是问题。

    “嗯。”

    容宵叹口气,“虽说承希那台手术只有百分之四十的成功率,但如果手术中出现太过重大的事故也会被人看出来。我在想那个帮手可能也是医学界的人,否则不可能连手术中其他医生都能骗过。”

    “是,先保留证据吧。等时机成熟把这个女人告上法庭,就算对方是自己亲生儿子宁棠溪也是有罪的。”

    顾若初眸色越发沉,“宁棠溪实在心狠,我看她对自己儿子也像有几分爱的,没想到对付起儿子来这么凶狠。她那个帮手不知道是什么来历,在医院还能来去自如不被人发现。”

    “人心复杂了,宁棠溪为了男人已经没有良心。”容宵起身,“m国那边你放心好了,等收集了所有证据我再通知你。这个女人还总想让屹辰坐牢,我也要让她尝尝恶果。”

    就算若初真的和霍南琛断了关系,可那女人别想就这么蒙混过关,必须得到应有的报应。

    “那当然,我一定要她付出应有的代价。”她最痛恨的女人大概就是宁棠溪,她占有了她在宁家的地位,她成了她和霍南琛之间难以治愈的伤疤。

    想到霍南琛,那种难以遏制的难过仍会在心中蔓延,那一刻她心里甚至产生了一种新恨,心脏撕扯出清晰的疼痛。

    承希的手没了,连带她本可以得到的幸福也没了。

    顾若初收拾了下桌子,拿了车钥匙,“已经很晚了,我们回家吧。”

    “好,走。”

    ——

    霍南琛在医院养了一个多礼拜,安少司听到顾若初从y国回来的消息,特意封锁了她的事,尤其和其他男人的。

    可霍南琛不是三岁小孩,安少司这样反而引起了他的怀疑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