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4章 那你是拒绝这个要求了
    “这算什么证明?你别想就这么给我判死刑。天 书  中 文   网”夜色下他甚至有些失控,握着她的手几乎要失去力道,“你为什么不能再等等我,我说过只要越城的事情一解决我们就能在一起,若初。”

    微凉的夜色里,似乎更能体会到那种绝望的心情。

    下巴抵在她肩膀上,他的嗓音很嘶哑,听着好像心脏处都在疼,就像要碎一样。

    “你真是会折磨我,你真是太会折磨我了。”

    她每一句控诉,每一个字眼仿佛都在揪着他的神经,让他脸色白上一分。

    若初没有回头,只是淡淡摇头道:“霍南琛,你听过一句话叫事不过三吗?这是第三次了,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我都不想再尝试这种痛苦。我从来不喜强求,也不会对爱过的男人产生怨恨。我说过时间会带走我的所有感情。所以你放心。”

    这算什么,失去了才开始挽回么?

    他真的以为,她能当做一切事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很晚了,你放手。”顾若初似在说一件很平淡的事,手掰开他环在自己腰上的手,“我要上楼睡觉了,霍南琛。”

    “那些传闻都不是真的。”霍南琛抱她抱得很紧,哑声道,“你只要相信我不爱宁棠溪,在给我一些时间就好。”

    顾若初有些喘不过气来,只是抬眸侧看向他:“那好霍南琛,我说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把承希养在身边我都赞成,不过什么越城,什么宁棠溪你以后都别管了。以后只陪在我身边,我也一直陪着你怎么样?”

    “霍南琛,你能做到吗?”

    “若初,事情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他深不透底的眸子终于有了一丝情绪波动,“我……”

    “那你就是拒绝了我这个要求了?”顾若初冷笑着直接打断他的话,肯定地帮他给了答案。

    心更凉了一分。

    他不可否认,而若初看着他眉宇间渐渐浮现的那股躁意,失望无比,“我知道了,霍南琛,你走吧。”

    他心里太多顾虑,她在他心里能有什么地位呢?

    爱情有千百种,可伤心却只有一种。这样刻骨铭心,这样疼痛得就像心脏在一点点破碎。

    她以为抑制不住要哭,却轻轻地笑了,只是笑得很难看。

    “顾若初!”

    顾若初不给他丝毫反应的机会,从他身边穿过朝楼上走去。他下意识追过去却被那道门阻挡住了,视线里已然失去了她的身影。

    他站在下面很久没有动,夜色下看到他脸色微微苍白,等李特助赶过来时才看到他大衣里面的黑色衣服都被血染成了暗红色,却还站在那不动。

    “boss。”

    李特助低呼了一声,看见血又从他胸口前流了下来,应该是伤口又撕裂了。

    陆放和兰诺从车上下来,看见他额头上冷汗涔涔的站在这不动,也不知道撑了多久。

    身为医生,陆放忍不住发火了:“你他妈不要这条命了是不是?是不是要再断几根肋骨你才高兴啊。受了伤没养好你就敢往外跑,真他妈见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