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2章 无所谓了
    她身体忽然紧绷着,好像已经很久没正面看到他了。天  书   中 文.网

    霍南琛就这么看着她,薄唇勾起一抹嘲弄的弧度。见到他,也没慌没跑,只有薄凉和冷淡。

    “不接电话,我以为你再都不想看见我了。”

    顾若初也只是一瞬间的愣住,才淡淡道:“不好意思,我今天才搬完家所以没留意电话和短信。所有你有什么事,就在这说吧。”

    如果看到他的电话,她就会接吗?

    霍南琛感觉心口处空洞得更厉害,他宁愿她赌气不见他,藏着折磨他。可她现在能平淡地对待他,反而表现得任何时候还要绝情冰冷。

    这代表着,她再也不会回头了。

    你怎么样,她都无所谓了。

    “霍南琛?”她蹙眉,“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了,本来我也不想闹到法院只是那段时间一直找不到你人,所以只能单方面起诉。我们之间没有财产孩子的纠纷,你只要签个字就好。”

    霍南琛看着她没说话,只是一步步朝她走过来,那股阴郁沉暗的气息越发重了。

    “既然你没什么其他意见,那我先上去休息了,再见。”

    顾若初转身一瞬间被他扯住手臂,他的嗓音又低又沉,显得紧绷而不悦:“若初。”

    说了一句又不说,顾若初着实有些不耐烦却又挣脱不开,只拧着眉。

    “霍南琛,你还有什么话能不能一口气全说完,干什么总叫我名字?”

    “你跟我过来。”霍南琛知道她不会再听他说任何话,只握着她的手腕拽到怀里,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一个很小的首饰盒。

    若初瞥了眼,应该是装戒指的。

    以前每一次吵架他都要买个礼物哄一哄,这次还以为她只是在和他吵架吗?

    “我不要。”

    没等他开口她已经嘲弄地抽了手。

    “若初。”他用力执着她的手,几乎捏痛了她,低低道,“这是我之前在国外定制的婚戒,你看了会喜欢的。”

    婚戒?

    还在提那个被延迟到无期的可怜婚礼?

    “霍南琛,婚礼已经过了。”顾若初看着他的眼神很冷淡,“你忘了吗,这个星期五本来是我们重新举办婚礼的日子。可你在哪里?你在宁棠溪身边。所以,婚礼没必要举行了。”

    她终于抽开自己的手,刺疼了他的眼睛。霍南琛感觉胸口燃烧的各种怒意最终化作一股酸楚,嗓音喑哑:“上周因为出了个车祸,她现在还在医院……”

    霍南琛解释了一句,望着她:“你相信我吗?”

    “相信你?你离开那个晚上告诉我你能找到越城的消息,找到他后就能挽救我们的婚姻关系和我在一起,我信了。你一连一个礼拜都没和我见过,我也信了。我从没想过自己会这么天真的相信一个男人。直到你和宁棠溪铺天盖地的传言袭击过来,所有人都说我只是你不要的女人你的备胎。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她觉得很讽刺。

    “我知道你们出了车祸,知道她受伤在医院。”顾若初淡淡道,“你好好陪着她吧,她有个孩子还被宁家赶出了门,太可怜了。至于我你就别再管了。我没有男人,不会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