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9章 怎么还不睡
    他真的……

    “霍先生,你脑子里除了做就没其他东西了吗?”顾若初一脸嫌弃,“很猥琐。天 书  中 文 网”

    霍南琛淡淡瞥她一眼,唇扯开一抹恰到好处的弧度:“昨晚在床上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

    这一晚,顾若初听着均匀的呼吸传过来,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

    他似乎已经睡着了。

    她其实还蛮好奇他和宁棠溪说了什么,嘴上说不想知道不问他的过去,可实际上还是想了解想知道。

    她不问,他就真的不说?

    她抓着他腰间的睡衣,是不是所有男人都这么简单粗暴,女人嘴上说什么他还就真的信了?

    还是说他根本不想她知道那些过去,因为觉得她不重要?

    她喉咙一哽,忍住没发出声音。

    “怎么还不睡?”

    “你今天跟宁棠溪说了什么?”顾若初还是问出口了,说明了她的介意。她一头扎在他怀里,感受到温热的胸膛和有力的心跳。

    霍南琛的手臂收紧了,将她的长发拨开,抵在她额前笑:“小骗子,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了?”

    顾若初反搂着他的腰,有一丝委屈。她不问他就不会主动说?偏要她主动问了才说?

    “我……”顾若初刚开口就被他打断了。

    “我以前,害死过一个叫越城的人。”

    即使看不到霍南琛此刻的神色,她依旧能感觉到他心里的抗拒和恐慌,手在他背部轻抚着。

    “当年他和宁棠溪恋爱时因为我惹了霍家的宿敌,对方在某个时机把宁棠溪掳走威胁我们。越城当时在国外苦苦哀求我去救他女朋友,可我为了保全某些东西没去。”

    “后来……那些人轮间了宁棠溪,承希就是在那个时候有的。越城回来后恨透了我,带着宁棠溪和肚子里的孩子与我绝交了。”

    顾若初听着有些沉默了,这些往事的确像黑暗里的恶魔,很容易掀起心底的阴暗。

    “我以为越城心里恨我,可在最后关头他还是用命救了我。更讽刺的是还是我亲手害死的他。他父母因为他的死痛不欲生,我每次看见他父亲的样子都在想,你凭什么造就了那么多人的痛苦?”

    顾若初听他的叙说,只是默默抱住他无从安慰。

    那时候他一定很自责,很害怕,否则怎么会留下心理创伤以至只能靠安眠药入睡?

    心魔太深,再强大的人都会变得无比脆弱。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现她安抚力量这么强,好像半生温暖都在她身上,令他想发狂。

    “别说了。”

    “我不说,我不说。”他心底的阴暗似乎又浮现上来,他突然喘得痛苦吻在她耳后根,额角,眼睛上,密密麻麻地吻着她,“我是你老公,我一定会保护好你。”

    她心疼地抱紧了他,不再说话。

    他最近,真的很瘦了。

    顾若初其实知道自己一早就心软了,否则不会还待在他身边,那份之前打印的离婚协议似乎成了她刻意忽略的东西。

    再给他一个机会,也许她努力之后会有幸福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