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 还真是深情款款
    t一个做梦还忍不住念着对方的名字,一个受伤昏迷还喊着对方的名字,看上去多像一对被人拆散了的苦命鸳鸯。

    真可怜啊,难怪在他身边不开心,连伪装都懒得放上。

    一个女人,怎么这样都养不熟?

    前前后后的事情联想起来,他浑身散发着冰渣子般的冷意,冻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哆嗦。

    顾若初整颗心稍稍提起,心里莫名很不安。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顾若初被他握住手臂,挣扎了下,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又变了脸,“霍南琛你闹够了没有!”

    “我闹?你觉得我在闹?”

    苏泽虽然很害怕,但眼下真觉得霍总好像一个深闺怨夫加妒夫。

    霍南琛已经不想和她多说,抓住她的手,慢慢在收紧。一股大力迫使顾若初往某个方向倾过去,觉得他再在这里待下去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霍总,有什么事好商量别动手啊!”

    苏泽看得胆战心惊的,想上去劝和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尼玛这主发起脾气来真恐怖。

    “若初……”

    瑾夜那微弱的一声压断了霍南琛脑子里最后一根弦,那股肆虐危险的气息在周身蔓延。

    “我胡说八道,还是戳破了你的心事?”他突然抬起她的下巴,整个人都强迫贴在了他身上,顾若初冷淡的五官已经拧了起来,“我是你的丈夫,你就是这么对我的?为什么对我这么残忍?”

    “伤成这样还无意识喊着你,还真是深情款款。”他唇边带着残酷的笑,手却极度温柔地从她侧脸划过,“不给个解释吗?”

    “他只是受伤了脑子不清楚,难道还能证明我们之间有什么?”

    顾若初真不知道瑾夜为什么会喊她的名字,之前听他说过家里没什么人,也没什么朋友,从小孤身一人。

    或许,他从心底把她当做很亲近的朋友。

    这样的解释,霍南琛当然不可能信。

    “好,你们要是没什么,现在立刻跟我走。”霍南琛手一收,不知道自己控不控制得住自己的动作,语气阴狠道,“我说过,我可以当做没听到,也没看到。”

    苏泽终于找到插话的空隙,连忙道:“若初你跟霍总回去吧,瑾夜这边有我照顾。霍总的人在这,不会有事的。”

    几句话打消顾若初的担忧,她现在也不适合在医院呆太久。

    “好,有事打电话给我。”

    “好,我会的。”

    没等顾若初再说什么,霍南琛已经半抱半带地把人带走了。顾若初心底的不安越来越浓了,她还从来没见过他这样,脑子已经乱了。

    比起她该怎么跟霍南琛解释她和瑾夜之间的事,她脑子里想更多的是瑾夜身上的谜团,她总觉得瑾夜可能认识自己。

    尤其是今天发生的事,让她更怀疑了。

    一出医院,很多目光下意识看过来。

    “霍南琛,你快放开我!”

    “闭嘴!”

    一上车,他直接把她压倒在座位上,封住了她的唇。他冰着脸压住她的肩膀,强迫他十指相扣,那股压迫的气息显得更加压抑。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