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复杂
    他们现在是处于婚姻中,否则就是她最厌恶的一种游戏——暧味。

    暧昧让人委屈,更是伤身伤心。

    顾若初以前听过一句话,当遇到真正对的人,方知爱情的滋味。

    而她,应该不是霍南琛对的人吧。

    “你觉得我虚伪?”霍南琛听她这么说,脸色立刻变冷了。

    他听她这么说,忽然钳制她的手肘:“你觉得我虚伪还是想和我离婚找别的男人?”

    顾若初感觉手肘被他攥得有点疼,却还是直视他,想抽开又抽不开手。

    明明是他自己的问题,可现在却全转移到她身上。

    顾若初心里也有火气,看着他脸上宛如结凝了冰霜似地,摇摇头:“霍南琛,如果我们的婚姻一开始就保持合作的状态,互不干扰,也许会互惠互利。但现在,这样的婚姻真的让我很累。”

    甚至,已经无法持续下去都有可能。

    “说到底,你还是想离婚。”霍南琛觉得自己从没那么恼怒过,仿佛又回到他们当初的状态,生气的时候像个恶魔一样暴躁。

    顾若初已经很久没见过他这副模样,心里有些忌惮。

    “我对你不好吗?为什么一直想离开?”

    是,他对她很好。

    可顾若初反而厌恶他这样的好,说她矫情也好,做作也好,她就是不需要这样的假象。

    “霍南琛,如果我们真的无法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一致,那只好离婚了。”

    顾若初突然挣脱出被他攥着的手,眉眼中都是冷淡的决绝。

    霍南琛看着她冷静地说出这句话,彻骨的寒意从身上散发开来,冷意更浓。

    呵……

    说来说去,还是要离婚。

    “若初。”他突然上前一步,低低地开口,“我听说女人一旦有了孩子,再野的心思都会收回来。而你,太不乖了。”

    “难道你还想让我生孩子?”顾若初心涩难忍,眼眶都在隐隐发热。

    “我只想让你生孩子。”

    话音刚落地,一大片阴影突然压下来,大庭广众之下,他就这么伸手穿过她的发丝。

    吻就这么狠狠落下来,顾若初感觉唇舌又麻又痛,浑身的力气都犹如抽丝剥茧般没了。

    她一闭上眼睛,一颗眼泪掉下来,苦涩而心痛。

    她的泪,让他更加疯狂。

    “若初,我想和你生孩子,你生吗?”他压着她的后脑勺,高挺的鼻尖轻轻蹭着她的,声音低哑,“把心收回来,好好和我在一起。以前我不会和你离婚,现在更不会。你最好死了离婚这条心,因为没用的,我不可能离婚。”

    顾若初赌气:“我不生。”

    “老婆,我会让你想生。”霍南琛不想再和她在这吵架,更不想再让她生气伤心,“乖了,别吵架,吵架我会心疼你。”

    他很温柔,嗓音有种极度的蛊惑性。不可否认,她心头有甜和涩然的情绪,难以言喻。

    “霍南琛,我很不舒服。”

    不知道是心理不舒服,还是生理不舒服。他的吻落在她的额头上:“我抱你回去,你乖乖的。”

    顾若初被他紧紧抱在怀里,没有任何表情流露,没有再说话。

    她早就没了力气,一股甜和涩然在心间交替着,心绪越发复杂。

    他俯身,将她整个人打横抱起,朝那辆黑色豪车走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