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五章 你求我
    随着那名俊秀男孩轻描淡写的话语落下,君雨的心猛然提了起来。震惊于吕院长竟然被对方直接发现,而且听起来对方是有恃无恐。担心于吕院长身旁,还有着星灵和玉璃。

    君雨转头回望,入眼的只有黑漆漆的一片。于一片黑暗中,君雨能看见的人只有同样身处于光柱之中的龙争之地天临区分部部长和那名俊秀男孩。

    此时此刻,偌大的龙争之地天临区分部全场一片死寂。因为那一缕弥漫全场难以形容的恐怖威压,也是因为那名俊秀男孩的一句话。

    光属性的王级强者?他的意思是这里有一名光属性的王级强者,而且还似乎被他被弄得不得不服了?那可是王级啊,哪怕是光属性,也依旧是一位王级!

    王级强者都被压制得冒不得头,不禁的,在场众多观众突然有点冷,心底发寒。这逼已经明目张胆地承认了自己的违法行为并且挑衅天临区的法律了,那么话说回来,他会不会干出更疯狂的事来?比如大开杀戒。。。

    特别是原本应该是众人依靠目标的龙争之地天临区分部部长现在就站在那儿无所举动,仿佛充耳未闻。人们不傻,这装聋作哑的反应就是代表着他们本应依靠的对象不管不顾他们的死活了。

    亏他还是天临区分部的部长!凤临区的人来他们天临区的地盘上撒野,他却怂的跟个孙子一样连屁都不敢放一个!而且好像还选择帮助凤临区的人,都亲自出来主持了。

    再说了,抛开其他问题不谈,凤临区的人现在是犯事来了,犯法来了!龙争之地天临区分部部长好歹也算是个官吧?结果倒好,就这么看着违法犯罪者猖獗,甚至还和他们站在了一边?槽!给劳资等着吧!等出去了肯定要去投诉!这怂货根本不配当龙争之地天临区分部的部长。

    但是想了想后,众人又无奈了。如果他们真的出事,都不用他们投诉,那怂货的龙争之地天临区分部部长也当不下去了。而且那怂货肯定也清楚这点,他是在清楚这点的情况下做出了现在的选择。显然他是不管自己的前程了,只想眼下保证自己周全。

    指望他救命,是指望不上了。求人不如求己,真是一句漂亮话。现在这时候,身为板上鱼肉毫无反抗能力的他们怎么求己?除了指望奇迹出现天降伟人把凤临区的人干翻,他们还能干啥?求己,从而突然获得了强大的力量化身英雄力挽狂澜?三岁小孩大概会信。

    就在这时,那名俊秀男孩再度笑着开口说道:“现在天临区最大的麻烦就是你们天临学院的那个院长,我们很清楚这点。所以死心吧,他不会知情,也不会来。”

    用数名王级强者的命换来的消息,自然要让它派上用场。空间属性的皇级存在,的确是个棘手的麻烦。可只要让他不出现,哪怕是帝级,也不会对他们此行造成任何困扰。

    在控制住吕铭光之前,柔然玉璃就成为首要目标被第一个控制住。那名俊秀男孩背后的势力已经查清了柔然玉璃拥有宙空的守护印记一事,因此柔然玉璃他们是不会动的,但也同样不会让她发动守护印记。

    那名俊秀男孩的这句话在场的众多观众没听懂,但雨灵璃三人和吕铭光却是听明白了。正因听明白了,所以一时之间,压力骤升。

    此刻控制住吕铭光的也是一名王级强者。他的修为要高于吕铭光许多,可能已经是九阶王级,离皇级只差一步的存在。但绝对不是真正的皇级。体验过宙空发怒时散发出的威压的四人能够确认这点。

    整个龙临城,明面上的皇级强者算上宙空,也一共就只有四个而已。九阶王级,那绝对算是龙临城处于金字塔顶点的战力了。

    所以想要妥善解决好这里的情况,就必须要宙空亲自出手。镇压全场防止那名九阶王级狗急跳墙滥杀无辜。如果是由其他人救场,哪怕是同为九阶王级的林离,在场众多修为还是元素使的观众们都肯定在劫难逃了。

    此刻,内心焦急额头已经隐隐冒汗的君雨强行冷静下来,直视向了那名俊秀男孩问道:“当初那批来自凤临区的人,是不是和你们有关?”

    如此发问,一是为了试试能不能问出些有用的信息。二是为了拖延时间,拖延点时间,赶紧想出解决办法。

    然而,当听得君雨的发问之后,那名俊秀男孩却是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笑容,旋即边缓缓摇头边感叹道:“哈呵,君雨,你还是太天真了。不明白有些事不能说出来,最起码不能当众说出来的道理。”

    “有些事,不能让他人知道。我这就回答你的问题,会详细的回答。但等我说完后,在场所有听到我的回答的人,就都得为了消息不泄露出去而。。。死。”

    两人的对话通过中央战斗平台的扩声器响彻全场,当那名俊秀男孩最后一个酝酿了一会儿说出的“死”字落下之时。原本被一缕恐怖威压震慑的寂静全场瞬间一片混乱。

    外面的声音传不进被防护罩笼罩着的中央战斗平台之内,但君雨哪怕听不到看不见也能知晓观众席上的混乱。所以下一刻她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回道:“那你别说了。”

    君雨的改口,丝毫没有阻止到那名俊秀男孩。他笑了,笑得很好看,缓步走向了君雨,说道:“不,既然你都提出了问题,你想要知道。我就一定会满足你的求知欲。”

    “我不想知道。”君雨双拳悄然握紧,表情有些难看。

    如果是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害死了在场的所有人。那。。。君雨根本不知道自己此刻该怎么办。。。

    这一刻,听到了君雨第二次拒绝听到回答之语,那名俊秀停下了脚步,饶有兴致地看着离自己五步之内的君雨用一副轻柔地嗓音说道:“那,你求我。”

    圣临纪5000年9月26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