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八章 被杀被烧时
    在许多认识寂大少的人的印象中,寂大少是一位典型的好人。他品德高尚,为人善良,对待任何人,不论对方身份如何都保持着一份尊重。是个相处起来令人感到舒服的人。

    但如果真是如此的话,寂大少也不会让纨绔桀骜的寂四少对他畏之如虎。那不是弟弟对长兄的敬畏,而是恐惧。

    寂大少的确是个好人,但他绝非是那种烂好人。他拥有崇高的理想,也拥有冷血坚定的内心。真正了解寂大少的人对他是无论如何也亲近不起来,因为他,心里只在乎对错与利益,不在乎什么关系和感情。

    寂大少是一位孤独的独裁者,他可以是一个好的上司,但绝不会是一个好的朋友。他会对自己认为该对其好的人很好,无论其身份。他也会对自己认为该死的人痛下杀手,不论其身份,只要自己办得到。

    此刻,寂大少就认为这个哑巴该死了。其实并不是他该死,应该是藕糯凤害死了他。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喜欢见到自己的未婚妻和其他男人太过亲近,寂大少之前一直视而不见,是在给藕糯凤机会。只可惜,藕糯凤在这一点上笨得可以。

    其实寂大少他还真不怎么在意这点,但是寂家在意,寂家的颜面在意。未来的大少奶奶如此不守妇道,这丢的是整个寂家的脸。

    藕糯凤的愚蠢自然会付出代价,但这个代价却不是她来付。不管怎么说她也是寂大少的未婚妻,为了自己的形象和口碑,寂大少不会杀她。而此事,终究要做个了结,给旁观者们一个交代。为了维护寂家的颜面,这个被藕糯凤亲近的哑巴,得死。

    之前叫君林出来的时候寂大少说的是有事想单独聊聊。但到了地方,寂大少可没有任何废话,直接命人动手。

    没聊,也不是单独聊聊。君林在到了地方后就被一名专门负责寂大少安全的精锐卫兵被“杀”了,反正在那个精锐卫兵和寂大少看来,君林已死。杀了人,然后,放把火,毁尸灭迹。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奈何,君林成为了那个被杀被烧的。

    寂大少有一点和那个卫兵头子很像,都有非常自信。在往君林身上丢了把火看见君林烧起来后,寂大少便带着卫兵直接离开了,没有留下来看君林被烧成灰。因为在他看来这是纯粹浪费时间的无意义行为。

    而就是这份自信,在一天内帮了君林两次。丝丝黑气低调护体,烈火焚身对于连岩浆泡澡都扛过来的君林来说就如同晒太阳一样惬意。躺在地上保持着装死的模样一动不动,直到身上的火焰自然熄灭,寸丝不挂的君林才从地上爬了起来。

    要是还能见面,就跟对方说句自己这个来自灵凰国的人会浴火重生。君林不认为自己素质有多高,但自认起码不差。但此时此刻,君林是忍不住感情真挚地把寂大少骂了个爽。

    若在五大国切磋交流赛中能够再次相见,君林定要请寂大少也体验下浴火重生。至于能不能重生,那就看寂大少自己的造化了。

    骂完之后,被晚风吹了个机灵的君林感觉弯腰窜入了附近的小树丛里。虽说这四下无人,但在外裸奔还是让君林感觉十分羞耻。奇耻大辱啊!光是害自己光屁股这点自己就得找那个寂大少好好算账了。

    好在君林之前洗了个澡,穿的是寂公爵府准备的衣物。现在衣服没了,君林就在自己的空间戒指里头把那件又脏又破的黑衣黑裤拿了出来重新穿上。还是这原来的衣服穿着好,完美融入夜色,安全系数超高。

    穿上了衣裤,不再羞耻的君林便开始思考起了之后的计划。如今那寂公爵府的营地自己是肯定不能回去了,但想要参加五大国切磋交流赛,目前也只有跟着寂公爵府的队伍这一条路可以走。

    一路跟踪。。。君林觉得这不太现实。担心被发现是一点,但主要是因为君林认为寂公爵府的队伍应该不会傻傻的一路从这儿走到灵凰国。他们多半会乘坐什么交通工具或者通过传送阵前往,这样的话,自己混入其中是不可能的。

    想了想,君林选出了两个选项。一是往南走,尝试在五大国切磋交流赛开始前赶到灵凰国北方边疆。二则是反其道而行之,进入煌凤国的文明城市看看能不能在那里头找到前往灵凰国的路子。据君林了解,五大国切磋交流赛这种大事每年都会有许多其他四国的人前往主办国观战的。所以这不失为一个可行的方法。

    然而这两个选项都不好选,这不是选,而是赌。因为君林不清楚自己与目的地之间的距离。从这儿向南出发往灵凰国走,君林不清楚此地离灵凰国北方边疆到底有多远。而反其道而行之,君林又不清楚要走多远的路才能到达煌凤国的城市

    现在的关键问题就是缺时间,自己需要在五大国切磋交流赛之前赶回灵凰国并且参赛。这要是选错了。。。嗯?

    突然间,君林是终于记起了一个相当坑的问题。自己是要参加五大国切磋交流赛啊!到时候自己就算回到了灵凰国边疆,错过了海选的自己怎么去参赛?去嚷嚷自己是训练兵营的训练兵营?说自己是皇室的人?。。。卧槽,这咋办?

    一时间,君林脑细胞不够用了。想不出办法啊!灵凰国那儿都不行,那就更别说在煌凤国那儿搞到参加五大国切磋交流赛的名额了。

    吗的,玩完。

    此刻君林是把那寂大少给恨死了,要不要这么搞事啊?!明明再安安心心等个五天就行了的情况被他给一下子毁了,现在好了,无路可走了。

    要不现在就回去跟他说自己会浴火重生算了?

    。。。

    “唉~算了,走吧。”

    最终,君林做出了选择,直接迈步前进。虽说没有任何保障,但总归是未知,可能不行,也可能行。要是待在原地抱怨发牢骚,那就只有不行了。

    男人,不能不行。

    君林选择的,是去寻找煌凤国的文明城市。毕竟君林可是还记着九棱城里头有八个人要自己命的,自己走灵凰国那条路,绕不过九棱城。九棱城是灵凰国最北方的城市,而那八个人所掌控的九重天塔在九棱城里地位显然不一般。所以,灵凰国那条路并不好走。

    而煌凤国那边,虽然自己人生地不熟,但同样他们也不熟悉自己,这相对来说意味着安全。

    圣临纪5000年9月25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