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五章 老话说得好
    先前那个肤色偏黑的男孩跑走时可没想到自己会被追上,或者说是压根没想着对方会追自己。毕竟自己那一骑绝尘的速度,啊,看着就让人望尘莫及。。。

    但这世上总有不按套路来的人和事,在跑了一段距离后那个肤色偏黑的男孩看着一时间没人从帐篷里追出来,他就想着再回去看看。那画面虽然劲爆,但那份与劲爆程度相当的诱惑就如一块磁铁般不断地把他吸引回去。

    那个肤色偏黑的男孩是与众不同的,所谓饱暖思**,但他之前当奴隶时吃不饱穿不暖都在思,现在吃得饱穿得暖了,这就是思如泉涌了。

    老话说得好:色字头上一把刀。他这一往回走,就走出事情了。他是怎么也想不到那帐篷里竟然突然冲出来了一个人,往回走的他就这么直接暴露在了对方的视野之中。

    那个肤色偏黑的男孩吓得愣了一下,而君林在看到那个肤色偏黑的男孩后是没有半分犹豫地直接迈步冲了过去。

    论爆发速度,君林肯定不算弱。不过和那个肤色偏黑的男孩比起来君林还是差些。虽然因为愣了一下启动慢了一拍,但两人间毕竟还隔着好几十米的距离,那个肤色偏黑的男孩几秒内便成功甩掉了君林。

    这个地方动不动就会碰上一个卫兵,要在其中肆意奔跑是不现实的。所以为了不被抓住,那个肤色偏黑的男孩就和君林玩起了捉迷藏。这也是为什么时间过了许久久到藕糯凤都坐着睡觉后君林才把人带回来的原因。

    捉迷藏这个游戏对于躲藏者来说是非常刺激的,就是有时被抓捕者出其不意抓到的时候因为太刺激了,会被吓个半死。

    此刻那个肤色偏黑的男孩就是这么个情况,先前他藏在一个阴暗的旮旯里利用自己的肤色优势与环境融为一体在心里嘿嘿得意的时候,一张人脸就特么突然从上而下地出现在了自己面前。这要不是自己心脏好不然怕是要被吓得心脏病发。

    被抓到后,那个肤色偏黑的男孩倒也挺守游戏规矩,一路乖乖被君林带了回来一路上没什么想要逃跑的举动。其实之前就算没被抓到他也会找机会去化解下双方的尴尬,毕竟这尴尬的事要是不解决的话还真挺尴尬的。

    看着被抓回来的那个肤色偏黑的男孩,藕糯凤顿时来了精神,上前摆出了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点着他哼哼说道:“喜欢跑?跑得掉吗?”

    见藕糯凤如此,那个肤色偏黑的男孩不禁撇了撇嘴回道:“大姐,又不是你把我抓回来。你凭啥子这么拽哟?”

    坐在床上的君林闻言后露出了赞许的目光点了点脑袋。嗯,这话说得好。

    被那个肤色偏黑的男孩回了这么一句,藕糯凤顿时不满,但是想了想又想不出好的反驳之言来,最终只好咬牙切齿地瞪了他一眼。而后便话入正题,开始解释起了他之前看到的情况只是自己要看看黑芝麻的伤情,结果黑芝麻因为害羞不从。

    听完了藕糯凤的这个解释,那个肤色偏黑的男孩又看向了君林。在看见君林也点头承认后,他也就相信了事实就是这么个情况。

    把事情说清了,先前的那份尴尬也就随之消失不见了。化解了尴尬,那个肤色偏黑的男孩旋即也说明了自己冒昧打扰不小心引起误会的原因是:因为好奇新被选中的奴隶是谁所以才来看看,并且来交个朋友。

    得知那个肤色偏黑的男孩原来是来交朋友的,藕糯凤就暂先离开了。反正她是不会和那个肤色偏黑的男孩交朋友的,就不打扰了。

    表面上是不打扰,实际上这是藕糯凤的私心。不知怎么她不喜欢君林交到朋友,感觉有种自己唯一的同伴被别人抢走分享的感觉。自己以后也不会交朋友的,身边只会有黑芝麻一个人。所以希望黑芝麻也能将全部注意力放在自己一个人身上。

    留黑芝麻和那黑皮独处,黑芝麻不会说话,这交朋友的过程肯定会不顺利,想必那黑皮肯定会知难而退的。

    然而。。。当藕糯凤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从而重新回到帐篷内之时。她看见那个黑皮何止是没有知难而退,竟然还和黑芝麻勾肩搭背了。

    “哥们,这老话说得好啊!只有一个强壮的身体,才能支撑起一个猥琐的灵魂。你看看你这白的是不是肾虚啊?所以之前藕糯凤扒你衣服的时候你才会害羞。你要是有我这么强壮的身体,那藕糯凤要是敢把我衣服我就。。。”

    “你就怎样?”如同幽灵般悄无声息来到两人跟前阴沉着脸的藕糯凤声音瘆人地发问。

    “我。。。”在准备说出自己的行为的关键时刻,那个肤色偏黑的男孩的求生本能及时发挥了作用让他在生死线前拐了个弯。咽了口口水,那个肤色偏黑的男孩浑身不自然颤抖地喊道:“诶呀呀我胃疼!好疼!不好意思先走了!”

    然而下一刻,他的头发就被藕糯凤给抓住了:“别走,我懂医,给你看看。”

    吗的!劳资等会儿就去剃个光头!

    “不了不了,我这小毛病怎么能麻烦大姐您呢?”

    “不麻烦,很快的!”

    在藕糯凤那个“很!”字出现的时候,她充满力量的一拳就结实地打在了那个肤色偏黑的男孩腹部,其力量之大竟是直接把他一个大男孩打得双脚离开了地面一寸。

    一旁的君林当即给吓得一时间没敢呼吸。

    扭了扭手腕,藕糯凤看着趴在地上的那个肤色偏黑的男孩问道:“不疼了吧?”

    那个肤色偏黑的男孩没有反应。

    “看,他默认了。”下一秒,藕糯凤转头看向了君林说了这么一句。

    君林,点了点脑袋,表示藕糯凤说得一点儿没错。

    “这个人说话流里流气的,黑芝麻你可别和他混在一块儿,免得被带坏。”

    这人虽然话说得略显粗俗,但人家话糙理不糙啊,而且还是个敢于说实话直言的勇士。

    见君林一时间没有反应,藕糯凤不禁皱起了眉头:“怎么不点头了?。。。你不同意。”

    君林眉头一挑,赶紧点了点脑袋。

    “我说不同意你点头,意思是不同意了?”。藕糯凤显得有些惊讶地瞪大了双眼。眼中似是有着一种名为杀气的东西涌向。

    君林。。。想了想,然后摇了摇脑袋。

    藕糯凤终于露出了满意高兴的笑容。

    圣临纪5000年9月25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