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四章 真的挺讨厌的
    走出了帐篷,藕糯凤又突然想起来一点。刚刚自己跟黑芝麻说他不练的话自己就不跟他走了,结果他竟然没有任何犹豫地选择了不练。。。算,算他是疗伤心切了。嗯,应该是这样,应该是这样。。。应该是个屁嘞!不行!回去!

    恢复用器具之内,在里头修炼得身心俱爽的君林突然听见了沉重脚步愈发接近。疑惑地睁开了眼睛,然后君林就听到自己的屁股后面“啪!”地一响。这恢复用器具的开关,被关了。

    我靠,是谁?!

    “黑芝麻!”

    听到了这一声,君林的提起来心顿时落下来了。不过这姑娘又咋了?感觉来者不善啊。

    君林一脸疑惑地从恢复用器具中走了出来,结果看到了藕糯凤后是不由哆嗦了一下。只见此刻藕糯凤展露出了与她平日形象极不相符的小女儿神态怯生生地立在君林的面前,说要帮君林看看伤势,自己懂医能有助于君林恢复。

    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个道理君林还是懂的,所以他警惕地摇了摇脑袋拒绝了藕糯凤要求。

    然而,见君林不同意。藕糯凤也没有废话,直接动起了手去掀君林的衣服,要亲眼看看君林的伤势究竟如何。

    藕糯凤要脱自己衣服,君林自然不会乖乖妥协。有话不能好好说吗?这上来就扒衣服成何体统?男女授受不亲啊。

    君林的反抗激烈,藕糯凤也随之加狠了劲,并劝道:“反正你喊不了,别抵抗了,不会有人来帮你的。”

    君林闻言后无奈苦笑。汗,这话说的。。。再加上现在的情况。要不是被不知道的人看见恐怕真会把藕糯凤当成女流氓了。

    然,好巧不巧,想啥来啥。就在这时,帐篷的布帘门被撩开,一人很有礼貌地说道:“请问。。。”

    说了个“请问”,后面想问的话是问不出来了。来者是一个肤色偏黑的男孩,他是昨天被选拔上来的奴隶之一。先前他听说又有一名奴隶被选拔上了,所以就想着来看看到底是哪一位,顺便打好一下关系。

    结果没想到,这一来就看到了这惊爆眼球的一幕。。。

    有人突然闯入,藕糯凤也是被吓了一跳。立马一把甩开了君林的衣服旋即冲着门口之人不满斥道:“你这人懂不懂规矩?不会先敲门啊?”

    “我。。。”那个肤色偏黑的男孩看了看帐篷的布帘门,又想了想藕糯凤的恐怖,最终选择吃了这个哑巴亏。

    下一刻,他便挤出了一脸尴尬的笑容缓缓降手中的布帘门放下,并且边缓缓后退边说道:“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了哈。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

    而就在这时,藕糯凤突然冷声发话道:“站住。”

    那个肤色偏黑的男孩闻言后停下了脚步。

    “进来。”藕糯凤继续冷声发话。

    那个肤色偏黑的男孩直接转身就跑。

    “我%##@¥#%¥!”

    在布帘门落下的间隙看着那个肤色偏黑的男孩如受惊的兔子般快速远离的背影,藕糯凤不禁气愤地嘀咕了一大堆君林没听懂自己也听不懂的语言,反正就是用来代替脏话的,发泄不满。

    不得不说那个肤色偏黑的男孩跑得是真的快,那瞬间爆发速度就连君林看着都微微一惊。回想一下,君林记起了昨天对练的时候那个肤色偏黑的男孩好像就是靠那一份爆发性速度一直闪避,和他的对手硬生生托了个平局从而被关注的。

    现在人已经跑远了,追是肯定追不上了。只能希望那人嘴巴严实点别四处乱说了,最起码在找到他和他好好谈一谈之前别漏了口风。

    意识到了这一点,藕糯凤赶紧拉了拉君林急声催促道:“黑芝麻快走快走!我们赶紧去找他把事情说明白!”

    但是,君林并没有被拉动。

    你惹出来的麻烦关我什么事?本着对此事概不负责的态度,君林跑到了恢复用器具的后面重新打开了开关,然后也不管藕糯凤直接进去修炼了起来。

    “黑芝麻!”

    嗯?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难道你是希望我们俩的关系被误会然后让他四处传播吗?如果你是这么想的话那就算了。。。”

    这不可能!

    下一秒,君林就从恢复用器具中冲了出来关掉了开关,然后直接冲出去追人了。

    呆呆地看着冲出帐篷的君林,那速度快得藕糯凤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回过神来之后,藕糯凤先是露出了欢喜的笑容,而后却笑容缓缓收敛,变为了一脸不爽。

    什么嘛!竟然那么不希望我们俩的关系被误会吗?要这么嫌弃自己吗?!

    但不爽归不爽,藕糯凤还是分得清对错,然后便满怀不爽地跟着追了出去。

    再一次出了帐篷,数秒后,藕糯凤再一次返回了帐篷了。这人都跑得不见影了自己还怎么追?还是回去等消息好了。

    回到了帐篷之中,藕糯凤打开了恢复用器具的开关毫无愧疚之心心安理得地用了起来。就算是不修炼,在这种充满了精纯元力的环境下坐着休息会儿也是有好处的。

    。。。

    不知过了多久,随着脑袋被敲了一下,坐着坐着睡着了的藕糯凤悠悠转醒。抬眼看到了表情并不算好的君林,藕糯凤打了个哈欠抱怨道:“怎么过了这么久才回来。。。”

    君林闻言后本来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直接一黑。

    这姑娘有时是真的挺讨厌的,这句话自己摸着良心真没瞎说。

    为了防止被气出病来,君林干脆不再理会藕糯凤。指了指被自己追回来的那个肤色偏黑的男孩后就一个人坐到床上准备看戏了。

    由于心中有愧,所以见着君林行为的藕糯凤也没说什么。旋即便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展露出了严肃的一面逼近向了那个肤色偏黑的男孩。

    此刻,被追回来的那个肤色偏黑的男孩是哭丧着脸,想硬气也硬不起来。和大部分奴隶不同,他就是那为数不多的对藕糯凤没有那种敬畏兼爱慕之情的人。所以他在面对藕糯凤的时候也不会有那种小心翼翼的一面。

    至于现在略显怂的模样,那完全是被君林给吓的。

    圣临纪5000年9月25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