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三章 好与坏
    这恢复用的器具在闲置状态下就是个不起眼的木箱子,但随着藕糯凤的开启,一道道机关启动,木箱变为了一个奇形怪状地六边形柱子。

    六边形柱子有一边没有面,是给人出入的。五个面上有许多小管,君林看着觉得那些小管子恐怕就是这一器具的关键所在,有吸收周围元素的作用。

    将这个恢复用器具开启完毕后,藕糯凤转身看向君林的第一句就是:“学会了吗?”

    君林一愣,然后点了点脑袋。

    见君林点头,藕糯凤有些将信将疑地再次问了句:“真学会了?”

    君林再次点了点脑袋,旋即直接上前走到了这个恢复用器具之中准备感受下它的效果。走进器具之中,君林待了一会儿,发现什么变化都没有。又待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君林不禁疑惑地从里面往外探出了一个脑袋。

    见到君林的脑袋突然伸了出了,藕糯凤和君林对视了几秒,旋即突然恍悟道:“哦!开关没开。”说罢便跑到器具后面按了下开关。

    “啪!”

    随着一声硬木碰撞的声音响起,君林立刻就感觉到了变化。这一刻,感受到了这个恢复用器具效果的君林是大开眼界了。君林原以为效果会是提高器具内元素浓郁度提高修炼效率,从而达到提高元力恢复速度的效果。

    但没想到,这恢复用器具的效果是简单粗暴。开关一开,器具内竟是开始充盈起了精纯的元力,而且不会外散。这是精纯的元力,没有任何属性,所以任何属性的人都能够吸收。光是呼吸就能够补充元力,这,反正君林是一下子爱上这东西了。

    对于其他人来说在里面待一会儿元力就能恢复好了,待久了会适得其反。可这恢复用器具对君林来说就真的是作弊工具了,要是在里头修炼上一整天,那效率。。。

    只是可惜,这么好的东西自己也只能享受几天罢了。君林现在是真的动了把这东西悄悄塞进自己空间戒指里头的想法,不过想了想暴露的代价,君林最终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暴露了,自己的空间戒指肯定会被对方缴纳。那空间戒指之中有一件君林无论如何都不能丢弃的衣服,是天临学院的院服,一件已经残破得不能再穿的院服。但这件不能再穿的院服,对君林来说是一份念想,一份牵挂。很重要,不能丢。

    这的确是个好东西,但未来的路还长着。总会遇上比这更好,而且犯不着自己用“偷”这个方式来获取的好东西。

    想开了,君林便从中走了出来,旋即开始向藕糯凤讨教其他锻炼用器具的使用方法。

    了解了锻炼用器具的使用方法之后,君林觉得这倒是个可有可无的东西。那个恢复用的器具的确是个好东西,但这个锻炼用的,只能说是不同人不同的看法,反正君林觉得这没什么好的。反正和他们训练兵营的练法比起来,单论成效,这玩意儿根本不够看。

    或者说这锻炼用器具还真是锻炼用,也只起到锻炼作用,而非磨练。如果煌凤国的新生代都惯用于这种器具的话,那么君林觉得这对于灵凰国来说倒是件好事了。依靠这种器具锻炼出来的身体,和灵凰国的新生代通过不断的实战切磋,从战斗伤痛中练出来的身体相比,是比不过的。

    这让君林不禁回想起了当初看见那些来自寂公爵府的新生代们练习元素技的场景,那完全就是对着靶子练,感觉练着像是为了比赛,比到时候谁的元素技威力更大,而非是练于实战。

    难怪。。。当时灵凰国被入侵的时候,九天营始终稳固着北方防线没被突破丝毫。灵凰国的北方,就是煌凤国。虽说北方防线的稳固是因为九天营的强大,但君林觉得,这多多少少也和北方敌军的实力有点关系。

    但毕竟不了解当时的战况,君林也不好擅作定论,只能进行猜测。而且这煌凤国能居于灵凰境第二大国死咬着灵凰国不放,其国力强盛毋庸置疑。单凭一场战争的结局根本不能说明什么,他们这些外人谁也说不准当初煌凤国没攻破灵凰国的北方防线到底是因为军队力量不足,还是因为有所保留。

    只是君林站在灵凰国的立场上,是更加倾向于自己的猜测是对的。靠这种器具成长起来的新生代前期的确会比其他国的同龄人身体要更壮,修为境界要更高。但这样高速的成长,早晚会付出相应的代价展露出相应的弊端的。

    对于这锻炼用的器具,君林明显是显得兴致缺缺,没有去使用的意思。这一情况落在藕糯凤眼中不由让她有些不高兴,微微皱起了眉头问道:“黑芝麻,怎么了?不体验下嘛?”

    君林闻言,摇了摇脑袋。

    “真不体验下?”藕糯凤再问。

    君林再次摇了摇脑袋,旋即便看向了藕糯凤,眨了眨眼睛。一副疑惑的样子像是在询问:“你还有什么事吗?”

    瞧得君林的反应,藕糯凤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气呼呼地走到一旁的椅子上一坐,藕糯凤指着锻炼用的器具对君林恶狠狠地说道:“去练!不然我以后就不跟着你跑了!”

    不跟着我跑?那好啊,愿你说到做到。

    下一刻,听得这一句话的君林就直接走到了恢复用的器具之中开始修炼起来,不给藕糯凤半点面子。

    见到这一幕的藕糯凤果不其然当即怒了,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怒道:“你你你!。。。”

    然而,忽然间,藕糯凤消气了。呼~差点,差点就误会黑芝麻了。他刚刚经历了战斗,而且还硬扛下了寂四少的一击。黑芝麻看起来没什么事但说不定是受了内伤,所以他之前才先问自己恢复用的器具的使用方法。

    黑芝麻是为了恢复疗伤,而自己当初却以为他的本性是那种喜欢先甜后苦,不擅吃苦的人。而且那些锻炼的器具练起来是很费体力的,要是拖着伤痛之体去练那肯定会让伤情恶化。

    这么明显的事情自己竟然到现在才发觉。。。

    一时之间,自责羞愧难过的心情齐齐涌上了藕糯凤心头。带着歉意的语气柔声跟君林说了句:“好好休养。”说罢藕糯凤就快步离开了君林的帐篷,独留下了君林脑子一时间转不过弯。

    啥,啥情况?。。。唉~这姑娘的脑回路是真不正常啊。

    圣临纪5000年9月25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