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一章 演就要演得真实
    警告了一句后,寂四少伸出手指向了君林,旋即面露不怀好意的冷笑对藕糯凤说道:“而且你还没过门呢,就想着给我大哥戴绿帽了?”

    “胡说八道!”藕糯凤闻言后顿时火了,双手之中都直接升腾起了橙黄色的火焰。

    见到了那橙黄色的火焰,寂四少的气势当即弱了下去,显然他还没那么快从心理阴影中走出来。放下了指着君林的手咽了口口水,心有余悸但不肯罢休的寂四少还是嘴硬说道:“我胡说八道?你这几天粘着这奴隶的行为好多人都看着呢!大哥他不计较,但不代表你可以得寸进尺!藕糯凤!你守点妇道吧!”

    听得寂四少的这一番斥责,藕糯凤恨不得直接说出自己压根就没想着要嫁给寂大少的想法。但没办法,一切都得等自己参加五大国切磋交流赛之后才可以挑明。

    “你大哥他都没管你管这么多作甚?而且昨天你对我做的事情,你想想你大哥他会不会计较。”

    藕糯凤的这一句话直接说到寂四少的痛处了,他现在就是最怕这点。寂四少要弄死君林,一是为了变向报仇,二也是帮寂大少一个忙,帮寂大少除掉这个不怎么好亲自动手除掉的情敌。以此为昨天冒犯了藕糯凤一事向寂大少道个歉,将功补过。

    下一刻,被藕糯凤一句话说到痛处的寂四少更加坚定了弄死君林的意图。哪怕要面对藕糯凤出手阻止,今儿自己也必须要把这个哑巴贱奴给宰了!现在得罪了藕糯凤顶多受一身伤,但若没让自家大哥原谅自己,那自己的损失可就不知道得有多大了。

    与藕糯凤沉默对峙了起来,而忽然间,寂四少他便毫无征兆地动身冲向了君林并直接施展出了一个威力不俗的元素技。

    寂四少的暴起倒真是把君林给吓了一跳,这货不是和藕糯凤打嘴仗吗?怎么突然又对自己动起手了。。。

    虽被吓了一跳,但君林的反应还是迅速。只不过。。。这反应却是君林的战斗本能。躲避是来不及了,所以为了免受伤害,君林直接调动起了元力丝丝黑气浮现于体表,用胸膛硬生生地承受了寂四少的一击。

    “轰咚!”

    伴随着一道沉闷有力的撞击声,君林向后退了两步。也只是退了两步。

    这一情况,落在藕糯凤和寂四少的眼里是令两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待反应过来之后,又反应不过来了。

    这是什么个情况?啥也没干站着不动硬接下了这么一击,结果仅是被打的后退了两步,看起来没有任何伤势。这。。。是一个昨天对练上显得毫无战斗力被轻易打倒的奴隶应有的表现吗?

    寂四少人不傻,在接受了这一情况后他立刻就感到事情不对劲。这奴隶没事藏着掖着自己本事干嘛?肯定是有所图谋啊!

    而藕糯凤此刻则是喜忧参半,欢喜的是黑芝麻没被寂四少打出事,但担忧的是黑芝麻接下来恐怕要出事了。

    果不其然,在下一秒寂四少就扯着嗓子大喊出声:“来人啊!捉住这个奴隶!”

    听闻寂四少的大喊,附近几名负责维护治安的卫兵立马闻声赶来,在看了看场中的三个人后就相当默契地齐齐冲向了君林把君林按在地上控制了起来。

    “押着他跟我走。”丢下了这么一句,寂四少便直接转身迈开了步子,朝着自己也是属于寂公爵府高层的休息区域走去。一旁的藕糯凤见状知道自己没法强硬阻拦,只好默默一起跟上。

    。。。

    到了寂公爵府高层的休息区域,君林被一路押到了一顶位置处于最中心显得最为大气豪华的帐篷门口。

    待寂四少跟门口看守的卫兵打了个招呼并得到了帐篷内之人的许可之后,寂四少大手一挥,君林被押入了帐篷之内。

    进了帐篷,君林发现这偌大的帐篷之中只居住着一人,而那人正是那个卫兵头子。一个卫兵头子竟然住的是最好的帐篷,这一点让君林难免心生疑惑。

    此刻,坐于一张书案前处理着某些文件的卫兵头子向寂四少开口问道:“四少爷,有何事?”

    他没有起身,就是这么直接做着问的,而寂四少却是站着。但是对于这点寂四少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而是在闻言后立刻堆起来笑容先向那个卫兵头子问了个好,旋即才开始讲起君林硬接下了自己的一击却没什么事的情况。。。

    “哦?”

    听完了寂四少的讲述,那个卫兵头子显得略感兴趣地看向了被押着的君林。这个哑巴当初是自己第一个发现并且抓回来的,当时自己看这个奴隶的第一眼就觉得他似乎有些不平凡。虽然这奴隶之后的表现让自己觉得是看走眼了,但没想到,自己倒还真没看错。

    起身缓缓走到了君林面前,那个卫兵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君林,以命令的语气问道:“你为何要隐瞒自己的实力。”

    君林,没有吭声。自己的实力暴露出来也就算了,但装哑巴的事也不能再暴露了。能少暴露一点就少一点麻烦。

    见君林不吭声,那个卫兵头子终是想起了这个奴隶好像是个哑巴。只不过现在,他不得不这个哑巴是不是也是这奴隶装出来的了。

    “说,不说就把你舌头割了。”

    听得那个卫兵头子来了这么一句,君林纠结了。卧槽,这么狠?那自己是说还是不说?说了的话肯定会有麻烦,但不说的话,那自己这辈子就真说不了话了。

    在脑内经历一番争斗,最终,君林还是决定:不说。

    下一刻,君林便“啊吧啊吧!”地求饶了起来。

    瞧得君林的反应,寂四少直接一巴掌呼到了君林脸上,狠声威吓道:“别装了!不装你还能好受点!”

    而被抽了一巴掌后,君林的反抗则变得更加剧烈。一副绝望无奈的模样。似是在呐喊着:“自己不说要被割舌头,但自己真的说不话啊!不要!自己不想被割舌头啊!”

    圣临纪5000年9月25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