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章 多管闲事是一种美德
    刷完了碗,奴隶们就继续投身到不同的累活苦活之中。

    大早上被分配到外出采摘果蔬任务的君林下午时运气依旧没有好转,被分配去陪练了。

    和昨天的对练不同。陪练和对练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内容却相差甚远。对练好歹有还手的权力,但陪练,只能防御躲避。

    而且,此次君林的陪练服务对象竟是寂四少。说不准是点名挑选还是巧合,不过看着寂四少看着自己的眼神,君林感觉这事应该不是巧合。

    昨天才被藕糯凤烧了命根的寂四少今天就能活奔乱跳甚至还能打人,可见这寂公爵府的医疗力量还是很强大的。但是**的治愈并不能抚慰心灵的创伤,寂四少他要报仇,要报了这烧鸟之恨!

    如今藕糯凤成了寂公爵府未来的大少奶奶,寂四少对她已是有贼心没贼胆,没了办法。于是,寂四少就退而求其次,把报复目标改成了君林。

    藕糯凤她不是在意这个奴隶吗?那好啊,自己把这个奴隶弄死了,那藕糯凤肯定会不好受。这就当是报仇成功了。

    陪练之中打死奴隶的情况不是没有,只不过为了保证劳动力,失手打死了奴隶也是要受罚的。所以基本来自公爵府的新生代都会收着手,因为在他们看来杀了个奴隶就要受到责罚,这是完全划不来的事情。那些低贱的奴隶哪怕是用命,都没那资格换他们受罚。

    但这一次寂四少是下定决心要弄死君林用来报仇,而且他贵为寂公爵府的四少爷,杀一个奴隶就算会受罚,也最多是被口头教训一下罢了。

    待君林来到了寂四少面前,陪练准备开始之时。寂四少看着君林忽然发出了一声冷笑,问道:“有什么遗言要说吗?”

    听得寂四少开口就来了这么一句,君林差点就直接张口回一句粗口。不过还好及时忍住了,没暴露自己不是哑巴。这真是的。。。虽然之前这货看自己的眼神不那么对劲,但没想到现在要开打了,他竟然肆无忌惮地直接把目的给说出来了。

    行,既然对方都这样提醒自己小心了,那自己等会儿就小心保命吧。

    而紧接着,刚说了开场白的寂四少突然又装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表情贱贱地补充道:“哦~对了,我想起来了。你是个哑巴,有遗言也说不出来。”

    君林,闻言后在心里骂了寂四少一句然后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见到君林在听得自己的话后竟然无比放肆地翻了个白眼,寂四少顿时怒了。当即怒喝了一声:“你敢翻白眼?贱奴找死!”说罢便浑身元力涌动,脚踏有力的步伐径直朝君林冲了过去。

    携带着不凡的气势一路向前,下定决心要打死君林的寂四少表情严肃,没有丝毫玩耍戏弄之心。力求下狠手镇杀这个不知死活的贱奴。

    眨眼睛跨越了十米的距离,寂四少的右拳之上尘沙浮现。看似散乱无害,实际上却是坚硬无比,充满了坚实力量。身子骨瘦弱的奴隶要是挨上寂四少的这一记重拳,不是当场死亡就是重伤不治而死。

    寂四少很清楚自己这一拳的威力有多少,而君林也同样看得出这一拳的威力不小。所以,君林躲开了。躲开了。。。

    嗯?

    一拳落空,寂四少不由一愣。反应过来之后,瞬间恼羞成怒。

    陪练之中奴隶可以防御闪躲攻击的规矩寂四少当然清楚,但此刻他并没有去自责自己的一拳竟会落空,而是把这事全部归错于君林。

    “吗的你竟然敢躲?我打死你!”

    这话说的好像自己不躲你就不会打死我一样。。。

    没好气地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君林索性不去理会寂四少的囔囔,专心躲闪起了寂四少的攻击。没办法,为了保持自己的形象,自己只能躲,不能防御。要是成功防御住了寂四少的攻击,这与自己战斗力底下的形象不相符。而且。。。到时候寂四少发现打到了自己但自己身上并没什么伤,打半天没法把自己打死。那完了,逃不了,打不过,只能被抓去做研究了。

    君林一直保持低调,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怕。什么回到灵凰国,在五大国切磋交流赛上为灵凰国做贡献都是建立在自己小命不丢在这的前提之上的。在这里,君林就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隐忍受辱,只为了保住性命。

    而此刻,君林发现这是自己被抓到这以来面临的最大的危机。暴露,多半就意味着死亡。但这一次要不暴露,真的难了。

    “住手!”

    然而,在这一刻,一声让君林颇为熟悉甚至熟悉到都产生了既听感的喝声突然响起。这喝声传入了君林的耳中,对君林来说,它简直就是天籁之音。君林发誓,自己再也不嫌弃这姑娘喜欢多管闲事了。

    正如当初训练兵营教给新兵们的一个道理:多管闲事是一种美德。

    随着这声带着蕴怒的喝声响起,对君林穷追猛打的寂四少不由一个激灵,仿佛感受到了下体那难以用世间言语表达的痛。

    停下了追击的脚步,寂四少闻声望去,看着半路突然杀出的女孩外强中干地大声质问道:“藕糯凤?!你要干什么?”

    听得寂四少的质问,藕糯凤毫不畏惧地反怼了回去:“我还要问你你要干什么呢!”

    “我干什么你管得着吗?”寂四少沉着脸继续质问。

    “你干什么我管不着。”藕糯凤轻飘飘的这一句令寂四少不禁意外,脸色一喜。不过还未等寂四少脸上的喜色浮现玩,藕糯凤在顿了一下之后就伸手指向了君林,补充了一句:“但他的事,我管得着。”

    “你要干什么我不管。但是他,不能死。”

    把话说明了,藕糯凤和寂四少之间的气氛瞬间变得剑拔弩张起来。眼神充斥着暴怒和一种变态占有欲地盯着藕糯凤,寂四少朝着藕糯凤走了一步,语气严厉地警告道:“藕糯凤!你不要以为你现在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在你和大哥正式成婚之前,你还不是我寂家的人!”

    圣临纪5000年9月25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