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九章 还是死了
    在那个奴隶心中,藕糯凤就是梦中女神级别的女孩了。而如今听君林说那名公主殿下竟然比藕糯凤还有漂亮,这简直撕裂了他的脑细胞摧毁了他的想象力。比藕糯凤还要漂亮,哎妈呀,那得有多漂亮啊?

    “大哥,咱们公主殿下真要把。。。”顿了一下,那个奴隶不由放低了声音小心翼翼地问道:“真要把寂公爵府给搞掉了?”

    君林默不作声地点了点脑袋。

    “那。。。”

    不过在那个奴隶因好奇想要更加了解些猛料之时,君林却突然开口断绝了他的意图:“有关这件事情的消息,不该问的别问。知道多了对你没好处。”

    “哦,哦。”

    随着君林的这次打断,还算欢快的聊天氛围一下子变得冷场。见到君林似乎没了聊天的兴致,那个奴隶也就识趣的没再开口。两人沉默着继续赶路。

    。。。

    这大白天的,又是两人同行。如那个奴隶所期望的那样两人路上并没有遇上一头单独行动的元灵兽。但并未如他所愿的是:他们碰到了两头。

    这两头元灵兽都属一阶元灵兽之列,未晋至两阶。但两头一阶元灵兽也足以令那个奴隶吓得不能自已。他从未遇到过两头一次行动的元灵兽,更别说是仅仅两个人面对两头元灵兽。

    而且他们俩的运气只能说倒霉。低阶的元灵兽,在某些时刻被惊扰到是最容易暴怒的。护崽,进食,交配。而他们就好巧不巧的撞上了第三种情况。

    准确来说应该是那两头元灵兽主动撞上了他们,那个奴隶对于这一情况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些啥了。这两头元灵兽要繁衍后代就不能安分地进行吗?干这种事特么是移动着干的?

    而在兴头上突然撞到了两个两人,那两头元灵兽自然自然是恼羞成怒。这点反应和人类是一样的,只不过元灵兽的反应会更加暴躁。

    当即爆发出了一声怒吼,那两头元灵兽分别向君林和那个奴隶扑了过去。

    完了,这下死定了。

    看着向自己飞扑而来的一天元灵兽,那个奴隶面色惨白,只得把自己生存的全部希望寄托到了一旁的君林身上。浑身颤抖着躲到了君林身后,那个奴隶带着哭腔大声叫道:“大哥!大哥,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啊!求求你了!”

    解决掉这两头一阶元灵兽保下那个奴隶,这对于君林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但这一刻,君林却是不禁产生了个想法。或许让这个奴隶葬身元灵兽的口中是个不错的选择,毕竟他死了,自己才能真正放心自己装哑巴的事不会暴露。

    主动杀死他,君林不想这么做。但见死不救,君林倒是可以做到。

    念及至此,君林当即在心中下了决定,没有丝毫犹豫地回了句:“一人一头,多了我也对付不了。”

    说罢,君林便用元力封住了背后箩筐的箩筐口,瞬间释放出了器魂抬手一镰甩出,原地起飞。说了对付一头,就一定会对付一头,决不食言。上升至一定高度后,君林就对着下方原先扑向自己的一头元灵兽轰出了一击“黑暗,杀”。

    然而,在君林的攻击命中一头元灵兽的同时,另一头元灵兽也将那个奴隶扑到在地。那个奴隶在关键时刻爆发出了极大的求生**与力量,他拼命调动元力对着压到自己的元灵兽疯狂攻击,但是他太瘦弱了,一切的反抗都是徒劳。伴随着锋利兽齿咬合的声音落下,那个奴隶的生命就这么无力地走到了终点。

    先前还和自己有说有笑的人就这么葬身元灵兽口,在高空中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的君林,依旧是那么平静。原以为自己会心生些感慨,但实际上,什么都没有。

    没再多看,没有逗留。解决自己该解决的那头元灵兽后君林便甩动着镰刀直接飞离了此地,继续赶路。

    。。。

    回到了营地,刚好准备开午饭。将一箩筐果子交给了负责检收的卫兵,在检查完毕后君林便被踹了两脚。因为这是外出采摘果蔬的任务,但君林只带回来了一箩筐水果,蔬菜一个都见不着。不过念在君林是新人的份上,负责检收的卫兵在踹了两脚并教训了君林一顿后便放行让君林去吃午饭了。

    对此,君林无话可说。这一点还真是自己忘了。不过采摘水果和采摘蔬菜的地方显然不是一个地,要两个一起采摘,这的确也有些强人所难了。其实大多数奴隶也都会只采摘一样,有的采摘蔬菜有的采摘水果。反正挨点小责罚,总要比多跑路消耗体力并且多在外逗留多一分遇到危险强。

    也不知是寂大少订婚的福利继续,还是临近五大国切磋交流赛要让奴隶们能办好事。今天的午饭竟还是人人有一块肉,这让辛苦了半天的奴隶们顿时感到庆幸无比。仅仅一小块肉,就能驱散半天的辛苦劳累,让他们能在这悲惨的现实中短暂的感觉到幸福。

    一口吞掉了面前的一小块肉,君林觉得这肉和自己烤的肉根本没法比。味道比不过,关键是分量差距。不过今天已经吃肉吃了个满足,自己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了。

    吃干净午饭,君林就投入到了清洗餐具的工作之中。在洗碗的过程中,旁边两人的交流引起了君林的注意。

    “唉~我弟他到现在都没回来。怕是。。。唉~”

    “算他倒霉了。唉,吗的,又死了一个。少一个人,多一份活。”

    “槽!你特么能不能说点好听的?!他是我弟弟!。。。他说不定没死,只是晚回来了。”

    “行,行。我嘴巴臭,你弟他没死。”

    丢了这么一句,那个奴隶便走到一边去洗碗了,独留下满心担忧自己弟弟安危的那个奴隶一个人六神无主地麻木刷洗碗筷。

    见到这一幕,君林不禁抿了抿嘴。收回了自己目光,低下头,专心洗碗。

    倒不是感到了后悔或自责,君林自己也说不清自己此刻心里头到底是什么感受。总之,挺闷的,不算是什么好心情。

    那个奴隶有个哥哥,这样一来,或许他死了的确是最好的。身边有个亲人,难免会吐露不该向外人提及的秘密。

    最终,对此事。君林如是安慰着自己。

    圣临纪5000年9月25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