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七章 漂亮的公主殿下
    昨晚被奴隶打了装怂,那是因为自己在营地里,不好暴露。但现在嘛。。。这荒郊野岭的,自己有啥好怕的?

    “说说,我不懂什么规矩了?我记下,免得以后再犯错。”

    听得君林的这句话,那个奴隶立刻认怂说会为君林解答,就是在此之前希望君林松开自己的拳头。

    被君林松开之后,那个奴隶顿时露出了一脸解脱般的表情呻吟出声。甩着右手缓了一会儿,他就直接对君林说起了奴隶圈子里关于采摘果蔬的规矩。

    一一记下了那个奴隶所说的所有规矩,君林觉得这些规矩自己没一条需要遵守,旋即便满意地点了点脑袋。

    而这一幕落在那个奴隶眼中则让他误以为君林是个很好说话的人,这让他不由悄悄地松了口气。毕竟他现在就怕对方来个他不是哑巴的事实被自己知道,为了防止暴露要把自己给灭口了。但现在看来,应该是不。。。

    “话说回来,我装哑巴的事给你给知道了。你说,该怎么办?”而既就在下一刻,君林眼神平静,平静得有些冰冷地对那个奴隶问出了这么个问题。

    那个奴隶,闻言,崩溃。双方实力的差距让他意识到如果对方真要杀自己灭口,那么自己说肯定反抗不过的。为了活下去,他只能赶忙保证发誓:“我不会说的!我绝对不会说的!”

    “你要我怎么相信你?”君林微笑着追问。

    “真的!真的!我死也不会说的啊!”

    “死?呵,这的确是个让我放心的好办法。”

    说着,君林脸上的微笑骤然收敛,杀意出现。

    而发现了君林这一变化的那个奴隶则是瞬间绝望了,自己这也太倒霉了,大早上被分配到外出采摘果蔬的任务。虽然知道这活儿有一定的危险性,但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危险竟然来自于和自己从同一个地方一起出发的自己人。唉,不过死在他的手中,总归要比被元灵兽吃了强。

    然而。。。

    数秒之后,恐惧绝望闭上了双目等死的那个奴隶却并没有等到死亡的降临。与此同时,他再次听到了君林的声音,宛如天籁:“放心吧,我不会杀你。”

    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君林轻呼了一口气,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那个奴隶并不知道,差一点,差一点他就真的会死于君林手中。刚才,君林是真的杀心,但结果被君林强行压了下来,或者说是恢复了正常的精神状态。

    刚刚的情况君林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己的第一反应竟然真是要杀了这个奴隶以保守秘密,而且理所当然,没有半点犹豫。但是这怎么可以?这可是一条人命啊。。。

    自己是怎么了?君林不清楚,君林只清楚这不正常,同样也很不喜欢这种状态。君林不是没杀过人,但那前提是为了保护君雨,以及对方要杀了自己。像现在这样,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秘密,就想着把这个奴隶给杀了。这,这。。。和那种坏人恶人有什么区别?

    这已经不是疑心太重对对方没有信任了,这是一种对生命,对人命的漠视。君林一直感觉自己变了,但到底哪里变了却又说不清楚。直至现在,君林终于清楚了。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若是再这样下去。自己总有一天会变得不再像人,不再是人。变得,畜生不如。

    下一刻,听得君林之言的那个奴隶睁开了眼睛战战兢兢地问道:“真,真的?”

    “你说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我相信你不会说谎。”说着,君林从背后的箩筐里拿出了一颗果子啃了一口,旋即又丢给了那个奴隶一颗:“走吧,拿着路上吃。”

    手忙脚乱地接住了君林丢过来的果子,那个奴隶愣了一愣,而后突然感到心里没来由的一酸,对君林谢道:“啊,谢谢。”

    “要一起回去吗?万一路上碰到元灵兽也好彼此有个照应。”

    君林闻言后不禁一笑,揭穿了那个奴隶的意图:“你这是拿我当保镖啊?”不过顿了一下之后,君林还是点了点脑袋同意了那个奴隶的提议:“算了,就一起走吧。”

    见君林点头,那个奴隶自然喜出望外。有了这么个深藏不露的猛人同行,心里顿时感觉踏实不少。而且两个人同行也能很大程度的避免单独行动的元灵兽找上门来,如此一来回去的路就更加安全了。

    现在走快点说不定能赶上午饭,所以决定同行返回后君林和那个奴隶也不废话,直接动身踏上返程。

    路上,为了避免尴尬,同时也为了让君林能保持好心情免得突然不爽了把自己给宰了。那个奴隶打开了话匣子,和君林这个新来的奴隶讲起了许多奴隶圈子里闲暇时拿来聊天的话料。

    而对此君林也乐得倾听,全当是用来消磨无聊的返程时光了。就是聊着聊着,那个奴隶终于还是没忍住心中的好奇,向君林问道:“大哥,你能告诉我你装哑巴的理由吗?”

    听得那个奴隶这么一问,君林笑了笑,不过就在君林刚准备实话说只是为了减少各类麻烦之时,他突然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而后微微眯起了双眼看着那个奴隶说道:“如果告诉你的话,你就又知道了一个秘密,也就更多了个被我杀的理由。”

    “大哥,你放心!我保证不会泄露半个字!”

    “好吧,反正你已经知道一个秘密了,再让你多知道一个也无妨。”说罢,君林便露出了一抹神秘之色,低声感慨道:“寂公爵府作恶多端,我自愿被抓甘当奴隶,是为了找到能够将寂公爵府绳之以法的证据。”

    “啥,啥?”那个奴隶当场被君林给唬懵逼了。

    “我其实是公主殿下的秘密护卫,公主殿下看这个寂公爵府不爽,希望搞他们。但人家毕竟是个公爵府,不能说搞就搞。所以就特派我深入敌窝寻找到能搞掉寂公爵府的把柄,找一个出手的理由。”

    “公,公公,公主殿下?”

    “对。”

    听得这一秘密消息,那个奴隶更加蒙了:“可,可咱们煌凤国的皇帝不是只有一堆皇子吗?哪来的公主殿下?”

    “。。。哎呀,这一不小心又让你多知道了一个秘密。”笑着打了个哈哈,君林旋即便摆手说道:“若不信的话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好了。”

    然而下一刻,那个奴隶便斩钉截铁地回道:“不!大哥,我信!”

    君林颇为意外的挑了挑眉头:“哦?”

    “其实当初我就觉得大哥你不是一般人,你一来,就让那个谁也没有搞定的藕糯凤主动黏在了你身旁。当初我只是觉得那是因为大哥你长得帅,是小白脸。但现在想来一定因为大哥你具备的那份贵人气质吸引了藕糯凤那个小婊子。”

    “唔。。。”

    “诶诶,大哥。你能,能和我说说咱们的公主殿下漂亮吗?长啥样子啊?”

    君林闻言后在心里将凰忘忧和藕糯凤比较了一下,然后给出了一个相当中肯的评判:“漂亮,比藕糯凤还漂亮。”

    圣临纪5000年9月25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