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九章 逃
    杀人,莫过于诛心。

    然人心,不可乱诛。

    若成,人死不复生。

    若败,人死亦可生。

    复仇,这是柔然玉璃活下去的最大的动力,没有之一。复仇,一是为了给自己亲妹妹的在天之灵一个交代。二是为了夺回属于自己的国土,属于自己的权力与利益。

    柔然玉璃是一个实在人,统治柔然古城,那份巨大的利益,那份原本就属于自己的利益。绝不能说丢就丢!

    柔然玉璃喜欢利益,但并不喜欢权力。对于所谓的皇权,对那权力圈子中最险恶的人心更是深感厌恶。但再讨厌,也终归是自己的东西。自己可以因为讨厌而把这份权力随便丢给一个看着顺眼的人,可是不经过自己的同意强行夺取。这,不行。

    权力等于责任,责任等于麻烦。权力越大,麻烦越多。柔然玉璃可没那心思也没志向为一个国家的人民与前途劳心劳神。但问题是利益与权力是捆绑在一起的,想要只拿利益,不背负权力带来的责任。不太可能。

    这是个麻烦事,不过柔然玉璃还是想出了个简单粗暴的解决方法。长久的利益就不去想了,到时候,去抢,哦不,去取回属于柔然皇族,属于自己的所有财富。能取回多少是多少,至于柔然古城的未来,柔然古城的人民。呵,让他们自生自灭去吧,自己不管了。

    复仇,取回属于自己的利益。大事还没有干成,柔然玉璃就算死了也不会甘心。更何况。。。这些是活下去的动力。而自己,还有着对未来的希望向往。想想君雨和苏星灵的面容,柔然玉璃深吸了一口气,撑着虚弱无比的身体缓缓坐了起来。

    “昂嗷~!”

    在柔然玉璃坐起来之时,一道似是在表达失望不满的低吼悄然响起,震的柔然玉璃不禁神情痛苦地捂住了双耳,虚弱无力的身子一下子没坐稳,摔下了窄窄的洁白石床。

    低吼是那怪物发出来的,而且由于它的脑袋就在柔然玉璃的上面一米处,在这么近的距离下直接一声吼把柔然玉璃给吼得差点又昏死过去。

    躺在冰凉的地上,柔然玉璃使出了最后的力气从空间腰带中取出了一个小盒子,小盒子里只有一颗丹药。虽然只有一颗,但这颗丹药可是个大块头,并且通体色泽纯金,其上有着淡银色的纹路。给人以一种看着就觉得这丹药肯定很贵的感觉。

    这颗丹药,的确是相当的昂贵,不过柔然玉璃却是没有任何心疼地一口就把它给吞了下去。这丹药再贵也贵不过自己的命,再说了,丹药本就是用来救命的。该用的时候不用再便宜也是亏,该用的时候用了再贵也照样赚了。

    一口服用了这颗金贵的丹药,柔然玉璃的身体情况顿时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恢复着,并且再恢复至全盛状态后还提高自身的全方位素质,形成了一个暂时的增幅效果。

    磕了药,磕了非常金贵的药,这要是不变猛可对不起药钱。这一刻,浑身充满了仿佛用不尽力量的柔然玉璃毫不犹豫地释放出了自己所掌握的最强大的元素技“碎空,裁间”。

    一块彰显尊贵的淡银色徽章图纹瞬间出现于四方空间的天花板,而且因为磕了药的缘故,徽章图纹的攻击范围比平时大了许多倍,将整个天花板都覆盖的满满当当,这意味着攻击将覆盖整片四方空间。

    淡银色徽章图纹成型完毕,无数淡银色箭矢便如暴瀑般轰隆隆地落下。箭矢之间几乎没有了间隔,宛如真的有银色瀑布落下,整片四方空间都被淡银色填满。除了淡银色,不可见其他。

    而此刻,释放出了这一声势惊人攻击的柔然玉璃则是头也不回地朝着那个通往未知道路的洞口狂奔而去。这一次必须得跑远点了,之前没跑远竟然被抓了回来。。。同样的坑可不能踩第二次。

    “呜呜嗷昂!”

    身处于“碎空,裁间”的攻击笼罩下,那怪物竟还是看见了柔然玉璃逃跑的声音。之前放跑柔然玉璃是因为它胸有成竹不担心柔然玉璃真能跑掉,但这一次它慌了,它知道如果这一次让这个人类跑了那可就抓不回来了。

    这可是最后一个了,离成功的最后一步了!绝不能放跑!

    发出震动了整片四方空间的咆哮,它迈开大长腿伸直双臂朝着柔然玉璃奔跑抓去。而在“碎空,裁间”的笼罩下,柔然玉璃终于是看清了这怪物的全貌。就是这一看柔然玉璃整个人都不好了,这玩意,也实在是太丑了点。。。

    而且这丑成这样的怪物还以这丑陋的姿势追着自己跑一副要抓住自己的样子,柔然玉璃的胆子一向很大,但这一次她是真的怕了。害怕,恶心!坚决不想被这怪物追到!

    然而那怪物的大长腿是摆在那的,一步跨越二十几米,这是相当巨大的优势。柔然玉璃的腿也长,但跟这是完全没法比的。

    这一刻,柔然玉璃第一次心生出羡慕宙空迁空属性的想法。虽然柔然玉璃一直认为自己的碎空属性要比宙空的迁空属性更加高级强大,而且宙空自己也承认了这点。但就事论事,要论逃命本事,自己十个碎空也赶不上一个迁空跑得快。

    一人一怪皆是拼了命的狂奔,而双方的距离则在快速缩短着。没有回头看柔然玉璃都清楚这一点,而且她感觉要不了几秒自己就会给抓到。但是同样,要不了几秒,自己也能冲入那洞口。

    下一刻,猛然提了一口气令自己身子更轻了一分,柔然玉璃释放出了自己的器魂,弯弓搭箭开始了蓄力。弓弦越拉越紧绷,一根细长的淡银色箭矢也随之逐渐粗大。

    一秒,两秒。。。

    三秒过后,柔然玉璃已经能感到背后传来了一阵有东西高速靠近的感觉。而也在这关键一秒,她射出了蓄力一箭。

    射出了一箭,但柔然玉璃的手却是死死抓着箭矢的尾部。巨弓器魂在弓弦被松开,推进力产生的一瞬间便直接被柔然玉璃收了回去。依靠这一方法,柔然玉璃瞬间得到了一个提速。就那么一下提速,持续时间甚至连一秒都没有。

    但就是这短暂的提速,让柔然玉璃在关键时刻险之又险地躲过了怪物的抓取。如离弦之箭冲入了对于那怪物来说如同老鼠洞的洞口。

    冲入了洞口柔然玉璃没有停下,保持着速度继续全速玩命地先前狂奔。跑到了直至遇见又一个岔路时才停了下来。

    不知道跑了多远,但可以肯定的是那怪物的手就算再长也够不到自己了。终于是摆脱了怪物,柔然玉璃解脱似地吐了一大口气。没办法,那怪物对柔然玉璃造成的视觉冲击实在是太大了。

    别说是柔然玉璃,任何一个女孩被丑成那样的怪物以那种姿势追赶,最终得以逃脱后都会心生出如释重负之感。

    啊~没被抓到真是太好了。。。

    圣临纪5000年9月25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