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八章 不能死
    杀人,莫过于诛心。

    此刻柔然玉璃心志一片混沌,什么都没有想,什么都没有做。

    刚刚制作好的火把掉落在了地上,火焰不久便熄灭。柔然玉璃就这么呆呆地站着,前方是充满了未知数的黑暗,后方是从危险四方空间中传出的洁白光芒。但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下一刻,柔然玉璃的身子突然悬空而起。她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抓住了,正是四方空间中那个怪物。被怪物抓着,柔然玉璃身形倒飞,重新回到了那沉眠着众多尸体的四方空间。。。

    。。。

    下午五点,“雨灵璃”餐厅之中。

    抱着愈发急切的心情熬过了下午在院修炼时间的君雨和苏星灵终于心神不安了,一直到现在,她们都没有等到宙空传来人已经找到了的消息。一股不好的预感出现于她们的心间。

    她们都清楚宙空可是一位皇级存在,而且还是拥有空间穿梭能力的迁空属性。可就算如此,那么久过去了,也依然没有传回来任何消息。是到现在都没有找到,还是因为玉璃出了什么事,院长没有把坏消息带回来。。。

    有好几次,君雨和苏星灵都忍不住主动联络宙空询问情况。但为了不打扰宙空的搜索,也因为心中的那份对于万一真有什么坏消息的害怕。二人一直默默等待着。

    “滴滴!”

    而就在这时,君雨的徽章突然闪烁,一道联络请求声打破了气氛沉重而焦急的寂静。

    君雨以最快的速度点开了一面光幕,面对宙空发来的联络请求,君雨和苏星灵对视了一眼。在一秒之后,接通了联络。

    联络接通,光幕之中出现了宙空的脸庞。然而看着宙空脸上难掩疲惫的神色,以及光幕之中并没有出现柔然玉璃。君雨和苏星灵的心不禁凉了一截。

    “院长。。。”

    “。。。还没有找到。”

    “什么?。。。”

    无奈地长叹了口气,看着光幕之中的君雨和苏星灵两人,宙空还是强行挤出了一抹微笑,安抚道:“我现在先和你们说一声是让你们好歹等到个消息,这事我已经拜托区主大人帮忙了。你们两个小丫头不要因此事影响自己的状态,别太担心了,好好休息。”

    要论担心焦急,宙空可不比君雨和苏星灵少半分。可是找不到就是找不到,再急也急不出什么结果。现在宙空已经拉下老脸拜托林离调动力量帮忙找柔然玉璃了,有了官方力量的协助,希望能够有所进展吧。

    而且说实话,比起君雨和苏星灵,宙空可以说是对此事已经做好接受最坏情况的打算了。这原因就源于守护印记的失效。宙空虽说是迁空属性的皇级存在,但没有明确的目标,就算能移动得再快再远也毫无意义。

    自中午开始找人时,宙空就发现自己无法通过守护印记得知柔然玉璃的所处的方位了。守护印记失效,有两种可能。要么就是被一种强横的力量干扰了定位,要么就是被守护者已经死亡。

    而这两种可能,无论是哪一种,都不是好事。

    ——————————————————————————————

    祥和,安宁。沉沦于一种诡异的满足感,内心仿佛充实无比。什么都不用想,无忧无虑,无穷无尽。。。

    这样的感觉可以俘获一个人的心灵,令人迷失其中,永不醒来。此刻双目紧闭表情祥和躺在一张洁白石床上的柔然玉璃就深陷其中,若始终无法醒来的话,柔然玉璃将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因为长时间没有进食饮水而逐渐走向死亡。

    与其他尸体不同,柔然玉璃躺着的石床位于这片四方空间的最高处。她也是沉眠于此的第九十九人。

    大殿之中,那看不见的怪物显得十分兴奋地一直围绕着柔然玉璃徘徊,似是在期待着什么极其渴望之物。它在等待,等待柔然玉璃的死亡,等待柔然玉璃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死亡。

    怪物没有懂得多少知识,它只知道来到这里的所有人都不能被自己杀死,而是需要安静地自然死亡。然后把他们相应的位置上。等这里躺够了九十九个死人之时,自己将会得到很大很大的好处。

    现在成功近在迟只,它自然兴奋期待无比,盼望着柔然玉璃快点死去,快快死去。虽然之前已经等了很久很久,但就算等待了再久,磨练出了再好的耐性。目标即将实现前的那一段时间也依旧会让它难耐,巴不得时间快快流逝。这是再好的耐性也无法改变的一点。

    不过,快了,要不了多久了。

    怪物徘徊着,不断徘徊着。它时刻紧盯着柔然玉璃,关注着她的生命气息。可以感觉到,她的生命气息在逐渐衰弱,而且这衰弱的速度再缓缓加快。

    缓缓加快,缓缓加快,缓缓。。。额?怎么,停下来了?

    疑惑地凑近了脑袋去仔细观察,而就在它的大脑袋凑到柔然玉璃上方不到一米的距离时,原本一副安详睡相的柔然玉璃突然睁开了双眼,那眼睛充血通红,那眼神凌厉狠决。

    无忧无虑,安享永恒?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的确是一个莫大的诱惑。会心甘情愿的沉陷其中,不愿醒来。

    但是,在那一刻,即将真正沦陷再也无法醒来的一刻。柔然玉璃内心最深处的某一点被触动了,已经有许久没有梦到的梦魇画面,再度浮现,瞬间占据了柔然玉璃的整片脑海。

    染血的皇城,震天的杀声。不熄的火焰,不散的仇怨。自己无助地听闻着族人面临屠戮时临终发出的各种绝望的哭喊咆哮,自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亲妹妹为了保护而选择自尽,跌落城墙。

    是了,自己之前想的是死,死了算了。可是啊。。。

    此仇,不报。怎可瞑目?

    其他族人,哪怕是自己的父皇母后,他们的死活自己都可以不管,因为那是他们咎由自取。但是琉璃。。。自己那可爱可怜的妹妹。她的死,自己不能不管。她是被那群叛民给逼死的,那群贱民,当万死不辞。

    他们造反,是他们的事。自己身为柔然皇族,生存于柔然领土之中的贱民造反,去镇压收服,是自己的事。

    逼死琉璃也好,造反叛乱也罢。无论是哪一个原因,都足以定他们的死罪。没有亲手镇压暴民,收服故土。自己,怎么能死?

    自己死了,岂不是天大的便宜了他们?

    圣临纪5000年9月25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