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七章 心死
    第二次出现的响声,声源处离柔然玉璃更近了一些。但是随着第二箭射中声源处,依旧没有出现什么会造成声响的东西。

    第二箭落下,安静了数秒。第三声“咔擦”便悄然响起,声源处离柔然玉璃的位置又靠近了一些。这一次,柔然玉璃索性就不动了。静静盯着那个声源处,她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这样来吓自己。

    “咔擦。”

    “咔擦!”

    然而柔然玉璃不进行攻击,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就连续响了两次。声音一次比一次响,一次比一次近。

    声音近了,便能够听出这诡异的“咔擦”声并非是身着白衣的尸体发出的。柔然玉璃本以为是尸体的异变,然后又以为是什么东西弄断了尸体的骨头。但现在,柔然玉璃觉得这似乎是某个看不见的东西脚踩地面的声音。

    一股危机感顷刻间笼罩而来,柔然玉璃当即做出了反应,朝着自己的前方连射两箭,以攻击为防守,轰出了两个狂暴空间护在了自己前方一大片范围。

    肉眼看不见的东西,在扭曲的空间之中得以显现。于淡银色的扭曲空间中,柔然玉璃看见的是两条令人毛骨悚然的小腿。那小腿色泽洁白,十分高大。“碎空,灭”形成的空间足有三米多高,但依旧看不见小腿之上的膝盖部分。

    然而比起那高大的小腿,这东西的脚掌更是诡异。大而扁平,只有五厘米那么厚,与和小腿连成一体令人看着有种说不出的怪异难受感。

    至于那“咔擦咔擦”的脚步声,则是因为那扁平的大脚看起来就是由一根根骨头拼凑而成,先前的断裂声恐怕就是那些组凑了扁平大脚的骨头断裂的声音。

    脚是由众多森白枯骨组成,而小腿却宛如洁白玉石。这玩意完全超乎了柔然玉璃的所有认知,她现在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的“碎空,灭”虽能让它显形,但明显没有对它造成什么伤害。

    这是个怪物,真正的怪物。

    一瞬的思量,柔然玉璃便当即做出了决定。朝着看起来什么都没有的空中连点数箭,并且飞快的拉开距离边打边退,朝着通往未知道路的洞口撤去。

    面对这种未知而危险的怪物,能想能做的事情只有逃命。打赢它,如果可以的话当然会去打赢它。只不过如果自己现阶段就拥有能够打赢这怪物的实力的话,那么做梦都会笑醒吧。

    柔然玉璃不惜大肆消耗元力使用“碎空,灭”射向空中,为的就是希望借此映照出这怪物的大致体型。看得到,那才好躲避攻击。这怪物虽然只露出了脚和小腿,但谁也说不准它有没有手和胳膊。而且按照这怪物的体型来猜测,如果它有手臂的话,那它的攻击范围和距离绝对是恐怖的。

    这要攻击或者抓取柔然玉璃的话简直轻而易举,更何况还看不见攻击轨迹。所以为了提高避开的成功率,柔然玉璃需要看见那怪物的出手动作。

    “轰嗡~!”

    一大片淡银色的不规则空间于高空乍现,淡银色空间之中。。。什么都没有显露出来。

    没有上半身?不!不是没有上半身,而是那体现巨大的怪物动作迅捷地躲开了柔然玉璃的攻击。从先前柔然玉璃听到声音时射出的第一第二箭什么都没射出来这点就可以看出:它的动作相当之快,巨大的体型毫不笨重。

    而这一点,对于柔然玉璃可绝不是什么好消息。就在此时,一阵劲风袭来,柔然玉璃瞬间做出了反应往地方一趴。在接触地面的同时,她便感到自己上方似有什么东西几乎是贴着自己从上方横扫而过,惊险无比。

    不可见之物刚刚扫过,柔然玉璃便顺着它扫过的方向一个翻滚顺势而起。起身后继续朝着某一处高空连射数箭,边打边退。

    “呜呜昂~”

    下一刻,一道如低音炮般的哀嚎响起,令这个四方空间都随之出现了微微震动。此声似众多不同的元灵兽哭嚎,由如同有许多人在低声诉苦。很难听,也怪吓人。

    而听到了这一声哀嚎,柔然玉璃却是不禁喜出望外。中了!

    这一次,在淡银色空间的映照之下。与男性人体相似的上半身显现而出,肌肉健壮线条分明,只是呈现出一种病态的苍白。看起来强壮,却给人以一种弱不禁风的虚弱感。

    见到这一幕,柔然玉璃心中稍定。虽然这怪物的上半身让人觉得它弱不禁风,但柔然玉璃并未因此心生盲目自信,想着去和它一战。不过不管怎么说,看得见大半条手臂了,那么接下来的攻击就好躲一些了。

    然而,奇怪的情况发生了。直到柔然玉璃一路退到了洞口之前,那个怪物也没有发动第二次进攻。它就这么站着,面对着柔然玉璃。待柔然玉璃退进洞口,退出这个永眠着众多死死者的四方空间之时。它便悄然消失,此地再度恢复一如既往的寂静。

    站在洞口之中看着重归于静的四方空间,柔然玉璃默默地看了一会儿,最终放弃了再次涉足的念头。转身朝向了未知的前方,坐下休整一会儿,再准备前进。

    皇家风范,尽显奢侈。由于先前把临时制作但制作材料总价值高的惊人的火把随地丢了,所以柔然玉璃就做了个更贵的临时火把。

    照亮了阴暗的洞穴,柔然玉璃抬脚,但,却没有迈步前进的那一步。

    她来到这里的时间已经不短了,不知不觉间,柔然玉璃的心灵出现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她的心,生出了一份死意。

    前方的路,还有着危险?前方的路,到底还有多长?自己走得出去吗?要走到活活累死吗?反正都得死,选择一种轻松的死法不好吗?

    源于自我内心的绝望放弃,这并没有触发柔然玉璃的守护印记。这类似于自然的生老病死,寿命将尽之时,守护印记也不会触发。守护印记触发的条件是被守护者生命出现危机,而非被守护者自然死亡。肉身无事,心却已死,也同样如此。

    圣临纪5000年9月25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