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六章 咔擦
    左边的洞口,虽然依旧昏暗,但那浓郁的湿气却明显减轻了许多。且越深入,空气就越干燥。

    洞内地形曲折,走了大约一百米的距离,柔然玉璃在前方看见了一个小光点。见到了前方的那个小光点柔然玉璃心神随之一振,前方有光,可能是出口。就算不是,那最起码也能走出这阴暗潮湿的洞穴地形了。

    又是前进了一百米,柔然玉璃看着前方愈发接近的发光出口,眉头却不禁皱了起来。没有风吹来,看来前方并不是自己想要的出口。而且。。。有一股从那发光出口飘散出来的味道,有点难闻。

    这难闻的味道对于许多人来说是陌生的,但柔然玉璃却十分清楚这是什么。也正是因为清楚,柔然玉璃那好看的眉头皱得更紧。

    把手中的火把放潮湿的地面一丢,一柄巨型长弓直接被柔然玉璃从空间腰带之中拿了出来。瞬间完成附魂并且搭上了一根淡银色元力箭矢,柔然玉璃全神贯注,微微提高了速度快步走向了那发光的洞口。

    于发光洞口前等了数秒,适应了下光线变化之后,柔然玉璃猛然提了一口气,一个箭步冲入了洞口,眼睛一眨不眨飞快地环顾了一圈洞内的情况。

    洞内,光线柔和,一切都以白色为主色调,显得圣洁安宁。但是仔细观察洞中的一切,就会发现这圣洁安宁的第一印象是多么可笑。尸体,许许多多的尸体。众多尸体静静躺着,躺的地方与位置似是有着一种规律,有的躺在地上,有的躺在白色的工整石床上。明显是人为摆放。

    安宁,变为了瘆人的寂静。任谁突然闯入这么个地方都会心受触动,这里有一种气氛,或者说是气场。令人心悲,心生死念。

    这是亡者的沉眠之地,拒绝生者打扰的净土。若无意冒犯,就立刻离开。若不离开,就归于此地,共同永眠。

    一个声音,悲恸幽幽,于柔然玉璃的脑海中回荡。混乱她的精神,迷扰她的心志。不过此刻柔然玉璃还能够保持清醒,而这也是柔然玉璃最后的机会,这个时候,她必须做出选择。要么赶紧离开,要么,继续前进。

    下一刻,柔然玉璃猛然咬了下舌尖,使劲甩了甩脑袋令自己更加清醒。退?没那必要。她很清楚,就算退出去了,如果没有救援或者一定时间内没有找到出路的话自己也活不了。自己没有水和食物,与其慢性死亡,还不如现在继续向前。继续向前,看看前方究竟还有着什么在等着自己。可能会是更大的危险,也可能会是生的希望。

    迈步上前靠近观察起了这些尸体,可见所有死者的表情都很安详,每一个死者身上穿着的衣物也都是单调的洁白色,显得很干净。死人,柔然玉璃见多了,也就淡然了。仔细观察着,由近及远,柔然玉璃发现尸体的性别以及年龄也有着安放讲究。

    这是人为的,可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一个商场的地下室是一个错综复杂的庞大地洞,地洞之中又有着这种诡异的地方。而且很可能这地洞之中有着其他秘密,如果先前选择了不同的岔路,那么又会见到什么?

    这里。。。蕴藏了太多太多的秘密。

    柔然玉璃突然间感到了一种自我的渺小感,仿佛自己陷入了一个巨大的谜团旋涡之中。迷失沦陷,盲目无助。什么都不了解,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当一个被卷入的旁观者,一个渺小的旁观者。

    观察久了这里的尸体摆放,柔然玉璃竟是觉得这就像是一块阵图。这些尸体摆放的位置对应着负责阵图运转的符文,现在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是因为符文缺少,阵图并不完整。

    想到了这一点,饶是以柔然玉璃的心境都没来由的寒颤了一下。以尸体做阵图,是什么阵图需要如此残忍的条件?而且这里的尸体没有一百也有八十,然而这么多尸体却依旧不够。要完成这个阵图还需要多少尸体?完成了之后,这阵图又会带来什么?。。。

    不过,短暂的不寒而栗之后,柔然玉璃便平复下了自己的心境。这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况且就算真被自己猜中了。就现在来说,应该还没有什么危险。

    这里是一个呈四方形的宽敞空间,除了自己进来的洞口外,前方还有一个洞口通往未知的路。再次仔细打量了遍这里的一切,柔然玉璃不再停留,毅然走向了那个洞口,继续前进。

    “咔擦。”

    然而就在柔然玉璃刚刚转身背对向了此地的所有尸体之时,一道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断裂声悄然响起。声音不大,但在这寂静的空间之内却是格外的清晰。

    几乎是在声音出现的同时,柔然玉璃便直接转过了身子抬起巨弓双目死死地盯住了声源。然而奇怪的是,什么变化都没有,一切都如之前一样,没有丝毫的变化。

    幻听吗?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抱有任何的侥幸想法都不行,哪怕是自己吓自己把自己吓得一直小心翼翼绷紧神经,也比在危险来临时因为反应慢了一瞬而死去要好上无数倍。

    死者为大,应当尊敬。但柔然玉璃,天生目中无人的柔然皇女可不会在意这些。连活人都不在乎,更何况是死人?死者为大,但死者再大,也大不过一个活着的人,大不过一条生存的命。

    “轰嗡~!”

    下一瞬,一根淡银色闪射而出。先前发出声音的声源处出现了一个充满了绞杀之力的狂暴空间,白色的石床,白色的地面,皆被无情摧毁破坏。但被狂暴空间笼罩的身着白衣的尸体,却是丝毫无损。

    数秒之后,狂暴空间消散,留下了一片狼藉。而那具身着白衣的尸体,虽说没有任何的损伤,但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出手确认了一下,发现没出现什么危险的柔然玉璃终是松了口气。难道真是自己幻听了吗?唉,看来这地方还真是。。。

    “咔擦。”

    于寂静之中,一道清晰而熟悉的断裂声,再度悄然响起。

    声音一闪而逝,寂静的这里,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圣临纪5000年9月25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