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八章 坑天
    相比于临风的羞恼反应,苏星灵听得自己高祖父的话后则是一脸惊讶地问道:“高祖父,临风学姐和高祖母很像吗?”

    但是没想到,临风虚影却是摇头给出了一个否定回答:“不,不像。”

    “那您说。。。”

    “她像我的爱人,不像我的妻子。”

    “额。。。”苏星灵一时间有些没听懂,或者说,不太能接受临风虚影这句话的含义。

    说出了自己的实际情况,临风虚影倒是坦然。笑着伸手轻轻拍了拍苏星灵的头顶,他似是开玩笑但实际上却是衷心地嘱咐了一句:“以后遇上了喜欢的小伙子,一定要确认他是个老实人。”顿了一下之后,临风虚影指了指自己,补充道:“到处沾花耳草的坚决不要。”

    这一下子,苏星灵是真的哭笑不得了。这话让自己怎么接嘛?一时间想不出该怎么回复,苏星灵只好沉默以对。

    而柔然玉璃在听得临风虚影的这番言论后则是大为赞同地点了点脑袋,旋即对君雨说道:“听见没,到处沾花惹草的坚决不要!”

    君雨自然知道柔然玉璃说的是谁,不过对此君雨自然不会同意,立刻维护君林道:“他可没有。”

    “那赵诺水的事怎么说?”柔然玉璃笑着问道。

    “那是赵诺水的错,不能怪他。”君雨秒答得相当坚定。

    柔然玉璃淡然一笑,没有反驳什么。其实现在柔然玉璃也对这事彻底放弃了,因为她终是清楚了君雨对君林的感情终究有多么执着。

    不过就在这时,先前被临风虚影一句话弄得现在脸还红着的临风边后退了一步边冲着他喊道:“你这个死流氓,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啊?是人还是鬼?”

    被骂死流氓,临风虚影也不恼,闻言想了想后便对临风说道:“你就把我当人吧。”

    然而听得临风虚影的回答,临风却是挑了挑眉头:“哦,那意思是不是人。是鬼咯?”

    “哈哈,随你怎么看吧,反正我是已死之人了。而且,这一次出来,就是真正死透了。”说罢,临风虚影不禁仰天笑叹,感慨唏嘘。

    当年龙临城的最终一战,所有人都认为临风以一敌四,和敌国的一位皇级与三位王级强者周旋为正面战场拖延时间,最终光荣殉国。但事实上那时候临风并非死于敌人之手,真要说的话,大概就是临风所说的:贼老天收了自己,让自己付出代价了,涉足了“时间”这个力量的代价。

    在那关键一战,临风遇到了与之前苏星灵同样的情况。自身的生命力被瞬间剥夺,而在战斗之中,这样的突发情况就是致命的。可当初临风就是顶着自身生命力的流逝硬生生的拖住了一名皇级与三名王级,为龙临城的最终胜利取得了至关重要的时间。

    此乃真正的伟大战绩,只可惜,再伟大的战绩,也终究无法挽回临风命陨的悲剧。不过虽然死了,但临风并没有甘心。贼老天这样坑死了自己,就是因为自己触碰到了时间这个禁忌的力量。此为有伤天和之力,乃天不容。

    但是这样的力量,是临风凭自己的本事发现掌握的,这只能说是天妒英才了。不过临风这个被天妒的英才却并未妥协。在将死之际,临风赌了一次。他在自己的生命力被剥夺的情况下主动加快了自身生命力,或者说是自身时间的流逝。

    临风在那一瞬爆发出了自己一生中最快的速度,临风说过“时间就是速度”,而那时他的速度快过了时间。

    时间流逝的速度恒定。沙漏的沙子可以比作时间的流逝,而临风那超过时间的速度就好比沙漏上半部分的沙子,而且,那个沙漏的中心已被封死。除非有朝一日沙漏中心再度开通,否则上半部分的沙子,永远不会流逝。

    那条项链,就是那个被封死的沙漏。临风虚影,就是那个被封死的沙漏中上半部分的沙子。如今沙漏再度开通,沙子再度开始流逝。当沙子流尽,临风,也就彻底死亡。

    当初临风将死之际拼出的时间也就这么一点点,大概十分钟都不到。自己最后的这么点时间,临风也本就打算是一次性用完的,用在该用的时候。只是没想到,这个时间,等了一百多年。

    临风这一次做到最关键,也是了却自己心愿的两件事。一是救回了苏星灵的命,二是教会了苏星灵如何瞒天过海,在不损自身的情况下使用那份天不容的力量。

    临风这一百多年来一直等待的就是苏星灵之前那样的情况发生,只要感应到了这熟悉的时间流逝之感,临风就能确认等到了对的人。因为他相信,终会有后人与自己一样优秀,甚至是比自己更加优秀。到了那时候,贼老天肯定也会对那后人进行扼杀。而被贼老天给坑死了的自己到时候就站出来帮那优秀的后人一把。

    一同,坑了这天。

    若不成,自己最起码也不留遗憾了,望后人再接再厉。若成了,那就当是自己报复成功了。连这贼老天都能报复成功,哈哈哈!人生不过如此了。

    虽然结果如何,他是无法等到了。但他衷心希望,苏星灵,自己的这位优秀的后代能够成功。嘿,说起来临风自己也都不敢相信,自己等待的后人,竟然是自己的后代。。。

    是该说祖宗的债后代来讨而感到高兴呢,还是该说这贼老天是算计好了要把自己这一脉坑死坑绝了而感到悲哀呢。

    仰望着这悠悠苍天,临风虚影面露洒脱的笑容。悄然间,他的虚幻身影开始淡化,忽有清风拂过,吹起点点近乎透明的淡白光点。

    一旁的苏星灵发现了这一情况,意识到了什么的她一下子哭了起来,伸手抱住了临风虚影大声哭喊起来。

    不过此刻,他已经听不见什么声音了。

    在这最后的时间,他缓缓抬起手,慈爱地抚了抚苏星灵的脑袋。

    是帮自己讨债,还是步自己的后尘。不过不管是哪种情况,临风也管不着了。属于自己的年代,属于自己的世界终究已经过去。现在,未来,全由这群小家伙来掌握开创了。天命也好,人命也罢。自己的命,自己管着。

    愿自己这个可爱的后代,能做到那所谓的。。。

    我命由己,不由天。

    圣临纪5000年9月25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