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六章 好名字
    当苏星灵睁开双眼的时候,君雨和柔然玉璃才发现苏星灵的眼睛。。。如盲人那般黯淡无光。

    她们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这是真的,但事实,正是:苏星灵的双目已经失明。

    然而。。。比起双目失明,更加严重的问题是苏星灵的生命流逝。

    这是吕铭光也从未见到的情况,之前都好好的,一整夜都好好的。可就是在苏星灵转醒之际,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瞬间花白,原本的朝气蓬勃也变为了暮气沉沉。苏星灵的生命力就在这么一瞬间仿佛被什么可怕的东西夺走了一样,这一情况令吕铭光这个见过了无数生老病死的医者都感到毛骨悚然,亦愤怒无比。

    不管导致苏星灵变成这样的到底是什么,吕铭光作为一名医者,见到一个人的生命被这样剥夺,铁定无法容忍。

    可,就算再愤怒再无法容忍,吕铭光也没法挽回苏星灵逝去的生命力,只能吊住苏星灵的最后一口气。

    这到底是为什么,其他人不知道。但是苏星灵自己,却清楚。

    这是代价,是苏星灵昨天刺出那一剑的代价。时间,乃是禁忌的力量。无论是什么,涉及到了这个禁忌的领域,都没有好果子吃。

    那一剑,是为了杀掉一头元灵兽。就因为杀死了一头让杀死自己的元灵兽而付出这样的代价,值得吗?当然不值得。不过苏星灵却并不后悔,的确会有许多许多遗憾和不舍,但苏星灵没有感到后悔。

    那一瞬,那一剑的体悟,人生有此领悟,也满足了。其实苏星灵也不禁好笑的想到:这大概是为了公平,所谓天妒英才嘛。自己感觉如果自己能够成长强大起来的话,那可能。。。会天下无敌了吧。毕竟那,可是时间的距离。

    下一刻,苏星灵睁着目不能视的双眼看着君雨和柔然玉璃所在的方向,声音轻柔地笑道:“君雨。。。玉璃。我好像快要死了。。。”

    苏星灵带着笑说出的这一句,令君雨和柔然玉璃终是抑制不住,哭出了声,让苏星灵听见了自己的哭声。

    听见了君雨和柔然玉璃的哭声,苏星灵这次却第一次坚强的没有落泪,而是保持着笑容,旋即撒娇似地说道:“我。。。怕说不了那么多话,我想。。。能死在你们怀里。”

    君雨和柔然玉璃闻言后没有回复,也没有犹豫。直接上前一左一右地坐在了苏星灵身边,温柔地抱住了苏星灵冰凉的身体。

    “哎嘿嘿~。。。好暖和,不冷了。”

    乖乖地靠在两人的怀中,苏星灵心中一片宁和满足。感受着熟悉的温暖,感到身体愈发冰冷的苏星灵嘴上一直喃喃着“不冷了”。

    喃喃着,喃喃着。苏星灵的声音由低微转至消失,双目也轻轻闭合。察觉到了这一情况,君雨和柔然玉璃终是大声哭喊了起来。“星灵!”“星灵!”地叫喊着,似是希望把苏星灵重新叫醒。而她们怀中的二人,却已是停止了声息。

    “咚!”

    一道沉重的敲击声响起,是吕铭光愤怒而自责拍案。这不是他的失职,这是实属无能为力。但比起无能为力,吕铭光更希望是自己的失职。因为无能为力。。。实在是太无奈了。太无奈了。。。

    苏星灵是天临学院的学员,是他光院的学院。他作为光院院长,作为苏星灵的导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学员人生止步于青春花样的年华,这对于一名医者,一名教育者来说,太过痛苦。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奇异清灵的响声悄然出现于病房之中,而这声音源于君雨的空间戒指之中。下一刻,一条项链突然自主从君雨的空间戒指之中飞了出来,悬浮于苏星灵的前方。

    见到这条项链,君雨不禁愣住了。这条项链是当初林离送给君雨的礼物,这是林离曾经在一处秘境之中发现的,可结果他也搞不清楚这条项链有什么用处。不过由于外观美观,林离就把这条项链送给了君雨当做护身符。

    君雨则因为从不带什么饰品,所以就把那条项链守在了空间戒指之中随身带着,就当是能起到护身符的作用了。

    而此刻,这条被当做护身符用的神秘项链却突然展现奇异。紧接着,不等病房内的众人产生更多的疑惑,悬浮于苏星灵身前的项链便释放出了一抹近乎透明的淡白色光芒。这光芒的颜色,与天临学院的代表色一模一样。

    淡白色的光芒柔和却夺目,数秒之后,光芒消散,取而代之的一道人形虚影出现于众人的视野。

    虽说是第一次见到这人形虚影,但是君雨,柔然玉璃,临风与吕铭光都一下子认出了他。因为。。。他和天临学院内的那尊雕像几乎一模一样。

    他,是临风。

    临风虚影缓缓落地,无声无行,他就这么静静地立着,便有一种威严散发。不令人敬畏,但令人折服。落地之后,临风虚影睁开了双眼。他看着苏星灵,淡漠威严的眼神泛起了一抹慈爱之色。

    下一秒,临风虚影突然轻声说道:“贼老天,我已付出了代价。管了我一个就够了,我的后代,你就别想再管了。”

    他的声音很好听,听起来令人感觉如沐春风。他的声音很轻,却透露着一份重,连天都能压垮的重。

    随着临风虚影的话语落下,病房之中突然出现了阵阵清风。清风遍布病房之中,最终则尽数归入苏星灵的体内。

    随后,临风虚影伸手拿过了悬浮于空的项链,并打开了苏星灵的双手,轻轻地将项链放于苏星灵的掌中。

    放好了项链,临风虚影便盯起了苏星灵的脸庞。越看,脸上的表情越柔和,越看,眼中的神色越慈祥。

    数秒之后,临风虚影重新直起了身子。面带微笑地环顾了下苏星灵周围的四人,他声音温和地问道:“她叫什么名字?”

    “苏星灵。”率先出声回答这一个问题的,是临风。

    听得临风的回答,临风虚影笑着点了点头,语气欣慰地感慨道:“苏星灵。。。好名字,好孩子。”

    “我,叫临风。”

    下一刻,临风突然补充了这么一句。

    临风,闻言,沉默。沉默了片刻之后,语气赞叹地回了声:“好名字。”

    圣临纪5000年9月24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