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四掌:跟着你走
    藕糯凤给人的感觉是直来直去,性格坚强。但她实际上是一个心思细腻的女孩,是一个内心柔弱的女孩。

    此刻对君林提出了这样的询问,这对藕糯凤来说甚至比主动告别更加令人害羞。不过就算再害羞,她还是倾尽了全部的勇气以及对未来的美好向往开口了。

    藕糯凤没想着君林会拒绝自己,但结果就是君林拒绝了她。

    见到君林摇头,藕糯凤的表情逐渐呆滞了。呆滞了许久,许久。许久之后,藕糯凤的眼中泛起了泪水。但在泪水落下之前她便转过了身子,未让君林自己见到自己落泪,也未让君林听见自己哭泣。

    君林的拒绝,让藕糯凤真的很难过。她现在没有想君林为什么会拒绝自己,而是感到自己期待的美好未来似乎多了一层淡淡的黑色,变得阴霾。

    胡乱地摸干了自己脸上的泪水,废了好大的努力终于止住了泪水的藕糯凤终于转了回来。抽了下鼻子,她看着君林,问道:“你是要,回到你自己原来的生活吗?”

    藕糯凤表现的很平静,没有什么愤怒失态。她大概能够猜到君林拒绝的原因,所以现在向君林确认。

    而君林听得藕糯凤的这一询问后则是点了点脑袋,表示承认。

    见到君林点头,藕糯凤突然笑了:“没想到你还挺恋旧的。”不过在顿了一下之后,藕糯凤就语出惊人地说了一句:“既然如此,那我就跟着你好了。”

    君林闻言,表情一愣。

    “你不是一直一个人吗?等脱离了这里后我就跟你回去看看。我倒是挺好奇你是怎么一个人过日子的,会不会很逍遥自在?”

    而对于藕糯凤的这番好奇,君林只是苦笑着挠了挠。除了苦笑,还是苦笑。

    跟着自己?君林自然不可能让这事发生。不过君林现在也不在意怎么回复,毕竟到时候。。。别说藕糯凤跟不了自己,她能不能在五大国切磋交流赛之中活下来都是个问题。

    在君林看来,藕糯凤是煌凤国人,立场终究不同。如果到时候真有不得不出手的时候,自己这个藕糯凤认为的“身边的同伴”将会变成对藕糯凤造成最大伤害的敌人。

    反正不管怎么说,藕糯凤都无法跟着自己离开,君林觉得最大的可能就是藕糯凤最终跟着寂大少回去成婚,也希望最好是这样。自己没有不必要的麻烦,她这个淳朴心善的姑娘也能过上好日子。

    而下一刻,令君林没想到的是藕糯凤突然说了这么一句:“我反正也无家可归了,本来也没想好要去哪儿。到时候跟着你,彼此有个照应,我也能好好教你认字写字。”

    无家可归了?

    听得这四个字,君林有些惊讶,他没想到藕糯凤竟然有着可怜的身世。抿着嘴用鼻子轻呼了口气,君林在两秒之后伸手拍了拍藕糯凤的肩膀,无言地安慰了一下。

    藕糯凤也知道君林拍自己的肩膀是安慰自己,她有些意外,但还是由衷地向君林说了声:“谢谢。”

    君林回以了一个微笑,轻轻摇了摇脑袋表示不用谢。

    看着君林脸上的微笑,藕糯凤也露出了一个笑容。笑颜在橙黄色火光的照耀下显得美丽而温暖,甚是迷人。

    “你是同意了吗?”带着美丽的笑容,藕糯凤如此问道。

    由于结果不会改变,君林也不在意此刻的回答是什么。所以君林这是也不破坏藕糯凤的心情,点了点脑袋。

    见到君林的这个点头,藕糯凤心中之前的所有坏心情瞬间一扫而空。那抹上了一层阴霾的美丽未来重新变得清澈起来,且愈发璀璨。她很期待,很期待将来和黑芝麻一起生活的日子。

    自己一辈子都没去过传说中的大城市,到时候自己和黑芝麻到大城市里去,一起见识下大城市里头的样子,那一定会是段很棒的经历。听说那种大城市里面有许许多多的人,十分适宜居住。最关键的是还有专门给自己和黑芝麻这个年龄段的人上学的学院。

    想要变强,去学院学习是必不可少的。不管是为了复仇还是为了复仇后的生活,强大的实力是必需的。所以藕糯凤的上学梦相当坚定,她渴望从这里脱离之后进入大城市到一个学院里去学习。当然了,她也会帮助黑芝麻也能够上学的。

    藕糯凤喜欢待在君林的身边,因为自己在君林身边会感到一种安静的感觉。就如同一见钟情那种不可思议的事情,有的时候和一个人相处短短一天也会依恋上彼此相处的感觉,藕糯凤就是这样,她并不是喜欢君林这个人,而是喜欢和君林相处时那种心宁安静的感觉。

    藕糯凤觉得这或许是因为黑芝麻不能说话的缘故,也许这是不能说话的人特有的力量吧,让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下来的神奇力量。

    在好心情的影响下,藕糯凤让君林坐下,说是要让君林体验一下自己的针灸,扎上几针好让君林睡个好觉。针灸是个很费神的时候,对于藕糯凤这种并不算特别熟练的人来说则要更加费神。藕糯凤一般很少为他人针灸,但此刻藕糯凤罕见的主动提出了这点。就算会很累,但自己心甘情愿。

    而君林对此也没有拒绝,君林对针灸也挺好奇的。他不太了解针灸,只听闻针灸是个深奥的大学问,十分玄妙。反正君林也不怕被针扎伤,试试就试试吧。

    不过。。。就在君林刚刚坐下之时,远方便有数道人影朝着这里快速跑了过来。是寂公爵府的卫兵,他们负责把藕糯凤安全地送回去。现在天色已晚,寂大少的未婚妻一个人在外面乱跑,这很不好。

    卫兵来抓自己回去,藕糯凤也没有进行什么无意义和不必要的反抗。只是要求那几名卫兵不要找君林的麻烦后便任由卫兵带着自己返回了。

    未来的大少奶奶开口,再加上那几个卫兵也得知了君林今晚打来了让他们心喜的猎物。所以那几个卫兵也没有为难君林,呵斥君林赶紧乖乖滚回去睡觉后就离开了。

    没体验到针灸,君林也没什么失望,毕竟君林现在也的确想好好睡一觉了,不扎针早睡觉也挺好。

    跑到了睡觉的地方,看着因为大部分奴隶没有回来而显得相当空闲的草席。君林想了想,然后在最外围地带直接一趟。也不占草席,天为被地为床,安然入梦乡。

    圣临纪5000年9月24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