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三章 你愿意吗?
    一个贵族大少爷,在一个奴隶面前弯下了自己的腰,并且是为了给一个奴隶自由选择的机会。这样的事情在奴隶制度泛滥的煌凤国中可谓是骇人听闻,根本不会被人相信。

    而这样的事情就是这么发生了,看着这一幕,一旁的藕糯凤心生感叹。不管寂大少是装模作样还是真心而为,能够做到这一点,足以说明他的心性非比寻常。寂公爵府未来的家主是这样的人。。。藕糯凤觉得这对自己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心生感叹的同时,藕糯凤也期待起了君林的选择。虽然藕糯凤大概清楚了君林的软弱性子,但她还是觉得这一次,黑芝麻不会接受这瓶药。而且她也希望君林这次能够强硬一回。这毕竟是奴隶与奴役者之间的问题,和之前几次黑芝麻不顾自尊认怂求饶的事件是有着本质区别的。

    藕糯凤现在仍是把自己列为“奴隶”这个范围之中的,所以对于寂大少这个“奴役者”,她有着难以改善的厌恶。她依然把君林视为自己人,所以她希望黑芝麻能和自己一致对外。黑芝麻,拒绝寂大少的这瓶药吧!这是立场之争!

    结果下一刻,藕糯凤就一脸欲哭无泪地看见君林动作利索地直接弯腰将地上的小药瓶捡了起来,然后还对寂大少回以了一个感谢的欢喜笑容。

    白拿一瓶药,君林心里高兴,自然笑得欢喜。君林可不管什么真情假意,他只知道能从让这个寂家大少爷让进空间戒指里的药剂肯定不会差。这种有医疗效果的药剂可是好东西,君林的空间戒指里可从未有过,这瓶收着,有备无患。

    见到君林的选择,藕糯凤心里不高兴。但寂大少却是感到欣慰,因自己帮到了君林,为一个奴隶提供了帮助而高兴。

    寂大少决心等到了自己真正掌权之后,就立刻废除寂公爵府的奴隶制度。如果可能的话,他会为整个煌凤国奴隶制度的废除做出贡献。一个国家想要发展,奴隶制度只会是绊脚石,于国无益。废除煌凤国的奴隶制度是寂大少的梦想,而现在见到君林收下了自己的药瓶,寂大少觉得自己朝着梦想又前进了一小步。

    对君林回了句“不用谢”之后,寂大少忽而叹了口气,旋即面色略显苦涩地向君林如实说道:“哑巴也是残疾人,在煌凤国的奴隶制度中是不准被抓残疾人做为奴隶的。只不过在这儿偏远的地方,也没人能管得了。对不起,你本不该遭受这一切,可我没能力阻止。”

    “什么?!既然有这规定,那,那不能放了他吗?”

    寂大少闻言后没有回话,只是冲着藕糯凤无奈地摇了摇头。抓残疾人进行奴役的确违反了煌凤国的奴隶制度,可是在这山高皇帝远的地方,没人管,也没别人看见。这,真只能算这个可怜的哑巴倒霉了。

    煌凤国之中奴隶到处都是,可是了解煌凤国奴隶制度的人却并没有多少。可以说奴隶们是都不清楚这些的,清楚这些的人也不会被抓为奴隶。

    而寂大少此刻将奴隶制度中的一个规定讲了出来,其实是了激发君林心中的反抗和不屈。他要让君林因为受到不公而保持反抗的精神。只有奴隶一直不放弃反抗,才有反抗成功的希望。

    寂大少的想法是好的,只不过他不会知道这对于君林来说根本不会造成什么影响。大概唯一的产生的改变,就是让君林对这个寂公爵府印象更差了。

    说好不抓残疾人还抓,目无法律!无法无天!嗯,虽说自己也不是残疾人。。。但该骂的还是得骂!

    心中愤慨怒斥,但君林的脸上却是露出了卑微而带些惶恐的笑容。而君林的卑微笑容落在寂大少眼中则是让寂大少在心中发出了一声哀叹,在好言安慰了一番君林后便转身离开了。

    寂大少离开,场面又再度变为了君林和藕糯凤的独处。

    沉默地看着君林,藕糯凤突然没好气地伸手打了一下君林的胳膊:“你怎么就这么软骨头啊?刚刚你就应该把那药瓶直接甩他脸上!”

    听得藕糯凤训斥,君林不禁回以了一个无奈的苦笑。甩他脸上。。。先不说浪费药剂,这一甩天知道会甩出什么事情来。万一那个寂大少的好人形象是装出来的,那自己就完了。

    下一刻,藕糯凤就对君林伸出了右手,摊开了手掌。

    君林看着这只伸过来的手中,一脸疑惑。

    等了几秒见君林没反应,藕糯凤眉头一皱出声催促:“发什么呆?把药瓶给我,我给你涂药。”

    得知藕糯凤原来是要帮自己涂药,君林便笑着摆手拒绝了。自己的脸根本没受什么伤,甚至连疼都不疼。这药涂了不是浪费吗?

    而藕糯凤见君林拒绝,则把原因归为是君林不好意思,旋即她便正色说道:“别想那么多,你自己又看不见自己的脸,涂不好。”

    不是,姑娘。涂个药而已,抹均匀了不就好了,哪管看不看得见啊。。。

    为了不白白浪费珍贵的医疗药剂,君林再次摆手,坚持拒绝。

    “你给不给?”藕糯凤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危险了。

    面对藕糯凤不善的语气,君林态度依旧坚定,丝毫没有畏惧。然后,一脸不屈的君林左脸就又挨了一拳。

    藕糯凤的这一拳可比之前那个奴隶的拳头狠多了,反正君林是被这一拳打的疼得龇牙咧嘴,越咧越疼。

    而就在这是,藕糯凤的右手再次摊开伸到了君林面前,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把药给我吧,你现在受伤了。”

    君林:“。。。”

    为了防止这暴力的姑娘打出第二拳,君林最终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把小药瓶放到了藕糯凤的右手手掌之上。

    唉~就这么小的瓶子,里面的药剂更是少得可怜,这要是涂自己脸上怕是一半就没了。

    接过了小药瓶倒出了点药剂,看着色泽光润的淡青色药剂并闻了闻药剂散发出的药香。藕糯凤撇了撇嘴嘟囔道:“看起来还挺高级。”

    将掌中的药剂搓至温热,藕糯凤上前一步,左手升火照亮君林的脸庞,右手贴在了君林的左脸上,轻轻搓揉起来。

    药剂上脸,君林顿时感到自己的左脸由温热转至清凉,说不出的舒服。看来藕糯凤之前的判断没错,这药是挺高级的。而这也让君林更加心疼起来,这么好的东西就这么给浪费了。。。

    默默地搓揉了一分多钟,藕糯凤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黑芝麻。。。到时候,你愿意跟我走吗?”

    听得藕糯凤这莫名其妙的一问,君林也是莫名其妙地眨了眨眼睛。

    迎着君林疑惑的眼神,藕糯凤轻柔一笑,带着一丝憧憬与向往轻声说道:“五大国切磋交流赛之上,我会努力让大众关注到我,真正脱离寂公爵府的管控。到时候我也会帮你离开这里,自由之后,你愿意跟我一起吗?。。。我想离开煌凤国,找一个全新的地方过上新的生活。一个人会无聊,我想有个同伴。”

    说罢,藕糯凤垂目轻呼了一口气。在等了数秒之后,眼神认真地盯住了君林的双眼,发出了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的询问:“黑芝麻,你愿意吗?”

    藕糯凤的询问,充满了希冀。

    而君林的摇头,带来了绝望。

    圣临纪5000年9月24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