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二章 药
    一拳打君林打到在地,那个奴隶的脸上不禁露出了爽快肆意的神色。这哑巴之前有藕糯凤罩着,自己不敢动他。现在没了保护伞,他还敢在自己眼前跳来跳去,这就是找死!

    对着趴在地上想要爬起来的君林补上一脚,那个奴隶对着周围其他四名奴隶面露凶恶笑容地说道:“来来来,一人一脚,一个一个来,谁都别给我少踹!”

    那个奴隶,一直喜欢着藕糯凤。昨天自从看到君林和藕糯凤腻在一起后他就对君林心怀不满,想要找机会报复君林,让这个死哑巴知道自己喜欢的妹子可不是他能够靠近的。

    然而如今藕糯凤成了寂大少的未婚妻,那个奴隶不能也不敢对寂大少实施报复,于是就将自己心中的嫉恨之火转移到了君林身上。拿君林出一顿气,幻想着自己打的人是寂大少,自己成功报复了,让抢走自己女人的家伙付出了代价。

    “你们在干什么?!”

    不过就在其他四名奴隶停了那个奴隶的话准备下脚之时,一道蕴怒的喝声突然响起,令围着君林的五个奴隶一下子愣在了原地。这声音对于他们来说太熟悉了,因为这是藕糯凤的声音,是每一个奴隶做梦都会梦到的女神之音。

    到了晚上,藕糯凤终于有了自由活动的时间。藕糯凤正是想着利用这段时间走出来透透新鲜空气,并且去看看自己可能再也不会接触到的奴隶生涯中的一切,回来怀旧一下。结果没想到刚走到睡觉的地方,就看见了自己最厌恶的欺凌事件。而且那个被欺负的人,略显眼熟。。。

    快步走了过去,藕糯凤越过了五人的包围圈,正好见到了君林爬起来的一幕。

    “黑芝麻。。。”

    看着君林喃喃了一声,藕糯凤旋即瞪着双眼环视了那五个奴隶一圈,沉声说道:“不准再找他的麻烦!现在就走,否则后果自负!”

    原本没有寂大少的关系,那五个奴隶就对藕糯凤心怀敬畏,折服于藕糯凤的自身实力。现在又加上了“寂大少未婚妻“的这个恐怖身份,所以藕糯凤的话语,自然无一个奴隶敢反对。

    那五个奴隶闻言后也没有任何废话,看也不看君林和藕糯凤二人低着头迅速离开了。

    赶走了那五个奴隶,藕糯凤看着君林,看了几秒后,忽而感慨笑道:“我一走你就被欺负了,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听得藕糯凤的感慨,君林也是一笑,挠了挠脑袋。

    而见到君林的这一反应,藕糯凤却是没来由的感到生气,突然板起了脸教育君林:“以后再碰到这种事你必须要强硬起来,你越是软弱就越是会招人欺负。哪怕你打不过别人也不让别人白打你。”

    君林闻言觉得有理,笑着点了点脑袋表示自己听进去了。

    见君林点头,藕糯凤又忽然没了脾气。无奈的轻叹了一口气,藕糯凤抬手释放出了一道橙黄色的火焰,用火光照亮了君林的脸庞,藕糯凤问道:“被打倒那儿了?我帮你看看。”

    君林指了指自己被打了一拳的左脸。

    “这儿?。。。看不出什么来,看来没什么事。”顿了一下之后,藕糯凤又补了一句:“你的脸皮果然很厚。”

    面对藕糯凤的这一评价,君林回以了一个无奈的苦笑。不是自己的脸皮厚,而是那货没吃饱饭,拳头根本没什么力气。幸亏自己之前反应快配合了一个假摔,否则估计就露陷了。

    确认君林没什么事,藕糯凤虽然不舍,但还是和君林告别了。她很清楚,现在的自己靠近黑芝麻,对黑芝麻来说有害无益。为了避免一些麻烦的流言蜚语导致黑芝麻蒙受不白之冤,自己还是赶紧走吧。

    然而。。。

    “糯凤。”

    正所谓怕什么来什么,就在藕糯凤刚刚准备离开之时,一道温和的声音便于不远处悄然响起。声音的主人不是他人,正是寂公爵府的大少爷。

    此刻寂大少也是孤身一人,说来也巧,和藕糯凤一样,他也是利用晚上这段闲暇时间出来散散步,放松一下自我。

    他并未去藕糯凤的帐篷,因为担心大晚上的去打扰会引得藕糯凤误会。结果没想到自己随处乱逛,竟然撞见了藕糯凤。而且还有。。。一个奴隶。

    其实寂大少对于君林是有影响的,昨天新发现的哑巴奴隶。当初发现君林是个哑巴,寂大少是更加于心不忍不想抓捕君林。但无奈的是在这里,自己的话语权并不是最高。

    这里的最高权力者实际上是那个卫兵头子,如果当初君林是被普通的卫兵发现,那么寂大少还能开口下令放了君林。可昨日发现君林的是那个卫兵头子,这一下,当初一起跟来查看情况的寂大少就没话好讲了。

    现在撞见这一情况,恐怕大部分男子都会对此产生误会,但是寂大少并未如此。虽说自己的未婚妻大晚上的跑出来和另一个男人待在一块儿,哪怕什么都没有,但还是会让寂大少心里有点不舒服。不过寂大少还是很冷静,没有对君林产生偏见。

    下一刻,见到了寂大少的藕糯凤微微抿嘴,在顿了一秒后还是走了过去,问候了一声:“大少爷。”

    寂大少微笑着对藕糯凤点头致意,旋即看向了君林,声音平和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藕糯凤如实回道:“他之前被人打了,我替他看看伤势。”

    “哦?”寂大少的眉头不禁皱起。

    迈步上前走到了君林面前,寂大少立定之后,从空间戒指之后取出了一个小瓷器药瓶递向了君林。

    看着眼前的小药瓶,君林一脸疑惑意外的表情,没有伸手去接。

    君林没动,寂大少也不感意外。缓缓弯腰将小药瓶放在了君林身前的地面上,寂大少起身后说道:“虽然我知道你对我反感,但这瓶药对你没坏处,涂在受伤的地方能止痛。药就放这了,收不收由你。”

    圣临纪5000年9月24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