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一章 大哥们别!
    源源不断,宛如无穷无尽。无数黑色气息前赴后继地涌入君林体内,如此恐怖的元力量别说是元素使了,时间久了,修为更高阶的人也会被撑的爆体而亡。

    就如同君林无法承受一下子量过猛的攻击,此刻这般大规模的元力涌入体内君林同样也承受不住。君林那诡异的元力的确没有上限,但元力的增长也应该如吃饭要一口一口吃,不能一次性吸纳过多。

    仅仅一秒时间,君林的脸色就瞬间骤变,当即转身朝着通往外面的洞口冲去。现在君林是连开口说话的功夫都没了,因为君林感觉自己一张口反而会导致这些黑色气息涌入的更快。

    君林此刻真的感到了生命威胁,说起来也是好笑,曾经无论是面对强大的敌人或是元灵兽,甚至是掉入岩浆湖中,君林都从未像现在这样感到自己离死亡是如此接近。这感觉,大概可以说是所谓的撑死吧。。。

    一种几乎要爆炸的恐怖感觉充斥着君林全身每一个角落,君林的躯干四肢乃至整张脸都变得臃肿起来,看起来直接变成了另外个人。而君林周围的黑色气息似是察觉到了君林已经濒临极限,旋即便更加疯狂地涌入,定要搞死这个有点诡异的人类。

    君林是不知道黑色气息要弄死他的,他现在以为是那些黑色气息被自己追了那么久结果回心转意,让自己能够修炼个痛快。而对此,君林只想大呼:大哥们别!够了够了!

    奈何,开不了口。

    “滚!”

    然而就当君林真要撑不住的时候,他脑袋上圆滚滚的阴体突然浑身泛起了白色的光芒。虽是白光,但这白光却给人以一种极致阴冷的感觉。白光出现,那些欲涌入君林体内的黑色气息瞬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隔,无法靠近君林体表一厘米的距离。

    君林此刻并未多想,直接趁着压力停止增长的这个时机向洞口狂奔而去,一路拼死咬着牙憋着气拿出自己最快的速度狂奔了将近一分钟,不知又踩碎了多少枯骨。头晕目眩的君林在即将两眼一黑之时终是冲出了这片死地,脸朝地扑出了洞口。

    所幸,君林的脸最终并未着地。因为君林那圆滚滚的大肚子率先触碰到了坚实的地面,充当了一回弹性肉垫。

    肚子挨了这么一下,君林不禁嘴巴一开。那些黑色气息并未涌出,不过君林总算是喘了一口气。这口气一吐,君林瞬间出了一身大汗,宛如刚被一大桶水泼了一身。

    心有余悸地回头一看,君林不禁一愣,那个黑色洞口不知何时消失了。周围依旧是一片静谧的山林,什么诡异的阴风,黑色洞口就如同从未出现过一般。只不过体内让自己身体膨胀的黑色气息,让君林确认自己之前经历的一切都是真的。

    很奇怪,但此刻君林也顾不上疑惑了。君林想要坐下进行修炼炼化这些黑色气息,但全身肿成了一个球的君林竟是连盘坐都坐不下来。无奈之下,君林只好往地上一躺,任由自己的元力自行将那些黑色气息吸收转化。

    这感觉。。。

    还别说,挺安逸,很享受。躺着不动,元力自动增长。这样的修炼方式令君林难以形容其美妙。这让君林不禁心想:如果自己能够自由进入那片死地的话,得吸收够了足够的黑丝气息在出来,任由自己的元力将之进行转化。那么如此一来自己在这里当奴隶白天所浪费的修炼时间就能够弥补一些了。

    待身体恢复正常之后,君林便盘坐起来进行修炼,将体内所有的黑色气息尽数炼化为自己的元力。从洞中出来到将体内黑色气息尽数转化,一共也就花了五分钟左右的时间。

    好在现在时间还来得及,为了赶回去睡觉以及不让他人生疑,君林直接起身赶了回去。

    。。。

    临近晚上十点,君林一副累成狗的模样拖着一大头猪型元灵兽回到了寂公爵府队伍的驻扎地。

    见到君林拖着这么一大头元灵兽回来,负责接收的卫兵和一些已经完成任务回来的奴隶颇为惊讶。一个人完成了打猎任务而且还打了个这么大猎物,难道这小子有点本事?

    不过很快,当他们看清君林拖着的那头元灵兽之后。他们的惊讶就变为了释然,同时还感慨君林的运气是真的好。这种元灵兽只有一阶,一阶元灵兽在晚上可是相当难见到的,而且君林拖回来的这头还是典型的“理想猎物”。实力弱,但肉多,且肉质肥美。

    这种猪型元灵兽还是很受这里的卫兵们喜欢的,所以当看见君林拖回来的这头猎物后,当即就有两名靠得较近的卫兵上前接过了手,并且还心情好的缘故也没有为难君林什么,直接把君林赶回去睡觉了。

    见到这一幕,不少辛辛苦苦打到了猎物回来却还要被卫兵一顿臭骂甚至挨上点拳脚的奴隶瞬间心理失衡。他们嫉妒于君林的好运,君林让他们很不爽,所以他们想报复一下这个新来的哑巴。

    没办法,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那些奴隶们都很容易因为一丁点好的事物就欢天喜地,也更容易因为一丁点不好的事物就爆发出很大的负面情绪。

    一路跟随着君林回到了睡觉的地方,到了地方之后。有五名奴隶突然加速上前,围住了君林。

    被五人围住,君林一脸疑惑地看着五人,呆站在原地没有摆出什么准备打架的架势。而这一点令那五个奴隶心中底气更盛,这是什么?这是示弱,畏惧的表现。不敢动?那就更好打你了啊。

    “臭哑巴。”这时,位于君林正前方似乎是五人首领的奴隶突然喊了一声君林。

    听得这一句,君林转头看向了他,眼神疑惑,静静的等待下文。

    而下一刻,那个奴隶就对着傻站在原地毫无防备的君林的脸一拳挥了过去。还附带了一声:“卧槽尼玛!”

    “砰!”拳脸接触。

    “噗咚。”君林应声倒地。

    圣临纪5000年9月24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