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九章 素质高
    没有任何预兆,周围的山林瞬间一变,脚前是悬崖,眼前是一片辽阔的山川。

    跳下悬崖不是问题,君林可以靠着自己独有的飞行方法飞上来。可问题是君林纵览山川,并没有看到什么植物,有土有石有水,却偏偏没有木。照理说有河流小溪的地方附近应有植物生长,但这山川之中,没有,最起码君林看得到的地方,没有任何植物。

    这是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因为这意味着找了半天愣是没找到能够用于生活的木材。这时候君林是不禁心生感慨,心想如果自己是火属性之人该有多好。

    去下方的山川之中一探究竟继续寻找木头?君林想了想,还是算了,

    如果继续深入到头来还是没生起火吃到烤肉的话,那可就亏大了。而且君林看着下方的一片宁和山川,却是感到有种莫名的危机感。算了,还是直接赶回去睡个好觉吧。已经白跑了许多路了,浪费了许多体力。现在回去,不算太亏。

    该停的时候就得停,君林不会抱有什么侥幸心理。

    心中有了决定,君林便没有任何犹豫地直接转身原路返回。然而。。。君林想走,可下方的山川反倒是不让走了。

    就在君林转身刚刚迈出第一步之时,一阵相当诡异的大风从山里之中突然出现,直直地对着君林吹去。这大风十分强劲,再加上原本只是偶尔有点微风的山林突然吹起了这么大的风,打了君林一个措手不及,离悬崖只有一步之遥的君林就这么直接被吹了下去。

    被吹落悬崖的一瞬间,君林是一脸懵逼的。自己记得已经听说过什么站在悬崖边上被风吹下的笑话,君林也只把这事当成笑话。而当自己身临其境的时候,君林的确也笑了,只不过是哭笑不得的苦笑。

    君林能笑的出来,是因为自己心里有底。一柄漆黑巨镰瞬间出现于手中,君林手持镰刀对准上方直接一甩,旋即锁链一收,瞬间上升至悬崖之上,然后就索性向前方扔镰刀打算飞回去了。

    “呼唔唔~!!!”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猛烈的狂风呼啸而起,以压倒之势把君林向前甩出去的漆黑巨镰吹倒了回去。

    “我靠?”

    赶忙接住了吹到自己脸上的巨镰,被狂风吹的离悬崖边又远了几米的君林当即咬牙对着悬崖边又是甩出一镰刀。

    “呼唔唔~!!!”

    再一镰。

    “呼唔唔~!!!!”

    还一镰。

    此刻君林是真的怒了,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和这诡异的狂风死磕下去。这特么的到底是什么鬼风?是有人藏在暗处故意折腾自己,还是这里的特殊现象?不管是那样,自己要回去啊!

    人愿成事,事与愿违。君林想要飞回去,可这霸道诡异的狂风就是吹的起劲。而且这狂风还胜在持续性,君林的镰刀要一下一下的扔,但风却是一刻不停地吹。吹着吹着,把君林越吹越远。

    待君林被吹退了五十米之后,那诡异的狂风就一下子停止消失了。突然松了口气,但君林心情却没有好起来。继续甩出了一镰,重返五十米距离之内。那狂风又突然再现,毫不客气地把君林给吹了回去。

    这一次被吹退,君林是不抵抗了。自由落体,在临近地面时抓准时机释放“黑暗,杀”缓冲落地后,君林对着悬崖上方沉默地竖了一根中指。而后,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虽说可以无休止地和狂风拼下去,但君林知道这只是毫无意义地浪费时间和体力。望着上方的悬崖挠了挠脑袋,君林在休息了一会儿后站起了身子,想试着能不能爬上去。

    走进五十米距离。。。没事。

    走到了悬崖底部。。。没事。

    往上爬。。。诶,还是没事。

    爬了上去重新站在了悬崖边上!

    “呼唔唔唔唔~!!!”

    在心中爆了声粗口,重新落地的君林又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数秒后,突然心中默念道:“出来吧。”

    下一刻,伴随着一声喜悦的“滚!”,一个白色圆球从君林的心口处钻了出来,显得颇为兴奋喜悦地围着君林乱飞。

    精准地一把抓住了乱飞了的阴体,君林揉捏着软软的阴体,认真说道:“话说,我给你取个名字吧,总不好滚滚滚的叫你。”

    听得君林的话,阴体期待地回以了一声:“滚~”

    下一刻,君林就直接说出了心中早已想好的名字:“就取名:素质高。”

    “滚嗯!”阴体似是对这个名字相当满意。

    “好,素质高。”

    “滚?”

    “飞上去看看,看看会不会那风会不会刮。”

    对于君林这种粗鲁的驱使,阴体很不喜欢。声音懒懒地回了声:“滚~”,阴体继续呆在君林手中享受着君林的揉捏。

    面对阴体的这一反应,君林神色平静。然后一言不发地跑出一段距离,直接把手中往悬崖边上甩了过去。

    数秒后,阴体轻飘飘地上去了,狂风未起。这一结果令君林不禁思索,这风,还搞针对的?

    在君林思索之际,被丢上悬崖的阴体又重新飞了下来,完美地降落在了君林脑袋上。舒适地挪了挪圆滚滚的身体,阴体也不“滚”了,安静的安逸享受。

    感受到了阴体落在自己的头顶,君林刚欲伸手将之抓下来,但下一刻脑海内便生一个想法。让阴体好好呆在自己的脑袋上,君林直接头顶着阴体一镰刀向上甩出,再度发起上悬崖之争。

    君林上升至悬崖边的高度,狂风也随之再度出现,只不过君林惊喜感到这一次的狂风却明显比之前小了许多。准确来说,应该是这狂风被阴体吸收了许多,从而君林才感到轻松。

    这诡异的狂风,君林感觉用“阴风”称呼更加贴切。大晚上的这样吹,还真挺符合阴风阵阵这个词的,也许有些胆子小的真会被这诡异的风给吓到。

    不过这诡异的阴风似乎被自己脑袋上的阴体克制,或者说是吸收。这一情况让君林惊喜的同时也心生好奇。如此一来自己回去是没问题了,就是在回去之前,可以试试能不能找到这阴风究竟是从何而来。

    心生好奇,并非君林有探险求知的精神。而是因为君林能够感到这阴风对阴体有好处,就像是一种补品。而且君林自己也感到被这阴风吹久了,自己的元力竟然也随之出现了增长。

    吹风长元力,这好事未免太过神奇。所以君林想着要是自己站在风口被吹,那元力会不会增长得更快。

    圣临纪5000年9月24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