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四章 平局
    凰忘忧重回高空,急吼吼冲回来的如初见顿时不高兴了。这一会儿上一会儿下的,她是最讨厌这种变着花样战斗的对手了。旋即如初见便嘲讽出声,希望能把凰忘忧给嘲讽下来:“别飞了!你的小火球是打不到我的!”

    天上飞着的凰忘忧当即不服反驳:“不可能!”

    “打不到的!快下来吧!”

    “打到你我就下来!”

    “靠!那你来呀!”

    然后漫天的绚烂红色火球就密集地落下来了。

    这一次的火球要比第一次的火球数量多许多,笼罩范围更广,而且下落速度也更快。凰忘忧这次是动真格了。

    看着这一波从天而降火球攻势,如初见神色凝重了起来。没想到之前第一波的火球攻势竟然是凰忘忧有所保留,面对这一波,是浪不起来了。这要是还刀口舔血那结果就是舌头舔断了。

    元素使阶段的战斗,攻击的地位远远高于防御。凰忘忧的火球群如初见随便挨上一个就受不了,更别说还是那么一大片。而且凰忘忧还处于主动攻击的一方,如初见则不怎么容易攻击到凰忘忧。现在的战局,凰忘忧拥有很大的优势。

    然而优势归优势,凰忘忧现在却没什么办法把这巨大的优势转变为胜势。

    此刻,在地上跑着的如初见前进姿态骤然发生了变化。从如蝴蝶般灵巧刀口舔血的飘逸身法变成了笔直的剑锋直线加速前进。她不再执着于跑到凰忘忧的正下方了,直线前进着,靠纯粹的速度超过一个个绚烂红色火球的如初见双目紧盯天上的凰忘忧,而后抓住了某一瞬间的时机,直接把手中的巨型重剑向上甩了出去。

    如初见的那把巨型重剑看着就能让人感到一种望而生畏的重量,这样一把重剑被如初见举重若轻地甩出去,其恐怖的重量再加上速度形成的威力,想想就知道可怕。

    但是就是面对这样一把携带着骇人杀伤力的飞剑,凰忘忧不闪不避,用最直接最刚猛的方式正面迎击。

    面对具有威胁的攻击,不闪,不避。这,不是愚蠢,这是灵凰的骄傲,皇室的威严。

    绚烂的红色火焰如疯魔般狂暴燃烧,终而汇聚浓缩于三尺青锋宝剑之中。古朴的红色宝剑泛起了绚烂夺目的红芒,凰忘忧目光包容着飞来的巨型重剑以及下方的如初见,倾尽所有力量一剑斩出。

    就是一剑,胜也好,负也罢,全部就看这一剑了。

    “轰!!!”

    飞旋的巨型重剑与燃烧的三尺青锋宝剑悍然碰撞,无数绚烂的红色火焰瞬间爆开,将凰忘忧笼罩,令下方的如初见看不见具体情况。

    而就在如初见猜想结果是怎么样的时候,凰忘忧便如一颗陨石般冲出了漫天火焰,精准地朝着发呆了半秒的如初见砸去。

    只见凰忘忧此刻手持双剑,右手三尺青锋,左手巨型重剑。不是如初见握着的巨型重剑是该怎么重就怎么重,这样的重量就连凰忘忧都无法单手将之举起来。不过此刻凰忘忧也没想着要举起它,而是借用这把巨型重剑的重量增加自己下坠的重力加速度。

    这下坠速度太快了,别说如初见能不能反应过来,凰忘忧自己都有些控制不过来。只是带着孤注一掷的气势向如初见砸去。

    在关键时刻,凰忘忧松开了左手,失去了那把巨型重剑附加的重量。凰忘忧的下坠速度突然出现了一个下降。如果是真正的战斗,凰忘忧绝不会松手。但这一次只是一场切磋,而且还是和自己的朋友。比起胜负,如初见的生命安全显然更加重要。

    然而凰忘忧绝对没想到的是:自己的这一选择竟是带来了出其不意的效果。原本如初见面对朝自己急速砸来的凰忘忧其实已经做出反应了,如初见的反应神经天生超人一等,堪称神速。就是那么一刹那,如初见不仅反应了过来而且还做好了应对准备。

    结果没想到,凰忘忧突然把手中的重剑一松,下坠速度突然产生了变化。就是这一突然的速度变化令如初见一下子难受了起来,不由愣了那么一下。

    就是这一迟疑,令这场切磋的结局产生了改变。

    如初见本已做好施展出顶尖操作,把凰忘忧秀的头晕眼花的准备。可结果,她成为了人形肉垫。

    “砰!”

    下一刻,伴随着一道撞击声,如初见直挺挺地躺到了草地之上。而凰忘忧则是姿势帅气地右脚踩在草地上,左膝压在如初见的肚子上。左手按着如初见的心口,右手持剑剑插在了如初见的脖子旁的草地里。

    姿势很帅,看起来也锁定了胜局,然而,凰忘忧却并笑不出来。因为一柄锐利的长剑正横于凰忘忧的咽喉之前,稍稍前进一寸,就会轻易地割开她的咽喉

    这柄锐利的长剑,自然是被凰忘忧压在下面的如初见所持。当初如初见向君林展露过自己武器的秘密,剑名为“藏锋”,真正致命的剑锋,藏于重剑之内,极其容易坑不知情之人。

    凰忘忧并不知道藏锋的秘密,所以之前看到如初见竟然大胆地把武器扔出去时凰忘忧也安下了心,认为如初见已经没有反抗能力了。然后,她就被坑了。

    这下子,两人就这么僵住了。

    半晌之后,如初见收回了横于凰忘忧咽喉前的常见,率先开口问道:“怎么算?”

    凰忘忧闻言后想了想,最终给出了一个公准的答案:“平局。”

    然而听得凰忘忧给出的这一答案,如初见顿时不乐意了:“不应该是算我赢吗?”

    “你哪来的自信?”凰忘忧眉头一挑。

    “你又哪来的自信和我比出手速度?”如初见眉头也挑。

    “我的剑离你近。”

    “你的剑都插土里了怎么砍到我?”

    “我,我当时还能放火!”

    “我还能放风刃!”

    “。。。”

    “。。。”

    “感觉是一起死。”

    “嗯,反正都是一起死,那就算平局吧。”

    “早就和你说平局了,偏偏要争。。。”

    “我那是。。。被你吃豆腐,心烦意乱。”

    凰忘忧闻言低头一看,然后往左手压着的一片平坦按了按,最终冲着面色骤变的如初见无声地回以了一个嘲讽的微笑。似是在表达:这样的豆腐,吃和没吃没什么区别。

    圣临纪5000年9月24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