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八章 燃烧的帐篷
    虽然寂四少的话对君林的心神造成了冲击,但这并没有影响君林的反应。面对提着把大刀杀气腾腾冲过来的寂四少,君林直接一个反应神速的驴打滚躲过了凌厉的一刀,然后手脚并用地爬起来起身就跑。

    一刀没看着,寂四少脸上有点挂不住了。不过感到害臊的同时他也对君林感到惊讶,这奴隶的反应速度有点快,不太寻常。

    压下了心中的惊讶,寂四少死死盯着君林,准备第二刀砍死这个渣男。而就在这时,被绑走的藕糯凤愤怒的喊声传了过来:“他要是出事,我就自尽!”

    听得藕糯凤的这一句,寂四少险些气得喷出一口心头血。沃日啊!这货是个比自己还渣的玩意儿啊!藕糯凤你不值得为他如此啊!

    这一刻,寂四少当即做出决定,不杀这个奴隶了!他要把君林带到藕糯凤的面前,要让藕糯凤看清这个奴隶的渣男本质!

    “站住!你给我站住!不想死就乖乖跟我走!。。。槽!来人!抓住他!”

    最终,在一名卫兵的出手下,君林被按倒在了地上。追了君林几百米没追上的寂四少此刻是一脚揣在了君林的左大腿,然后又在君林的右大腿上狠狠地跺了一下。

    连出两脚发泄了下心中的怒气,感到好受点的寂四少蹲到了君林面前,俯视着君林说道:“跑?再跑?”说罢,寂四少示意摁着君林的那个卫兵把君林拎起来。

    看着被拎起来的君林,寂四少正气与怒气兼备地指着君林咬牙切齿道:“劳资今天就当做好事了,哪怕当众丢脸也定要让你这个渣男受到惩处!”

    听得寂四少的这一句,君林这次是真的有些懵逼了,这怎么又是负心汉又是渣男的,而且说的还跟真的一样。。。什么事呐?

    要不是现在是得装哑巴,否则君林肯定要把事情问个明白。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把这个男的怎么了呢,而且自己这个当事人还就是个不知道的。

    没办法,说不了话,就只能另想办法了。下一刻,君林就一脸惶恐地连连摇手并且声音短促地发出“啊吧!啊吧!”的叫声,表露出一副求饶的模样。

    而对于这一情况,寂四少也不禁疑惑了。这是什么反应?自己咋看不懂?

    一旁的卫兵察觉到了寂四少的疑惑,旋即便立刻出声为寂四少解惑道:“禀告四少爷,这奴隶是昨天新抓来的,是个哑巴。”

    寂四少闻言后眼睛顿时一亮,声音一下子变得愉悦起来:“哦?新抓来的?还是个哑巴?”

    这奴隶新来的。如此一来,自己对他没什么印象,还有他突然出现在藕糯凤身边的情况就可以解释了。

    这么说来这奴隶并不是偷偷摸摸的勾搭到了藕糯凤,而是因为藕糯凤的那个瞎照顾新人的毛病又犯了,所以才罩着他护着他。啊,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就是说嘛,自己的头上怎么可能会长森林。

    了解了真相,寂四少的心情一下子大好,原本看着颇为不顺眼的君林也变得人畜无害起来。算了算了,区区一个奴隶还不配让自己费心,杀了他还损失劳动力,让他继续干奴隶活吧。

    对拎着君林的卫兵摆了摆手让他把君林给放了,寂四少也懒得多看君林一眼,旋即便带着期待兴奋的笑容直奔自己的帐篷而去。

    看着寂四少远去的背影,君林在心里骂了一声:“有毛病。。。”

    莫名其妙地喊自己负心汉渣男要砍自己,结果又莫名其妙地把自己给放了,天晓得这人是怎么想的。不过,不管怎么说自己现在算是没事了,他脑回路不正常就不正常吧,和自己已无关。

    保持着一颗平常心,君林便回去继续干活了。然而此刻,见到君林逐渐走过来的奴隶们则是各个面色巨变,似是避灾星般纷纷后退,与君林保持距离。

    没办法,这哑巴有龙阳之癖,万一被他那啥了。。。想都不想想。安全起见,还是离他远点好。万一一个不小心被他摸摸屁股啥的,那怕是要成为一辈子的阴影了。

    对于周围奴隶们的反应,君林感到疑惑,但也感到惊喜。虽然不知道这又是怎么了,但这种人人都避着自己的情况正是君林最想要的。不被打扰,没有麻烦,从而低调下来。挺好。

    心情愉悦,君林面露微笑轻快了步伐。而这一幕落在君林前方的奴隶眼中却是令他们惊骇欲绝。卧槽!妈呀这笑容太瘆人了!别过来啊!天呐他不会是看上自己了吧?卧槽还越走越快了!

    没有犹豫,那些位于君林前方的奴隶直接拔腿四散而逃。见到这情况,君林则是不禁有些疑惑又纳闷地挠了挠脑袋。这反应是不是有点过大了?感觉这样一来自己反而会被更加关注啊。。。

    想到这一点,君林脸上的笑容消失,步伐也重新慢了下来。而这一幕落在周围的众多奴隶们眼中,则无疑更加证实了他们心中的猜测。

    那哑巴果然是龙阳之好!瞧他那副失落样,一定是因为他看上的目标跑了。卧~槽槽槽,以后绝对不能靠近这哑巴。这也忒恐怖了。难怪藕糯凤会那么护着他,原来是因为知道他对自己没有男女之情,把他当成了自己的闺蜜。

    奴隶们对君林的看法,君林自然不知。如果知道了,那么君林这个哑巴角色怕是装不下去了。哪怕冒着撒谎暴露被追究的风险,君林也必须证明自己是直的。这是不可动摇的原则底线。

    “着火啦!”

    忽然间,在场一位奴隶的惊呼引起了众人的注意。众人闻声纷纷扭头张望,很快便发现了远处的一顶帐篷正在熊熊燃烧,冒着浓烈的黑烟。

    望着那顶燃烧的帐篷,君林不禁微微眯起了双眼。因为君林记得,之前寂四少就是从那顶帐篷中走出来的。而被两名卫兵绑走的藕糯凤,进的也同样是那一顶帐篷。

    圣临纪5000年9月24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