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七章 比自己还渣
    远处,见到君林竟是一个人离开。寂四少当即脚下发力冲向了君林和藕糯凤二人,并且大声呵斥道:“站住!我让你走了吗?!”

    然而令寂四少恼羞成怒的是那个奴隶在听到自己的命令后竟然连看都没看自己一眼,依旧自走自的路,脚步未停。

    “找死!”在心里暗骂了一声,寂四少暂先放下了藕糯凤的事情,直接微微转向朝着君林飞奔过去,并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一把长刀,尘土缭绕,杀气腾腾。

    此刻,周围许多尚未走远的奴隶们在发现了这边的情况后纷纷停下了脚步驻足围观。那不是寂四少吗?这么快就跟个没事人一样了,而且还生龙活虎地提着刀要砍人。唉~不愧是公爵府,这医疗力量真是厉害。越来越羡慕那三个被看中带走的家伙了,他们的身体一定能恢复健康。

    不过寂四少要砍的是藕糯凤?辣手摧花啊。他不是对藕糯凤有意思吗?结果被弄伤了就改变心意,要实施报复,这也太狠了。。。嗯?等等,不是砍藕糯凤?他要砍的是那个新来的哑巴?啧啧,也难怪。那哑巴活该啊,敢和寂四少看上的妹子走那么近,不知死活。

    奴隶们站在远远的地方看戏,而藕糯凤见状则是急忙挡在了君林的身前,一簇橙黄色火焰于双手间升腾,蓄势待发。

    见到藕糯凤双手间的橙黄色火焰,寂四少的小心脏不禁猛然一跳,脸色难看地强行止住了冲势。

    藕糯凤的厉害寂四少是尝过了,这女孩绝对是那种天之骄女,在修炼条件极其恶劣的情况下还能拥有这般实力,天知道如果给她良好的修炼条件的话她会成长至什么样。也就是因为这点,那个卫兵头子已经决心要保住藕糯凤,不准寂四少对藕糯凤施以报复,并且还把这事上报给了寂公爵府长子。

    寂四少现在的心情是很糟糕的,不能报复倒是其次,关键是他感到后悔无比。早知藕糯凤有此等天赋,他就应该不顾什么失去自己的贵族身份,直接把藕糯凤给强行霸占了。

    这样的女孩,一旦展露出属于她的光芒。家里那些在意家族威严的老家伙肯定无话可说,奴隶身份?这在如此强大的天赋潜力面前就是个屁!而自己到时候不仅不会受到责罚,反而会被夸奖慧眼识珠,得到赞许。

    可现在倒好,一切都忘了。自己的大哥,寂公爵第一继承人因此得知了藕糯凤,并且对藕糯凤产生了兴趣。换言之,就是自己的大哥要和自己抢妹子了。

    不说什么家族内的责罚赞许,单是藕糯凤这个人,就是寂四少最想要得到的。但现在。。。和寂四少很清楚,和寂大少抢妹子,自己是没什么机会的。

    没有争抢能力,但寂四少就是不甘心啊。如今寂大少的插足更加刺激了寂四少对藕糯凤的占有欲,所以现在寂四少过来,为的就是霸王硬上弓,哪怕用这种低劣的手段也要得到藕糯凤。

    寂四少清楚自己大哥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藕糯凤被抢先一步捷足先登了,那么自己的大哥对藕糯凤也肯定会失去兴趣。虽然这会让寂大少心生不满,但寂四少衡权了一下,觉得此举绝对利大于弊。

    于是,寂四少就当即行动了起来。

    原本寂四少想着把藕糯凤给强行带回自己的帐篷,结果却看到藕糯凤竟然还和那个小白脸奴隶腻在一块儿。看着藕糯凤护在君林前面的行为,寂四少顿觉头上长森林。不能忍的同时这也更加激发了心中的兽欲,令他下定决心等会儿要狠狠地教训藕糯凤。

    此刻,面对随时准备对自己发起攻击的藕糯凤。寂四少不屑地冷哼一声,旋即直接高声喝道:“来人!”

    当自己傻?同样的亏自己会吃第二次?自己是打不过藕糯凤,自己认了,不跟她打。但这里是自己的地盘,这里他寂家人说了算。自己要对付藕糯凤还需自己动手?随便喊两人为自己效劳就行。

    随着寂四少话语落下,位于不远处跟着寂四少的两名卫兵便冲了过来护在了寂四少左右。

    喊来了帮手,寂四少信心爆棚地一指藕糯凤,下令道:“把她带到我帐篷里。”

    得到了寂四少的命令,那两名卫兵没有任何废话和迟疑,直接一左一右冲了上去眨眼睛便轻而易举地把反应不及的藕糯凤按在了地上。

    见到这一幕,寂四少不满地呵斥道:“注意点,别把她给我弄伤了!”

    “是!”那两名卫兵应了一声,旋即便掏出了两根就像是早就备好的麻绳捆绑住了藕糯凤的手脚,绑好后扛着藕糯凤就直奔寂四少的帐篷而去。

    看着那两名卫兵远去的身影,寂四少阴冷一笑,旋即转头说道:“呵呵,小子,我看上的妞你也敢染指?”

    。。。

    回以寂四少的,是一片沉默。

    这一刻,寂四少不禁愣住了。人呢?那奴隶哪去了?。。。跑了?卧槽?

    寂四少觉得,自己是配得上“渣男”一词的。但现在寂四少却感觉,那奴隶,简直比自己还渣啊。

    他不是勾搭藕糯凤而且还成功勾搭上了吗?结果面对藕糯凤被强行绑走的情况,他竟然直接自己跑路了?这特么的,自己都有点不能忍了啊!他还算男人吗?亏藕糯凤之前还为了保护他不被自己砍死挺身而出。

    寂四少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人,但这一次,他感觉自己必须要正直一下了。这样的负心汉,宛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当诛!

    带着凶狠的目光四下环顾了一圈,寂四少立刻就发现了没走多远的君林。此刻他也没疑惑为什么君林才走了这么点距离,而且还是不疾不徐地前进。反正在发现君林之后,寂四少就直接提着刀浑身热血沸腾地杀过去了。

    “去死吧!负心汉!”

    突然听到身后响起了这么一声怒喝,君林疑惑转头,旋即脸色不禁变得古怪起来。什么情况?一个大男人喊自己负心汉?

    此刻,周围众多听到寂四少怒喝的奴隶们也各自面露怪异神色。眼神从疑惑到惊恐再到难以置信地在君林和寂四少两人身上徘徊。

    很快,自认为猜到理由的君林脸一黑。这,这哥们抹黑人的技巧堪称一绝啊。这种损己害人的招数他也想的出来?靠,这招厉害了,狠。

    圣临纪5000年9月24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