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六章 同病相怜
    君林承认藕糯凤是个好人,自己也承蒙了她的关照。但是藕糯凤过的是好是坏,君林并不会在意。君林变了,而自己未知。

    若是曾经,君林会想着在自己离开之前尽力护好藕糯凤的周全,以回报藕糯凤对自己的这份善意。但现在,君林想着的是到时候自己背后捅煌凤国一刀的时候不对藕糯凤出手,就当是两清了。

    藕糯凤终究是煌凤国人,而且还要为了煌凤国战斗,说不定到时候还会对上灵凰国的人,与之交战。如果没碰上灵凰国的人,而是和其他三个国家的人打起来,君林乐得见山观虎斗。但若对上了灵凰国之人,哪怕是藕糯凤,君林也照样会出手。

    捅刀子的时候不出手,不代表双方正面交战的时候不行动。

    不过现在,君林还是安心地演好自己的角色。对于君林来说,藕糯凤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变数,她的出现对自己有利有弊,能帮自己挡麻烦,也能给自己添麻烦。自己要做的,就是作为一个孱弱的哑巴待在藕糯凤身边,随遇而安。

    君林本不想如此,但藕糯凤硬是不让君林走,君林就只好如此。

    待藕糯凤坐下之后,君林指了指藕糯凤的左半边脸。尽管藕糯凤脸上满是污垢显得脏兮兮的,但一个通红掌印依旧显得醒目无比。

    而对于君林的示意,藕糯凤只是洒脱地笑了笑:“不用管它,自然消掉就好了。”

    说不用管,其实是没能力管。身为奴隶,不管受到怎么样的伤病都不会得到任何治疗。像这种可以自然消失的巴掌印,根本不值一提。藕糯凤回答得洒脱,其实也是一种无奈的体现。

    听得藕糯凤的回答,君林沉默了一秒,旋即突然伸出双手在自己的脸上轻轻按摩了起来,展示了一套按摩手法给藕糯凤看。这手法是以前打架被打到脸,回家后君雨为君林的脸按摩的手法。效果很神奇,按按就不疼了。

    看着君林的示范,藕糯凤不禁一愣,在迟疑了片刻后才开口问道:“你是让我学着做吗?”

    君林闻言后点了点脑袋。

    见君林点头,藕糯凤看向君林的眼神瞬间出现了一丝变化。自己,这是被关心被帮助了吗?。。。感觉,真好。

    也没有质疑什么可信度,藕糯凤直接学着君林的手法在自己脸上按摩了起来。由于力度把握的不准,藕糯凤经常把自己的左脸按得生疼,丝丝倒吸凉气。不过藕糯凤却感到很开心,没有抱怨地坚持按摩着。

    按了一分多钟后,藕糯凤惊奇的感觉到自己的脸竟然真的不那么疼了。这点令藕糯凤感到匪夷所思,因为养大她的老者是一名医者的关系,藕糯凤是懂些医术的。黑芝麻教给自己的这套按摩手法看似简单,但其功效却是好的有些玄乎。就和那传说中通过揉按某某穴位以起到治疗效果一样,不可思议。

    下一刻,藕糯凤难以压抑自己心中的好奇与兴奋,语速较快地对君林问道:“黑芝麻,你懂医术?”

    君林闻言一愣,旋即坦诚地摇了摇脑袋表示自己不懂医术。

    见君林否认,藕糯凤不由一急:“那这套按摩手法?。。。”然而忽然间,她想到了某种可能,旋即放缓了声音,小心翼翼地问道:“是,别人教你的吗?”

    君林点了点脑袋,眼神随之变得黯淡。

    藕糯风见状心中了然,看来自己心中的猜测并没有错。这按摩手法是某个人教给黑芝麻的,说不定那个人就是照顾黑芝麻长大的人。而那个人,也离开黑芝麻了。

    此刻,藕糯凤没有回话,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君林身旁。她突然感觉黑芝麻和自己挺像的,有着差不多的人生经历,有着差不多的遭遇。自己是一位被亲生父母抛弃的孤儿,黑芝麻他也承认自己是孤身一人。

    小孩子是不可能在没有人照料的情况下长大的,自己是被老爷爷带大的,想来带大黑芝麻的人,应该就是教给他那套按摩手法的人。老爷爷离自己而去了,带大黑芝麻的那个人也离黑芝麻而去了。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同病相怜吧。

    发现旁边的藕糯凤突然安静了下来,君林有些疑惑地看了她一眼,但也没有过多的在意,在看了一眼后便重新把注意力放到陪练情况上,仔细观察着来自公爵府的新生代们的实力。

    。。。

    陪练全部结束之后,一百多个奴隶中只有包括藕糯凤在内的四名奴隶被那个卫兵头子看中。当然其中最猛的还是藕糯凤,毕竟她是唯一一个战胜对手并且还把对手弄出重伤的奴隶。

    最终那个卫兵头子是带着其余三名被看中的奴隶离开了,而藕糯凤则和其余奴隶一样继续干着奴隶的苦活。

    对此,藕糯凤不失望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代表着几天的调养时间与宝贵的修炼条件都离自己而去了,这关乎到自己在五大国切磋交流赛中的表现。

    经过刚才一段的时间,对得到自由尚未死心的藕糯凤冷静下来后,觉得还有希望。五大国切磋交流赛是煌凤国举国瞩目的盛大赛事,全国无数人都会关注。只要自己的表现足够亮眼,亮眼到能被大众记住,能够被大人物记住,那么自己就有脱离寂公爵府奴隶身份的机会。

    而接下来几天的好日子能给自己一个补充的机会,从而让自己在五大国切磋交流赛中有更多的底气。结果那些自己应该得到的并且还挺重要的资源就这么损失了,藕糯凤很难不失望难过。

    不过不管怎么说,只要还有希望就已经足够了。藕糯凤是个乐观的女孩,再加上现在她的心情挺好,她的脸上此刻已经重新绽放出了往日的笑容。

    然而。。。好景不长。就在藕糯凤准备离开回去继续干活之时,先前被她烧得不省人事的寂四少从远方的一处帐篷径直走向了藕糯凤。

    寂四少黑着脸走来。

    藕糯凤笑容消失。

    君林,一脸平静地自顾自离开。

    圣临纪5000年9月24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