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五章 只是梦想
    来自公爵府的新生代人数众多,有一百余人。然而其中真正属于公爵府一脉的只要寥寥数人,大部分皆是为了五大国切磋交流赛而汇聚于此的公爵府管理区域内的优秀人才。

    而此刻与藕糯凤进行陪练的男孩,则是那寥寥数人中的一人,他在一百余位来自公爵府的新生代中有用很高的关注度,如今那个男孩上场,基本所有来自公爵府的新生代都将注意力放在他那边,忽略了同一批的其他四对陪练。

    因此,位于那个男孩对面的藕糯风也成为了众人瞩目的焦点。看着藕糯凤,来自公爵府的新生代们心里都有了个数。这个奴隶是被寂四少看上的,现在寂四上和她碰到了一块儿,想来不是巧合。

    数秒后,在大众瞩目之下,藕糯凤与寂公爵府的四少爷的陪练开始。

    陪练开始之时,寂四少脚下未动,面露高雅微笑地看着十米开外的藕糯凤,风度翩翩地朝藕糯凤做了个“请”的手势。

    而藕糯凤对此则是没什么反应,不过在原地不动静立一秒之后,突然动了。

    藕糯凤一动,寂四少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这与他预想的情况完成不同,此时朝他扑面而来的是一团炽烈的橙黄色火焰。

    这团火焰让寂四少感到了威胁,在本能反应之下他直接抬手释放出了一面尘土之盾。这让寂四少非常不悦,他预期的情况是自己从容应付藕糯凤的一切进攻,待藕糯凤筋疲力竭之后自己在潇洒的一击制伏他。可结果才一开始,自己就不得不显得被动地展开防御抵御藕糯凤的攻击。

    然而更精彩的还在后头,只见那团橙黄色火焰在撞击到寂四少施展出的尘土之盾时,尘土之盾在一秒内就变得干脆随后崩裂。尘盾崩裂,而橙黄色火焰的威力却依然存有大半,最终在寂四少震惊的眼神下正面吞没了他。

    这一幕,令众多来自公爵府的新生代以及奴隶们齐齐目瞪口呆,脑袋一时间都没转过来,没能第一时间接受眼前发生的情况。

    那团火焰的威力。。。而且还是抬手间就释放就出来的。这是藕糯凤的真正实力?这怎么可能?!她一个奴隶!她一个奴隶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本事?

    “啊~!”

    下一刻,一道夹杂着痛苦与愤怒的怒吼于被橙黄色火焰吞没的寂四少口中爆发而出。此刻寂四少疼得几欲疯狂,凭借身上穿的具有防御力的衣物,寂四少身上没什么大碍。可问题是脸上没有任何保护,寂四少的脸瞬间被高度烧伤。

    平时脸上突然接触到冷水都会被激起的不轻,就更别提被火烧了。那感觉,生不如死。

    而寂四少发出怒吼的同时,藕糯凤身法轻盈而迅速地跨越了十米距离来到了寂四少的身前,旋即做了一个在场所有人都没看懂的动作:蹲下了身子,双手在寂四少的双脚上方快若闪电地按了一下。

    其他人看不清,但君林清楚地看见藕糯凤之前是捏着两根由火焰形成的细针,对着寂四少的双脚脚拇指的某一点扎了下去。

    紧接着,只见被藕糯凤在脚拇指上扎了两针后,原本只是脸上着火的寂四少突然全身都冒起了火。而且看起来像是从体表开始烧起来的,橙黄色的火焰从内部烧穿了寂四少身上穿着的能够防火的衣物。

    这一下,寂四少是开始疯狂的惨叫起来,发了疯似地在地上拼命打滚。不过就在这时,忽有一道水流从远方涌来,直接扑灭了寂四少身上的橙黄色火焰。身上火焰被扑灭,寂四少也随之没有了动静,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此刻,那个卫兵头子突然出现于藕糯凤的前方一巴掌把她抽倒在了地上。同时还有两名来自公爵府的光属性医疗人员边释放着治愈类元素技边把寂四少放在担架上抬走了。

    寂四少被抬走接受治疗,在场众人的目光便齐齐转移到了那个卫兵头子和被一巴掌抽倒在地的藕糯凤身上。

    而在全场关注之下,藕糯凤顽强地站了起来,直视向那个卫兵头子冷笑道:“呵呵,你之前说的话是放屁吗。”

    面对藕糯凤的冷笑之语,那个卫兵头子是神色如此地回道:“我说的话依然有效,你的本事得到了我的认可。但是你伤了四少爷,这是两码事。”

    听得那个卫兵头子的话,藕糯凤嘲讽一笑,问道:“这就是你说的不用顾忌,全力出手?”

    那个卫兵头子眉头微皱了一下,不过旋即就蛮横无理且理所当然地反问道:“你觉得,你有讲道理的资格?”

    说罢,那个卫兵头子便直接转过了身子迈步离开,背对着藕糯凤,那个卫兵头子冷声留下了一句:“照理说你应以死谢罪,不过你的实力证明你有活下去的价值。”顿了一下之后,他转了转头,用余光俯视了眼藕糯凤,如宣判般说道:“我会让你活到五大国切磋交流赛开始,到时候,你的表现,决定你的生死。”

    从过上几天好日子并且得到改变人生的机会,直接变为了保住自己的命。如此落差,只因藕糯凤伤了寂四少,伤了得罪不起的人。

    这,让藕糯凤真的受伤了。

    她今天暴露出自己的真本事,就是为了将来能够摆脱奴隶的身份,得到自由。然而做梦都会梦见的自由生活,显然已经彻底不可能得到了。

    很失落,很失望,大概,也有那么点看不到希望的绝望。总之藕糯凤现在心里感觉真的很糟糕,变得茫然起来。

    唯一的机会,自己把握住了,但也被无情的粉碎了。藕糯凤此刻忽然心生悔意,早知如此。。。之前就应该直接下死手把那寂四少给活活烧死。

    。。。

    唉~。。。

    得到自由,复仇,过上新生活。这些梦想,果然。。。

    只是梦想。

    行动略显无力地走回了君林身旁,藕糯凤看着君林,露出了一抹微笑:“怎么样?心里痛快点了吗?我帮你出气了。”

    笑得略显悲凉。声音略显低沉。任何人都能察觉到藕糯凤此刻是强颜欢笑,但哪怕是强颜欢笑,藕糯凤此刻也依然想着能让君林开心些。

    如藕糯凤所希望看到的,君林笑着点了点脑袋。

    但藕糯凤没有看出,君林眼神深处的平静。

    君林自然看得出藕糯凤的无助与遭遇的不公,他对藕糯凤表示同情。

    他对她表示同情,不过也只有表示同情,仅此而已。

    圣临纪5000年9月24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