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二章 有苦说不出
    “黑芝麻!”缓过神之后,藕糯凤当即出声喊住了君林。

    藕糯凤此刻脑子一时间有点转不过来了,他这是干嘛?不是没介意什么吃软饭的言论吗?怎么突然就走人了。。。

    而紧接着,她却看见转过身来的黑芝麻对自己面露难色。怎么是这表情?难道他其实还是很在意那句话的?他。。。他怎么这个时候来劲了?是因为所谓什么男人的尊严?真是。。。之前被打的时候怎么就没这么硬气,现在对着自己逞英雄了。

    君林离开,是为了讨个清净。但藕糯凤显然不清楚君林的内心想法,完全误会了。

    在这个奴隶圈子中,看上藕糯凤的奴隶不在少数。毕竟是这个奴隶圈子中最漂亮的美人胚子,而且还是那种放在外面也属于漂亮美人胚子的女孩。那些有能耐的奴隶也都各个追求着藕糯凤,然而至今也没有一人得道美人归。

    所以,君林的选择是可谓相当明确的。君林猜测有不少人都会把自己当成情敌,但这个数量绝对要比君林猜测的更多。为了避免这种完全不必要的麻烦君林能走最好就走,不继续待在藕糯凤的身边。

    就是可惜,没走掉。

    君林想走,但就怕藕糯凤不让走。如果强制离开和藕糯凤闹翻的话只会起到反效果,而且自己也没资格和对方闹翻。讨个清净是自己的目的,因为自己的目的而令藕糯凤不愉快。君林觉得,自己没那资格。

    下一刻,藕糯凤瞪大着一对煌凤国人的橙黄色眼睛对君林说道:“苦着个脸干嘛?”

    君林没有回以什么动作,只是苦着的脸更苦了。

    藕糯凤见状不禁更气,声音有些气愤地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真那么想走?”

    君林毫不犹豫地点了点脑袋。

    见君林竟然果断点头,藕糯凤险些真正动怒。做了个深呼吸强行压下了火气,她对君林招了招手,语气软了下来:“先坐下,把早饭吃好。”

    这一次,君林没有抵触的反应,重新坐了回去。

    见君林坐了回来,藕糯凤总算松了口气。有什么话,坐下来好好说。反正自己这次肯定要好好给黑芝麻做做思想教育,好让他改善下自身的自卑问题。

    全程无话,直至两人早饭吃饭。

    把小碗里最后一点稀饭刨了个干净,吃完了早饭的藕糯凤终于转头看向了君林,声音柔和地问道:“你为什么要走?是不是还是因为说你吃软饭的言论?”

    君林闻言后轻轻地摇了摇脑袋。

    见君林摇头,又观察了下君林的自然神色。藕糯凤不禁疑惑地眨了眨双眼,旋即眉头忽然一皱,问道:“那是因为你不喜欢我?”

    君林闻言后脸色顿时一僵。这问题让自己怎么回答?摇头。。。摇不了。点头。。。也点下去。

    见君林僵在了那儿,愣了一下的藕糯凤在反应过来之后也不由尴尬,随后赶紧解释道:“咳,抱歉抱歉。我的意思是,你是不是反感我?所以不想待在我身边?”

    君林摇了摇脑袋。

    这一次见到君林摇头,藕糯凤并未因为自己又猜错了而感到不快,而是欣喜地笑了。不过很快,她便重新严肃了表情,继续问道:“那你是不是因为,待在我旁边,感到自卑?”

    听得这一句,君林的表情又僵住了。这姑娘怎么说话的,这话说的。。。似乎,可以一用。

    嗯,因为自己感到自卑,所以识相的离开。这个理由感觉可以,而且女孩子一般也不喜欢这样的异性,自己承认的话应该会遭到藕糯凤的嫌弃,然后就能走人了。

    念及至此,君林先酝酿了会儿,表现得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在酝酿了四秒后终是点了点脑袋。表示藕糯凤说得没错。

    然而令君林没想到的是:下一刻,藕糯凤竟是眼神自责地盯着自己,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轻松叹道:“唉~我就知道。”

    嗯?姑娘,你知道啥了?君林感到了一丝不对劲。

    “没事的,你能够承认,这也是件很了不起的事。你放心吧,不用想那么多。反正我从来没低看过你,你也不用觉得我有什么高大上的。”

    藕糯凤的话,说的发自内心,没有任何虚情假意。君林也能够感觉出其中的真挚,所以,脸当即就黑了。

    这姑娘妖啊,怎么不按套路出牌的。自己就这样白背了个自卑的形象了。。。

    而看着君林此刻的表情,藕糯凤不禁奇怪又担心地问道:“你脸色怎么怪怪的?”

    君林叹了口气,旋即露出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结果君林这一笑,是顿时把藕糯凤给吓着了:“黑芝麻。。。是不是我的话刺激到你了?你怎么笑了啊?”

    君林眼角抽了抽,随后表情重新恢复了平静。

    见君林的表情总算是正常了,藕糯凤吧唧了下嘴,夸了句:“嗯,还是这样好看。”

    君林回以了一个礼貌的微笑,并点了点脑袋。

    瞧得君林的反应,藕糯凤心里又惊又喜。咦?!这自然而大方的反应,不像是一个自卑的人表露的。难道是因为自己的一席话语瞬间治愈了黑芝麻的心灵?

    一时之间,藕糯凤想到了许多可能,总之就是没归根到“黑芝麻之前都是装的”这一点上。

    但不管怎么说,藕糯凤现在很高兴,也很自信。在她看来经过自己的这一番沟通,黑芝麻因为自卑而要离开的情况已经不在了。所以旋即她便势在必得地向君林问道:“不走了吧?”

    君林,心不甘情不愿地又点了点脑袋。

    昨天,君林认为藕糯凤是个好人。

    现在,君林觉得这姑娘少一根筋。

    自己是真的越来越想走了,但自己。。。真的不好表达啊。这一刻,君林总算是体会到了哑巴的苦涩。所谓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有苦说不出。。。这真的挺难受的。

    “对了。。。”

    不过就在这时,原本还一脸高兴的藕糯凤突然表情变得难看起来。看着君林,眼神无奈地提醒出了接下来奴隶们需要做的事情。

    陪练。

    陪那群来自公爵府的同龄人,练习战斗的感觉。

    圣临纪5000年9月24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