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一章 吃软饭
    在这个奴隶圈子里,抢早饭是有规矩的。这是抢与被抢者双方之间的问题,实力决定结果,不准有任何其他人干扰。而且抢早饭的也不能做绝,赢了的话不能抢光,得留下一半。

    毕竟如果哪个奴隶因为没吃早饭没力气干活,导致影响了劳动力,那是会牵连所有奴隶的。所以为了自己不被波及,奴隶们肯定会齐齐把没守规矩的抢早饭者给供出去,让他一个人付出代价。

    这个规矩是对被抢者的一个保险措施,不过就算有这个保障,早饭少了一半也依旧挺伤的。但同样,如果被抢的一方赢了,那么被抢者也能获得抢人者一半的早饭。抢人也是风险,但多一半的早饭这份诱惑力实在巨大。回报要高于风险,所以抢早饭事件才会一直存在,且天天发生。

    现在有人来抢君林的早饭,藕糯凤见状是焦急无比但又无可奈何。

    最终结果也不出众人所料,那个被卫兵头子一下打个半死的哑巴毫无抵抗力的输掉了自己的一半早饭。

    真要打,君林是肯定能打过的。毕竟这里的奴隶们都一个个营养不良骨瘦如柴,跟外面的正常同龄人相比战力无疑弱上许多。但是君林清楚,如果自己真要打赢的话,那只会给自己找来麻烦。在这样的环境中,少受点关注没什么不好。既然别人眼中自己是一个人畜无害不屑一顾的目标,那自己就如他们所愿。

    在周围奴隶们眼中两人争斗的时间不超过一分钟,而且那个哑巴在五秒内就被对方放倒在了地上,全程被摁在地上打。那哑巴一直“啊吧!啊吧!”地叫做,似是在喊着“大哥别打了!”般一直求饶。

    那个抢早饭的之所以打了不到一分钟就停手的原因,是因为想省力气。毕竟打人也是有消耗的,要是打人时用的体力超过了那一半早饭能补充的能量,那就得不偿失了。

    其实胜负在五秒钟的时间就分出来了,那个抢饭的因为想要抓住这难得的机会好好发泄一下才会继续动手。主要就是欺负这个哑巴不仅实力弱,而且还不会说话喊认输。不能喊认输?那自然是打到自己痛快为止了。

    不得不说,那个抢饭者的这番举动倒是一下子点醒了周围许多奴隶,让他们看向君林的眼神瞬间变得不一样起来。一个稳定的早饭提取点,又是一个完美的人形沙袋出气筒。这哑巴,简直就是个“宝贝”啊!

    然而,就在那个抢饭者站起身子准备去拿取君林的一般早饭之时。藕糯凤忽然挡在了那个抢饭者的身前,遥指着他饭桌上的早饭发出了抢早饭的挑战:“你的早饭,我要了。”

    这一幕,顿时惊吓了周遭围观的奴隶们。

    他们都知道,以往有几个不开眼的家伙想用抢早饭的方式接近藕糯凤,但结果无一例外,都被打怕打服了。久而久之,藕糯凤的威名传开了,也就没人敢抢她的早饭了。而且藕糯凤当初也说过,别人不抢自己的,自己不会去抢别人的早饭。

    可现在。。。藕糯凤竟然违背了她当初所说的话,开始抢别人了。

    被藕糯凤当面挑战,那个抢饭者也不禁虚了。藕糯凤的厉害他是知道的,自己和她打纯粹就是自讨苦吃。但他这郁闷啊,什么情况啊这是?她。。。难道,是因为那个哑巴?

    那个抢饭这并未想错,下一刻,藕糯凤便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我赢了,你别动他的早饭就行了。”

    那个他,自然是指君林。

    听得藕糯凤的话,那个抢饭者脸色一变。旋即眼神有不爽也有嫉妒地看向了之前被自己摁在地上打的君林,表情有些不自然地笑道:“行啊,小白脸就是有优势啊?躲在女人后面吃软饭?厉害啊!”

    不过就在他话音刚刚落下之时,藕糯凤便直接出声怒斥了句:“少给我阴阳怪气的!”

    说罢,就欲发起进攻。

    而眼见情况不妙,那个抢饭者也没有磨叽什么,当即做出了最明智的判断,连忙后退抬手喊道:“哎等等!我认输,那哑巴的早饭我不动了就是。我一个大男人,不吃他那软饭。”

    “滚!”藕糯凤没有废话,冷着脸对那个抢饭者骂出了一个字,不让他继续再说什么让君林难受的话语。

    那个抢饭者闻声后半边脸都抽动了一下,但并未反抗。用食指对君林似是表达“你等着”地指了指后,便显得灰溜溜地快步离开了。

    赶走了那个抢饭者,藕糯凤看向了君林。她想要上前扶君林一把,却又不知为何心生出一种退意。之前那个抢饭者的话藕糯凤也听进去了,她现在担心君林会不会受到那句话的影响,自尊心受到什么打击。

    就这样,在藕糯凤的注视下。君林自己一个人站了起来,然后。。。向藕糯凤露出了一抹发自内心的微笑。早饭保住了,真的高兴。

    瞧得君林的反应,藕糯凤不由一愣,心情有点复杂。有松了一口气,也有一丝。。。失望。

    黑芝麻的反应太平静了点,他之前可是被别人摁在地上打啊,结果却跟个没事人一样。。。还有昨天的向卫兵下跪求情也是。他,真的有点太不在乎自己的尊严了。还是说,他已经属于那种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的人了吗?

    一个大男人,不管怎么说,也不能这样呀。。。

    藕糯凤,心里有些苦涩。

    坐回了君林旁边,看着认真对付眼前早饭的君林,藕糯凤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开口了:“黑芝麻,你不生气吗?”

    君林闻言后转头看向了藕糯凤,旋即点了点脑袋。

    见君林点头,藕糯凤顿觉心情好了点。感到生气,说明还有救。如果他要是摇头的话,那。。。唉~幸好没摇。

    “没事的,他之前说的那些废话你不用往心里去。我帮你是我乐意,你千万别想着自己是吃软饭。他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听得藕糯凤的好言劝说,君林笑着点了点脑袋表示理解,然后便重新把注意力放到了自己面前的早饭。。。但就在下一刻,君林突然意识到了一点,脸色一变。

    身为男人,君林清楚。自己这个“吃软饭”的,在其他男同胞眼里,特别是在对藕糯凤有想法的男同胞眼里,绝对是那根不出不快的眼中钉。

    这个时候,君林知道。自己该撤了,待在藕糯凤周围完全就是自找麻烦啊。别人对藕糯凤有想法跟自己又没什么关系,自己留在这干嘛?

    于是,下一秒。君林便在藕糯凤突然瞪大的双眼注视下拿着自己白馒头和盛着稀饭的小碗直接离开了。

    圣临纪5000年9月24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