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章 聊天
    听闻了这样的消息,君林身旁的藕糯凤眼中不禁闪起了一抹极为璀璨的神采,一个人暗自握紧了拳头一副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的架势。

    君林见状没有感想什么,无论藕糯凤能否成功,这与他都没有什么关系。毕竟真要说的话,藕糯凤这个煌凤国之人和君林可以说是立场对立关系。只不过,凭着这些时间的相处,最起码君林不会害她就是。立场归立场,恩怨要分明。

    就在这时,藕糯凤忽然低声叫了一下君林:“黑芝麻!”

    君林询问地眨了眨眼睛。

    “如果到时候我能成功的话,会把你也救出去的!”藕糯凤信誓旦旦地对君林保证道。

    君林闻言一愣,旋即笑着点了点脑袋。虽然君林不知道这个才认识了不到一天的女孩为什么会如此照顾自己,但反正这对自己没什么坏处。所以君林对此也不反感,接受了藕糯凤的好意并表示感激。

    见到君林的反应,藕糯凤当即笑着回了声:“不用谢。”不过在顿了一下之后,她忽而问了一句:“你,是不是一直都是一个人?”

    没办法,是个哑巴,又不识字,而且还是在这山里头被突然抓进来。这难免让藕糯凤认为君林的身世,恐怕不太好。

    听得藕糯凤的这个问题,君林明显愣了一下。旋即。。。眼神黯淡地点了点脑袋,回以了一个肯定回答。

    藕糯凤见状以为是君林想起了伤心往事,便先向君林道了声歉。但紧接着,藕糯凤用手肘顶了顶君林的小臂,说道:“等以后出去了,你就跟在我身边吧。”

    君林疑惑。

    见君林不给反应,藕糯凤当即露出了一副恶狠狠的模样威逼利诱道:“你不同意的话我就不救你出去了。”

    君林闻言后面露出一抹无奈的苦笑,旋即妥协似地点了点脑袋。

    怎么回答,君林并不在意。毕竟到时候自己会一个人直接跑路了。现在妥协,能让藕糯凤开心,也省得因为她不高兴而产生什么麻烦。挺好。

    见到君林点头,藕糯凤不禁开心地笑了。而就在她刚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她突然感到一阵狂风从自己身旁呼啸而过。同时,前一秒还好端端站在自己旁边的君林就已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位于奴隶们前方的那个卫兵头子声音平淡地出口问道:“聊得很开心?”

    君林和藕糯凤位于算乱站成一片的奴隶队伍的最后方,也就是因为这点,藕糯凤先前才敢偷偷和君林聊天。再加上先前其他奴隶也都轰动了,所以藕糯凤便想着抓准时机和君林聊几句。

    藕糯凤的时机抓得其实没错,但错就错在她和君林聊得投入了,聊得太久了。结果,导致君林被直接打飞了。

    先是转头看了眼躺在五十米开外地上的君林,旋即藕糯凤脸色苍白地咬着嘴唇面向了那个卫兵头子,浑身微微颤抖,等待着惩罚降临。

    不过。。。因为事情还未讲完,再加上教训了一个君林已经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那个卫兵头子不愿再对一个低贱的出手显得降身份。所以藕糯凤相当幸运的度过了一劫。

    。。。

    约十分钟后,那个卫兵头子终于离开,奴隶们散开各自怀着激动的心情重新回去干起了活。直到这时,能够重新自由活动的藕糯凤才急急忙忙地跑到了还躺在地上没起来的君林。把君林扶了起来揽着君林的后背担忧喊道:“黑芝麻,黑芝麻。。。你没事吧?对不起,你可千万别有事啊。”

    君林没事,一直躺着是在装,也是不得不装。如果是一般的一阶元素使,挨了那一下虽说不会毙命但半条命也差不多没了。要是君林麻溜地爬起来了,那么那个卫兵头子肯定就直接下杀手了。所以为了自己的小命,君林决定好好躺着。顺便还能白躺个十分钟休息休息补补觉。

    任由藕糯凤叫唤了一会儿,君林终于悠悠地睁开了双眼。而见到君林转醒的藕糯凤是顿时喜极而泣,二话不说就扶着君林站了起来,一手抓着君林的左手腕一手抱着君林的腰,可以说是托着君林快步赶回了二人干活的地方。

    到了地方把君林放下,藕糯凤偷偷把用于做早饭的干净的水挖了一小碗,然后准备喂给君林喝。但她没有喂成,因为君林出乎她意料地抬手接过了小碗自己把水喝了。

    不过此刻藕糯凤也没心思惊讶什么了,黑芝麻似乎没什么大碍,自己就谢天谢地了。

    待君林喝完了小碗里的水,接过了小碗的藕糯凤再次衷心地道了声歉:“对不起。”

    虽然先前被突然打飞了君林心中自然有气,但这个气是对那个卫兵头子。至于藕糯凤,君林并没有责怪。所以面对藕糯凤的致歉,君林是笑着摆了摆手摇了摇脑袋,示意没关系。随后,君林便站起了身子帮藕糯凤打下手准备早饭了。

    。。。

    奴隶们为卫兵们做的早饭是花样分量都十足不仅又菜还有肉,而奴隶们自己的早饭。却和昨晚的一样,一个白馒头,一碗稀饭。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稀饭没有晚上那么稀了。不过还是偏稀。

    这一事实,令君林不禁皱眉,但又深感无奈。吃不饱,那就没有力气。没有力气,那战斗力自然也会跟着下降。

    离十月一日,五大国切磋交流赛开启还有六天。要是这六天一直都只吃这些的话,那到时候。。。别说是打了,连打不过跑路的力气都没了。

    也不知道那个卫兵头子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吃着这些,他让这里的奴隶们怎么有个优异的表现?想着想着,君林觉得那个卫兵头子先前说的事情定另有隐情。

    让一群普遍战斗力一般而且还连饭都吃不饱的奴隶参加五大国切磋交流赛,这究竟是为什么什么?

    心中带着这样的疑问,君林,迎来了新一天的新的找事之人。。。

    这次的找事者目的很简单,但也让君林完全和无法和昨天那次一样袖手旁观。

    因为这次来的,是来抢早饭的。

    抢早饭,这其实是这个奴隶圈子里每天早上都会发生的情况。

    之前君林被那个卫兵头子一下子打出去五十多米远在地上躺了十多分钟的情景,奴隶们都看见了。这样的软柿子,而且现在还是状态糟糕无比的软柿子。他手上的早饭,这简直就是唾手可得之食。所以,自然会有许多奴隶盯上。

    圣临纪5000年9月24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