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七章 拉钩
    听得赵诺水的话,君林想点头表示同意。但结果发现自己动不了,旋即。。。就出声问道:“我为什么动不了了?”

    “。。。”君林的这句颇破坏气氛的疑问,令赵诺水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这时候她才发觉自己好像真的不太了解自己的未来丈夫,不过说到底,两人也一共就认识不到两天罢了。。。

    但不管怎么说,一旦做出了选择,赵诺水就肯定不会后悔。此刻赵诺水对于君林是更感好奇,他,真的与众不同。也正是因为如此,赵诺水当初才会显得那么草率地果断做出决定。

    见赵诺水似乎不愿意回答自己的问题,君林想了想,然后决定换个问题问:“你之前说的祝福者与被祝福者,是什么意思?”

    “就是我和你。”赵诺水语气平淡地回以了一个跟没回一样的回答。

    “我被你祝福了?”君林再问。

    “嗯。”赵诺水再答。

    答罢,赵诺水突然俯下了身子,双手捧住了君林的脸庞,缓缓靠近。而意识到了什么的君林则是神色一变,旋即正气凛然说道:“男女授受不亲。”

    “我这是巩固祝福效果。再说,也不是第一次了,你有什么好害羞的。”

    听得这一句,君林竟是又一瞬间觉得赵诺水说得没错。但优异的对危险的预警本能还是让君林及时清醒了过来。君雨现在就在自己旁边,自己如果回答不好,那死定了。

    下一刻,君林眼神坚定,直视着赵诺水的双眼说道:“你撒谎了。”

    “你真厉害。”被识破了的赵诺水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并且大大方方地笑着夸奖了君林一句。

    然而嘴上是这么说着,赵诺水的行动却没有丝毫停下。这点也没有出乎君林意料,毕竟对于赵诺水的脸皮厚度君林是知晓的。虽然两人一共就认识了不到两天,但君林确信,这。。。切开来都是黑的妹子,脸皮厚度绝对远超大多数人,而且只会比自己想象的更厚。

    但不感意外,并不代表会无动于衷。这要是被亲上了那还得了?

    没有任何迟疑,君林看着赵诺水愈发靠近的脸庞直接出声喝止:“停!”

    而听得君林的这声喝止,赵诺水竟是真的停了下来。停了下来,但也没有后退。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君林,语气有些不太一样地问道:“你不愿意?”

    问出这四个字的时候,君林感到赵诺水似是。。。有种愤怒。

    “嗯。”君林回以了一个肯定的回答后。

    得到了君林的这个回答,赵诺水突然笑了。但显然,是那种生气的笑。

    “啪!”

    下一刻,赵诺水直接对着君林的脸抽了一巴掌。随着这一巴掌落下,那股笼罩束缚着君林的无形而温柔的力量瞬间解除,两人身后的人形虚影也随之消散。

    身体恢复了自由,但君林并未作出什么动作。依然保持着单膝跪地的模样,也没有转过被赵诺水一巴掌抽侧的脸庞。

    “你知不知道我这段时间到底有多怕?你知不知道你突然离开到底有多么不负责任?你知不知道自从你离开之后我从未睡过一天好觉?你知不知道。。。”说着,说着。赵诺水流下了泪,展露出了自己隐藏至今的无助与脆弱。

    静静着听完了赵诺水这番质问,君雨于此刻终于转过了脑袋,再次直视向了赵诺水,轻声问道:“因为,我们两人,生死在我?”

    见赵诺水默认,君林不禁叹了一口气,旋即发自内心地感慨了一句:“你这祝福还真是够坑的,坑人坑己。”

    听得君林这一感慨,赵诺水心中的怒气不禁更甚。这个时候你还感慨这个?你!。。。

    而就在这时,君林突然站直起了起身,对赵诺水露出了那温暖的微笑:“不过。。。不用担心某时会突然出事,好好吃,好好睡。你放心吧,我不会死。”

    虽然这事根本怪不了君林,但君林其实并没有什么责怪赵诺水的想法。既然事情已经是这样了,那就只能接受了。赵诺水的命和自己息息相关,那自己,不管怎么说,得担起做个责任。

    这是君林给出的承诺。

    这一刻,赵诺水哭了。没有依靠向君林的胸膛,一个人独立于原地哭得坚强。赵诺水哭着,君林也就这么安静地等着。一旁的君雨,此刻也同样静静地看着,没有打扰。

    赵诺水毕竟是龙临城少城主,心性非凡。先前当众放纵宣泄自己的感情已实属相当难得,不过一会儿,赵诺水便止住了哭泣。转而泪眼婆娑地向君林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小拇指,带着略显撒娇的语气要求道:“拉钩。”

    对此,君林没有拒绝,旋即也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小拇指,勾住了赵诺水的右手小拇指。感受到了君林的手传来的温度,赵诺水终是破涕为笑,露着那灿烂的诱人微笑,将自己的拇指按在了君林的拇指之上。

    “拉钩,上吊。一辈子,不许变。”

    “嗯。”

    做完了约定,赵诺水并未松开君林的手,而是改为握住了君林的右手。旋即,微微仰头,轻声问道:“你不在的时候,有人对我告白了,你心里有什么感受?”

    “没啥感受。”君林实话实说。

    “因为你,我拒绝了他。你心里有什么感受?”赵诺水再问。

    “唔。。。对那哥们感到抱歉。”君林依旧如实回答。

    “嘁。。。”

    显然,赵诺水对君林的这两个回答都很不满意。所以下一刻,她缓缓扭头,面露出了一抹微妙的微笑看向了一旁的君雨,然后对君林发出了第三问:“那,我想和你有个孩子。你对此,是什么看法?”

    “。。。啥?”

    突然之间,心平气和的君林心境再起波澜。原本好好的这突然是咋了?这是什么恐怖话题?自己之前是不是幻听了?

    “我把我的命都给你了,想要一个和你的孩子,不可以吗?你放心,你可以慢慢考虑。而且这个权利只属于你一个人,你不用担心被别人抢走。”

    “不,不是。。。你这,也太。。。”

    瞧得君林此刻堪称狼狈的模样,赵诺水不禁感到心情一好,笑着问道:“太什么?”

    而就在这时,一旁沉默了多时的君雨,面无表情地替君林做出了回答。

    “太痴心妄想。”

    圣临纪5000年9月24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