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五章 证实
    此刻,君林的脑袋很混乱。但有一点他十分清楚,那就是:自己必须要将这会影响自己一辈子幸福的坑人问题给解决了!

    这一次,不像第一次过来就遭到了重创。也不像昨天那样情况危急,自己要大杀特杀。除了屁股被插了一箭外,似乎并不需要战斗。所以君林感觉自己这一次能待的时间会久一些。

    心里有了底,君林便直接对君雨说道:“赵诺水人呢?我要和他当面对质。证明自己的清白!”

    听得君林的话,君雨的表情不禁发生了变化,似是在绝望中看到了希望的光芒。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好听而带着一种诱惑感的声音突然响起:“清白?”

    君林闻声直接扭头看去,看向了这道有点熟悉的声音的主人。随后,表情骤变。

    在君林的印象中,赵诺水是相当讨厌这点的。讨厌被别人说是女孩,更讨厌一切女性化的东西。但此刻。。。

    这。。。他,他这是怎么了?在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赵诺水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会穿上,女式的天临学院学院?

    而且实话实说,他好像变得更漂亮了。变得。。。更娘了。

    看着眼前的赵诺水,君林的表情不可谓不怪异。不过想到了之前的一切,君林是直接脸色一板,正色问道:“你!。。。”

    然而在君林刚吐出第一个字的时候,赵诺水却突然开口道:“你的清白,在我这。”说着,赵诺水面露出了一抹颇为诱人的绝美微笑将右手食指竖在了自己的嘴唇之上。

    一句话,一个动作。在场众人,皆陷入了呆滞。

    这是,什么意思?。。。嘴唇,嘴唇?她为什么会指着哪里?难道?。。。

    似是想到了某个可能,君雨的脸色瞬间煞白,略显僵硬地扭头眼神呆滞地看向了身旁的君林。而紧接着,君雨见到的是:回过神来的君林当即摆出一副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模样正色回道:“不可能!我的初吻还在!”

    “大庭广众地说出这样的话。。。不过也是,你没有这么无耻的话,我也不会被你。。。”

    这样的话,虽是无稽之谈。但不得不说,如果这样的话被一名绝美的女孩在大庭广众之下对自己说出口。那么对于广大单身男孩来说都不会拒绝。可是,君林并不是。自己有着君雨。嗯,自己不是单身。这是君林为数不多感到自豪的地方。

    而这样的话,对于单身男孩是福,对于有伴男孩则是祸了。更何况君林还一直认为赵诺水是男的,这特么,要是自己的终身幸福被一个男的用这种方式毁了,那自己可就真欲哭无泪了。

    所以,为了自己的终身幸福,君林果断出声反驳道:“停!不要说这种没有任何证据的话!”

    凡事,都要有个证据。事实胜于雄辩,君林对此有绝对的自信。毕竟自己真的从未对赵诺水干过什么,拿不出证据,那么这腹黑伪娘之前的坑人之语就全部不攻自。。。啊嗷哦我靠?!

    这一刻,只见赵诺水点开了一片光幕。光幕之中,呈现着一张照片。照片之中,是两个人闭目嘴唇相触,由于时间是晚上,较暗的光线增添了一分宁静恬适。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一对少男少女静静相吻。这种照片,令人看着会心生一种美好。有一种意境,拍得不错。

    然而这张拍得不错的照片,却是令君林君雨两人当成呆若木鸡。两人皆是双目死死地盯着光幕,似是要盯出瑕疵,或者说是。。。虚假的成分。

    而赵诺水显然意料到了这样的情况,紧接着,她突然伸手往光幕上一点。静态的照片,随之变为了动态的视频。

    视频不长,就十秒。但可以看到,视频中的那对少男少女是足足相吻了九秒,直至最后一秒那名在月光下显得美若天仙的绝美女孩才眼神迷离温柔地抬起了脑袋。这段视频中的绝美女孩,自然是赵诺水。而那个男孩。。。是此刻已经面如死灰的君林。

    录像视频都搬出来了,这。。。难道是真的?此刻君林快要疯了,因为自己对此事没有任何记忆!这根本!。。。

    突然间,君林想到了一点。这段视频之中的自己,好像一动未动啊。难道说?

    想到了这个可能,君林颤着声音地向赵诺水问道:“我,是在睡觉?!”

    “嗯。”赵诺水大大方方地点头承认了。

    “我!。。。你大爷啊!”

    自己的初吻竟然没了?没了!自己的初吻是打算在自己真正回来之后交给君雨的啊!天呐!天啊!自己的初吻竟然被一个。。。腹黑伪娘在睡梦中不知不觉地夺走了。

    。。。

    。。。

    槽。。。

    无语问苍天,在心中爆了一声出口后。君林有气无力地向赵诺水说道:“我当初怎么就没看出来,你竟然喜欢男人。”

    听得君林的这一感慨,赵诺水疑惑地点了点眨了眨眼睛,反问道:“这,怎么了?”

    说着,赵诺水迈步向前,直至走到了君林面前。几乎都快要贴到了君林的胸膛,微微仰头轻笑问道:“这,有什么不对吗?”

    面对如此逼近的赵诺水,君林想要后退,但又觉得自己必须站稳脚跟,不能后退屈服。自己要抗争,要向君雨证明自己的清白。所以,君林心中一狠,微微低头。将向天边游离的目光对准了赵诺水,直视向赵诺水的双眼。随后。。。气场全无地回了句:“你,你是个男的。。。”

    然而令君林没想到的是:当赵诺水听闻自己这么一句之后,竟是娇嗔了一声,旋即不满地回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愿意承认,找这种借口。我是不是男的,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知道!我当然早就知道!我知道你就是个男的!

    此刻,君林终是忍无可忍了。如果自己在处于这种被动局面的话,那么这事就真的要被这腹黑伪娘越描越黑了!故,君林,决定反攻。

    “以前的玩笑,我都不在意。可是赵诺水,这一次,你的玩笑开大了。”声音略冷地回了这么一句,说罢,君林突然伸手拍向了赵诺水的胸膛。

    君林是真的受够了,说是肯定说不过赵诺水的,所以就直接让这事实还自己一个公道吧!

    然而。。。君林预想中的硬实平坦,并没有感受到。此刻手中的触感,是一片弹软。君林对此感到相当古怪,但不得不说手感极佳。

    而就在这时,一声能令人骨头瞬间酥麻的低柔呻吟从赵诺水的口中悄然吐出。随后,软软地靠在了君林的怀里。

    圣临纪5000年9月24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