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三章 有福无份
    捂着自己的胸口缓了两口气,宙空强行平复下了心境,郑重问道:“少城主啊,城主她对此事知晓吗?”

    龙临城的少城主在他天临学院。。。唉~真不知道该怎么和城主交代啊。

    然而,出乎宙空意料的是赵诺水在闻言后笑着回了句:“母亲大人早已知晓,并且也没有反对。”

    赵诺水回答得十分,坦然是没反对。不过,也没说同意就是了。

    “哦?”

    得到了赵诺水的这一回答,宙空的心一下子安定了下来。城主她早就知道此事,而且也从未和自己提起过此事。难道说。。。是那小兔崽子积了八辈子的德爆发了?

    不过无论是什么原因,这事情,自己似乎不用担心了。对此,宙空是感到谢天谢地了。

    但就算如此,宙空心中对君林的看法依旧没有丝毫转好。那小兔崽子小小年纪就如此,以后长大了那得祸害多少小姑娘啊?亏自己以前还觉得那小家伙不错,如今要不是少城主今日提及此事,自己还要一直被蒙在鼓里。枉小君雨对他一往情深。。。

    突然,想到了这一点的宙空表情有一下子纠结起来了。哎哟,这可咋整?要是小君雨知道了这事情。。。可这事又不好隐瞒。虽然残忍,但如果隐瞒着,不让小君雨看清那小兔崽子的本性,这对小君雨来说并不是好事。

    也不和赵诺水聊什么龙临令的话题了,宙空安抚了赵诺水几句让她别为龙临令的事情难过后就直接告别,动身返回雨灵璃三人所在的地方。

    回到了三人身边,宙空看着守在苏星灵身旁的君雨和柔然玉璃。在沉默了一秒后,终是狠下了心,叫道:“小君雨啊。”

    “嗯?怎么了院长?”听得宙空的声音,君雨立刻转头,看向了不知何时回来的宙空。

    “有件事情,我得和你通报下。不过。。。你得先做好心理准备。”

    君雨闻言后有些疑惑地:“唔。。。院长,是坏消息吗?”

    “对你来说,是的。”轻叹了一口气,宙空继续说道:“少城主她,其实是位女娃。”

    而随后,宙空得到的是君雨平静地回答:“院长,这件事我知道。”

    “啥?你知道?”宙空愕然。

    “嗯,当初少城主亲自证明的。”点了点脑袋后说明了原因,君雨不禁笑着问道:“而且,这事情应该不算什么坏消息吧?”

    看着君雨脸上的笑容,宙空此刻的表情却是变得更加苦涩:“小君雨啊,这事情的确不是。但问题是,君林那小子,他。。。他和少城主好上了。”

    然而,令宙空没有想到的是君雨在闻言之后竟是显得颇为平静,就像是早就知道这事情一般。随后,在宙空的满心疑惑下,君雨声音平静地开口道:“院长,这,是少城主和您说的吧?”

    “啊,少城主把‘君林是她的丈夫’这话都说出来了。”宙空如实回道。

    而对于宙空说出的这一句,君雨只是显得微微不爽地皱了皱眉头,旋即平静地回了句:“她的痴心妄想罢了。”

    宙空,闻言后,无言。

    瞧得君雨如此平静,宙空开始怀疑这事情的真伪了。但这话少城主自然是不可能乱讲的,这真是奇了怪了。等等!不对!

    直到这时,宙空才终于意识到了一点,当即开口问道:“小君雨啊,难道这事你也知道了?”

    君雨依旧是一副淡定模样地点了点脑袋:“少城主她当初告诉我她是女子身的时候,就顺便把这事也说了。”

    “这。。。”听得君雨的回答,宙空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而这时,一旁的柔然玉璃也终是开口了:“老师,没想到你这么八卦。”

    “嘿,这哪能叫八卦?我这还不是担心小君雨被那臭小子负心了还一无所知吗?”

    “您放心吧院长,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清楚。这件事,您可以理解为是少城主想从我这儿抢走他。”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君雨给人的感觉只有两个字:自信。

    是的,自信。他不会成为负心汉,对于这一点,君雨自信。赵诺水也无法从自己这儿抢走他,对于这一点,君雨自信。

    其实说到底,这份自信,还是因为君雨相信,相信着君林,相信着君林那句“非自己不娶”的承诺。

    君雨自信的样子,是相当罕见的。见到君雨此刻展露出来的自信,宙空在愣了数秒后,最是发出了一声颇为感慨的轻笑。

    原来这事,竟然是两个小丫头争一个臭小子。不得不说啊,那个叫君林的小家伙是真的艳福不浅。只是可惜,有福无份。有君雨和赵诺水这两个小丫头再心里惦记他,可那小家伙,却是不知身处何地,享不到福咯。

    在宙空搞清楚了事情从而心情变好之后,柔然玉璃调笑着问道:“老师,你觉得谁会赢?”

    对于自己的宝贝弟子的八卦一问,宙空是没好气地笑骂回道:“什么谁赢,反正最后赢的都是那臭小子。”

    不过最终,宙空还是面露出了一抹暗含深意的笑容,对君雨说了声:“加油。”说罢,直接消失于原地。

    宙空离开之后,先前还是一副调笑模样的柔然玉璃此刻却是面露凝色,认真对君雨说道:“你真对他那么放心?如果真没有发生什么,赵诺水她也不会那样。”

    而柔然玉璃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先前平静自信的君雨此刻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终是向柔然玉璃展露出了自己内心的柔弱与无助。

    君雨哭了,柔然玉璃自然上前抱住了君雨。在柔然玉璃的怀中,君雨无助而迷茫地摇着脑袋,不断地重复着四个字:“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君雨相信着君林,相信着君林绝对会信守他的承诺。只是。。。君雨自己也清楚,这一切。都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相信罢了。

    正如玉璃所说的那般,如果真的什么事都没发生,那么少城主她会那样吗?能让少城主那样,他到底对少城主做了些什么?。。。

    君雨想要知道真相,但又害怕知道真相。

    想要知道真相,证实自己是真的白担心了一场。

    害怕知道真相,证实这一切,是自己大梦一场。

    圣临纪5000年9月24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