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二章 有心
    被震天动地的欢呼赞颂声包围,赵诺水内心并没有多少高兴之情。神态如常地微笑着维持住了秩序,让众“诺言”公会会员先在原地休息。随后,便一个人走开了。

    一个人坐在再度结霜的草地之上,赵诺水没有在意草地的寒意,只是神色略显忧郁地望着远方的天边发呆。

    一次机会没了啊。。。准确来说,自己只剩下最后一次动用龙威的机会了。毕竟动用了第三次,就要被抓回去了。

    聆听着身后众“诺言”公会会员的欢声笑语,闭上眼用心体会着此刻的时光。赵诺水突然难过了起来,因为她很喜欢这样的时光,很喜欢这里的一切。但她不知道自己还能留在这里多久。有种,就像是等待离别时的伤感。

    “你这一次可亏大了啊。”

    而就在这时,一道感慨突然从赵诺水身后响起。赵诺水闻声扭头,发现宙空竟不知何时出现于此地。

    在先前赵诺水冲出去动用龙临令的同时,柔然玉璃是手持一根元力形成的箭矢对着自己的太阳穴就刺了下去。这一刺,直接激活了守护印记。

    守护印记感觉到了柔然玉璃即将命陨,这也说明了柔然玉璃那异于常人的心性。那一刺,柔然玉璃没有任何的犹豫退缩。就算知道自己不会死,但纵使如此,那种凶器自杀这种事,也不是人人都能够做到的。对于死亡,生物的本能会进行极力避免,就好比鱼会本能的远离岸边防止搁浅。

    而柔然玉璃,却克服了这一本能。克服本能突破不能,绝非容易之事。

    守护印记激发,宙空直接出现在了柔然玉璃的身旁捏碎了那根即将刺入柔然玉璃太阳穴的箭矢。宙空一下子就看出了柔然玉璃的自杀行为,但还不等他发怒,他就感受到了一股独特奇异的威压。龙临令发出的龙威转移了宙空的注意力,也让宙空发现了周围的情况。

    这一下子,宙空心中的怒火顿时消散了。原来自己的宝贝弟子是为了这里众多学员的生命安全,才出此下策把自己叫来的。。。

    不过紧接着,宙空又不禁苦笑。自己是可以不用来的,或者说是来晚了。自己一来,元灵兽潮就被弥漫全场的独特威压给慑服了。白跑一趟。

    宙空知道,那股威压就是龙临令的龙威。宙空也知道赵诺水用了三次龙威之后,这位龙临城少城主就得强制返回龙临区。这些秘密是当初赵溪玫得知宙空突破至皇级后告知宙空的,免得到时候从一名皇级存在的学院中强行带走一名学员,惹得他老人家不高兴。

    而宙空对此也没有进行什么阻拦,毕竟这是人家的家事,也是关乎整个龙临城的大事。自己只是一个小学院的院长,管不了这些。

    只是从心里,宙空还是希望赵诺水能够在天临学院读满三年,顺利毕业的。毕竟龙临城少城主,未来的龙临城之主是从他天临学院毕业出去的,这事想想宙空就觉得不得了。

    这样的想法,很难和一位高高在上的皇级存在扯到一块。但实际上宙空就是这样,他从未觉得自己伟大。自己只是一个小学院的院长,做着一个小学院的院长该做的事,想着一个小学院的院长该想的事。就足够了。

    所以当意识到赵诺水动用了一次龙威后,宙空不得不替赵诺水感到难过。对于赵诺水这孩子,自己是真舍不得放走啊。。。

    然而令宙空没想到的是,下一刻,回过神来的赵诺水竟是显得有些失态地大声问道:“院长?!你什么是来的?”

    “额。。。就在你吓跑了元灵兽潮的时候。”宙空有些尴尬地实话回答了赵诺水的问题。

    听得宙空的回答,赵诺水差点当场气昏过去:“我靠!你就不能早来个几秒吗?!”

    “好了好了,消消火。”单手虚压示意赵诺水冷静冷静,宙空说罢后顿了一下,旋即小声提醒道:“生个气反倒真像是个女孩子了,少城主你可得注意下自己的男子气概啊。”

    而结果,宙空却是看到赵诺水显得有些惊讶地眨了眨眼睛。

    见到这一幕,宙空也不由疑惑地眨了眨。自己这话怎么了?应该没错啊。。。

    看着疑惑的宙空,赵诺水突然露出了一抹不好意思的笑容,甜声说道:“抱歉啦院长,把你骗到现在。其实。。。我就是女孩子。”

    。。。

    。。。

    于一番沉默后,宙空的表情突然变得极为精彩起来。这短短的时间内,宙空脑子飞转,一下子想到了很多很多。其中最关键的一点就是。。。

    怀着忐忑的心情宙空声音都有些不自然地问道:“少城主,那你。。。您刚入院那会儿,和你同一个寝室的那个臭小子。。。他,他。。。”

    然而不等宙空把话说完,赵诺水就突然笑容一敛,正色说道:“院长,请不要这么叫他。”

    说罢,赵诺水那绝美的脸上竟是浮现出了两抹红晕,展露出了一副小女孩小幸福的模样,略带羞涩地回道:“他可是我未来的丈夫。”

    “。。。”

    这一刻,宙空有了想把那个叫君林的小兔崽子吊起来打的心。

    这特么的,那小兔崽子有能耐啊!才几天啊?两天不到就把他们龙临城的少城主给搞到手了?而且还始乱终弃,搞到手后人就直接没了。乖乖,他。。。等等,他还搞得小君雨整天因他日思夜想。

    这,这样的玩意儿怎么会是他天临学院的学员啊?。。。造孽啊!

    不过,宙空此刻还是心怀希望的。毕竟他是知道君林在开学后没两天就出意外了,这么短的时间,能发生啥呢真是。所以,宙空旋即便笑着说道:“少城主啊,您这话说的就太吓人了。未来的丈夫,你们俩一共才认识多久啊?”

    “我的初吻就是给了他了。”赵诺水实话实说地回以了这么一句。因为这就是实话,所以说得理直气壮,宙空能够感觉到赵诺水并未说谎。

    然后,宙空就整个人突然寂静了。

    而紧接着,赵诺水又补充道:“我还和他同床了。”

    这一句,依旧是实话说是。因为两人的确一起在一张床上待过,所以赵诺水依旧说得理直气壮,宙空依旧感觉出赵诺水并未说谎。

    这一次,宙空是差点老泪纵横了。

    这一刻,宙空,有了把那个叫君林的小畜生三条腿都打断的心。

    圣临纪5000年9月24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