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一章 仅有三次的机会
    人力有尽时。

    十分钟之后,元灵兽潮愈发逼近,已经快要跨过逝水之河。

    时间拖得越久,就越是吃力。元力消耗是一点,还有就是成片的元灵兽尸体填满了逝水之河,令后续那些踏着前面元灵兽尸体前进的元灵兽受到的削弱效果变得轻微。众人的防守力越来越虚弱,众兽的前进却越来越轻松。此刻的情况,已经让众人做出了最坏的打算。

    经过这段时间的抵御,那五名导师已经发现这波元灵兽潮的规模其实并没有他们预想的那么庞大。只不过就算如此也差不到哪里去,元灵兽的数量估计上万。

    他们五人可以通过配合迅速杀死一百来头元灵兽,可是一千头数千头元灵兽齐齐攻来,他们的击杀效率就会降下来。因为不能五个人一起打同一片区域,而且还要考虑到元力的分配,不敢不计消耗的狂轰乱炸。

    现在,大概已经解决了要一半的元灵兽潮,但剩下的一半真的有些无力回天了。

    “诺言”公会的会员们以多打一对付元灵兽,但并不代表现在能够如法炮制。十个人能够对付一头元灵兽,但一百个人却不一定能对付十头元灵兽。虽然都是以多打少,但以前之所以能赢,是因为元灵兽的数量是“一”。现在元灵兽们有了同伙,能够进行配合,那是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了。

    原本众“诺言”公会会员还想着拼死一搏有一线生机,但现在,团灭的念头却愈发深入他们的心间,动摇摧毁着他们的信心。近距离面对元灵兽潮所感受到的那份震撼与战栗,实在是令他们心生不出胜利的信念。

    “吼!!!”

    此刻,防御圈某一处,终是有数头元灵兽成功跨过了逝水之河,以身冲击由众“诺言”公会会员,由一群二阶元素使形成的屏障。

    然而面对那几头凶猛扑来的元灵兽,顶在最前排的众玄水属性“诺言”公会会员无一退缩。玄水很重,一滴可重千斤。但玄水再重,也重不过身后之人的生命。

    这一次。轻一回,又有何妨?!

    “杀!!!”

    兵器亮,杀心决。怒吼暴起,一往无前。这些都是二阶元灵兽,能和元素卫相战,远非区区二阶元素使能够抗衡。但那些玄水属性“诺言”公会会员又不知道眼前的是几阶元灵兽,就算知道,此刻也不会想什么打不打得过了。他们要做的,就是挡住这几头畜生!

    热血一腔,慷慨赴死。这行为的确不该被推举,但这,绝不是错误的。所谓付出血的代价,这就如此。没有这一腔热血的付出,有些事,则无法成功。

    这血的代价,悲壮。付出这代价的人,当敬。

    “站住!”

    而就在当一干玄水属性“诺言”公会会员舍身赴死阻挡那几头冲过来的元灵兽时,一道他们十分熟悉的声音骤然响起,听得这一声音,他们竟是本能般地停下了脚步。

    这声音,是赵诺水的。在那声“站住!”响起的同时,赵诺水便快过他们所有人独自一人冲了出去,迎向了那几头吼叫着扑杀而来的元灵兽。只见赵诺水手持一块被金光包裹看不清本来面露的金色令牌,而那金色令牌在此刻突然爆发出了一道高亢的龙吟,响彻全场。

    一声龙吟起,元灵兽潮寂。

    那声龙吟竟是蕴含着一种独特的威压,闻此龙吟,元灵兽潮的行动瞬间崩溃,无数元灵兽匍匐在地颤颤发抖。而在场的三万多人也同样受到影响,心神激荡,一下子跪倒了一大片。

    能做到这一点,那令牌必非凡物。这令牌,正是当初赵诺水拿出来镇压那名跑到天临学院的龙临学院学员的龙临令。

    龙临令,象征着龙临城的至高全力,乃龙临城城主一脉专属之物。此令唯一,一般皆是由龙临城城主亲自掌管。而这一任龙临城城主赵溪玫,却是把这象征着龙临城城主的龙临令交给了自己的儿子,下一任龙临城之主赵诺水保管。

    对于赵溪玫来说,信物,终究只是个信物罢了。就算没了龙临令,自己依旧是龙临城的统治者。而且这个龙临令有一些强大的能力,留在自己的儿子身边还能当保命底牌,比留在自己身边当个装饰物实用多了。

    还有就是,这涉及母女俩的一个约定。当赵诺水发动用龙临令的龙威达到三次时,无论如何,赵诺水都得回龙临区,回到龙临塔,安安心心地当好她的少城主。

    而此刻,赵诺水为了众“诺言”公会会员们,动用了第一次龙威。

    龙威之下,万兽跪伏。随着龙威的持续与增强,原本宛如不可阻挡的洪流般的元灵兽潮终是溃散瓦解,作鸟兽散。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四散而逃,速度竟是比先前追击时更快,在众人缓过神来之时就跑远的无影无踪了。

    。。。

    。。。

    “哦嗷啊哇呜喔!”

    震惊沉寂之后,是劫后余生的欢庆。

    众“诺言”公会会员无不高呼着“会长威武”,这一刻,赵诺水成为了三万多“诺言”公会会员心中最完美最崇敬的会长,正在让自己心悦诚服的会长女神。

    一诺千金,言出必行。这是他们“诺言”公会的宗旨。会长说过一定会保护他们所有人的安全,她说到做到了。以身作则,方能服众。跟随着这样的会长,他们无怨无悔。

    和柔然玉璃一样,赵诺水也是同样的有恃无恐。只不过赵诺水要比更加柔然玉璃更加自信,但又多了一分不舍与无奈。柔然玉璃喊来宙空是不用任何代价的,而赵诺水动用龙临令发动龙威,就意味着离她强制返回龙临塔更近了一步。

    赵诺水当初不入龙临城最高学府龙临学院,反而跑到了偏远的天临区就读天临学院。其实就是在反抗,自己不想只能按照规划好的人生前进。而放任了赵诺水这一次,也是赵溪玫作为母亲对孩子的歉意与补偿。最起码在赵诺水继任之前,她会给赵诺水一个相对自由的环境。

    但是作为龙临城城主,赵溪玫肩负着整个龙临城。所以这次放任,是补偿,也是逼迫。龙临城需要长盛不衰,就必须要有一任接一任的优秀统治者。而赵诺水不接受正确优质的培养的话,是无法成为那样的优秀统治者,延续龙临城的繁荣的。

    赵溪玫清楚自己的孩子是个怎么样的人,所以她当初才会选择妥协,以退为进。

    三次龙威,三次机会。机会用尽,自由夺回。

    圣临纪5000年9月24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