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十七章 累,独自担着
    过了一会儿,等赵诺水站起来后,桐桐往门口张望了下,旋即疑惑问道:“诺水姐姐这次怎么是一个人来?那个大哥哥呢?”

    桐桐口中的“那个大哥哥”是指莫尘,之前一段时间赵诺水每次来这的时候莫尘都会跟着。只不过自那次事情后,莫尘转入空临学院,而赵诺水也一直没来这里。这一次,还是自那次事情后赵诺水第一次来这儿。

    下一刻,赵诺水只是微微一笑,没什么感情波动地说道:“那个大哥哥不在了,以后也不会来了。”

    而听得赵诺水的回答,桐桐只是简单了回了个字:“哦。”

    看着桐桐的反应,赵诺水不禁一乐,笑着问道:“怎么了?桐桐不喜欢他?”

    桐桐闻言后想了想,旋即一声不吭地点了点脑袋。桐桐也说不上来这是为什么,但她就是对莫尘不感亲近。不像当初对君林。。。

    对了,想到了君林,桐桐不禁问道:“诺水姐姐,那个第一次和你一起来的大哥哥呢?”

    “他。。。以后会来的。”赵诺水笑着揉了揉桐桐的小脑袋。

    得到了赵诺水的这一回答,桐桐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一抹高兴的笑容,旋即说道:“桐桐喜欢第一次来的那个大哥哥。”

    听得这句,赵诺水的脸上不由露出了那诱人的绝美微笑:“桐桐喜欢他就好。”顿了一下后,赵诺水突然蹲了下来小声指正道:“不用喊他为大哥哥,桐桐可以叫他姐夫。”

    “姐夫?”桐桐疑惑,不清楚“姐夫”是什么。

    “嗯,姐夫。你姐夫的名字叫君林,他是我的丈夫。”一边说着,赵诺水脸上的微笑愈发灿烂。

    桐桐闻言,一听就懂:“诺水姐姐的丈夫,是姐夫,姐夫是君林。”

    而听得这一句,赵诺水是直接乐开了花,毫不吝啬地夸奖道:“嗯~桐桐真聪明!”

    夸奖罢,赵诺水便站起了身子,走进店内去向桐鸿问好了。

    进入厨房,看着眼前始终未变的一幕:一位老人在认认真真地做包子。赵诺水微微一笑,向桐鸿行礼问好:“院长,早上好。”

    “呵呵,早。”停下了手中的活,笑着看向了赵诺水回了一声。桐鸿随后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今天跑过来,是为了你们院外任务的事吧。”

    被桐鸿一语点破,赵诺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嘿嘿,院长您记着啊。”

    “每周二整个水院的一年级学员基本都跟着你跑光了,我能不记着吗?”没好气地笑着反问了句,桐鸿从一旁的蒸笼里拿出了一个刚蒸好的大包子递给了赵诺水,叮嘱道:“昨天雨灵璃那三个小丫头跑去粉妖川,结果出事了。你可别学着她们,千万注意安全。”

    听得这一句,赵诺水知道桐鸿是同意了。旋即便正色回道;“院长您放心吧,还是一级院外任务执行点。在我们公会的整体实力成长起来之前我是不会犯险的。”

    这是赵诺水的责任所在,身为“诺言”公会的会长,她必须为每一名公会会员的生命安全负责。外出执行院外任务,安全因素永远是放在第一位的。

    赵诺水的话,令桐鸿放心地点了点头。不过旋即他还是提醒道:“虽说是一级,也不可掉以轻心。”

    哪怕只是一级院外任务执行点,那也是危险的野外。一级,是经过实地勘探测评后的最弱等级,但这测评未必就一定准确,只是大致评估。再加上那荒无人烟的野外没有人天天看守,而里面的情况却是在天天变化着,可能变得更加险恶。

    而且。。。虽然说起来有些丢人,但这些年来天临学院学员伤亡率最高的地方,反而就是一级院外任务执行点。这和去一级院外任务执行点的人数最多并且实力皆较弱有关,但现在问题是这两点,“诺言”公会全占了。

    之前“打猎”之所以能零死亡,是因为“诺言”公会人实在太多太多了,蚂蚁多了都能咬死大象,更何况是人。反正“诺言”公会“打过猎”的地方那都是犹如蝗虫过境,有用的植物类被采摘一空,遇上的元灵兽被群殴致死。最后是弄得那地方的元灵兽皆望风而逃。

    而不得不说,“诺言”公会是幸运的。他们能够零死亡,说到底还是因为没有遇上传说中的元灵兽潮。元灵兽潮的发生一是需要众元灵兽的愤怒,一致对外。二则需要一个能够服众的领袖,指挥众元灵兽发动元灵兽潮。

    众元灵兽的愤怒,是有了。不过一级院外任务执行点之中基本没有那种强大的元灵兽个体,所以元灵兽潮没有出现。

    元灵兽潮,可以说是一级院外任务执行点唯一能对“诺言”公会造成伤亡的状况了。但万一这个状况真的出现了,那伤亡可就是真的惨重了。

    所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为了万无一失。每周二“诺言”公会外出“打猎”,天临学院水属性分院负责教导一年级的导师们都会一齐随行,提供保护。

    这样的待遇可以说是前所未有,也就赵诺水有这么大的面子了。谁让赵诺水硬生生的把整个水院的新生都给拐跑了呢,而且还有不少其他分院的新生?所以无奈,就当是每周的野外实践课程了。

    笑着承诺不会大意之后,赵诺水便告别了桐鸿和桐桐,直接赶往水院做准备了。

    而看着赵诺水离去的背影,桐鸿却是略显无奈地在心里微叹了口气。小小年纪,就背负了这么大的责任负担。“诺言”这么个大公会的会长,外人看来风光无限,但这个位置究竟有多不好坐,没有亲自坐过,永远想象不到。

    桐鸿担心就担心赵诺水为了“诺言”公会,而耽误了自己的修炼。赵诺水的天赋,耽误了的话真的就太可惜太可惜了。可在这段最重要的打基础的时间,赵诺水却将大多时间都放在了打理公会上。

    而且,是独裁。

    并不是说赵诺水的独裁不好,相反,“诺言”公会发展至这么壮大,全是赵诺水一个人独裁治理的功劳。问题就是:所有事情都由她一个人担着,这。。。实在太累了。

    如果是为集体考虑,赵诺水以一己之力治理好“诺言”,让整个“诺言”公会那么都会员都因为自己的公会受到各种好处以及很好的成长,这绝对是值得的。

    可是桐鸿是水院的院长,这无关什么值不值,众水院新生是自己的学生,可赵诺水也同样是他水院的人,是他的学生。他乐意看到那么多水院新生欣欣向荣,但绝不乐意这个盛况,是以赵诺水自我牺牲为代价换来的。

    说句真心话,或许这掺和着一些个人主观,但桐鸿是希望“诺言”公会解散了。

    不过,也就想想而已了。毕竟桐鸿也清楚这是不可能的。

    圣临纪5000年9月24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