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十五章 贼心不死
    不过,吕铭光虽说嘴上是这么说,但此刻他的内心是非常惊讶。君雨的伤情竟是真的在一夜之间就恢复得差不多了,元素使这个阶段,身体强度往往是最大的弱点。但君雨的身体强度却非比寻常,强大的身体素质能够较好的吸收治愈的力量,从而令君雨的伤势能够一夜间恢复。

    君雨的情况,吕铭光看透却未说透,提示君雨最好把剩下的粥也喝掉,便转身离开去忙别的了。

    送走吕铭光后,君雨走到了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苏星灵和柔然玉璃沉思了会儿,最终决定还是不释放那金白色的小火球了。毕竟君雨不敢冒险,万一在此基础上再补一次,说不定就真要补出事情了。还是让星灵和玉璃自行吸收吧。

    把锅里的最后一点粥喝光,随后再去清洗餐具。回来后,君雨发现苏星灵和柔然玉璃还未醒来。之前洗锅的时候君雨突然想起来了,这大概就是因为昨天那颗蓝色丹药导致的情况。只是现在药性应该已过,连解毒都不用了,所以自己还是无法为星灵和玉璃做些什么。

    就这样,君雨坐在桌前,守着二人,发起了呆。

    昨夜,自己做梦了。梦里一直都是他,而且不知是不是昨天再次相见的缘故,梦里的他显得特别清晰。就是。。。这个梦,也不知道算不算噩梦,总之不怎么好。

    梦里的他,是他,但又不像他,让自己感到陌生。他强大,亦无情。他在为自己而战,在战斗,也是在杀戮。

    天上,是夕阳红。地上,是鲜血红。

    他就如同不知疲倦不会疲倦一般,一直在战着,杀着。然而战无休,杀不尽。只有他的背影,越战越远,越杀越黯淡。

    最终,当自己再也看不见他的背影之时。梦,醒了。

    可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昨天白天的时候他因为自己杀了那么多粉妖,所以晚上,才会做这样的梦吧。君雨,如是安慰着自己。

    拍了拍自己的脸庞,君雨轻呼了一口气,旋即起身走出了屋子。去外面修炼,平静心境。

    苏星灵和柔然玉璃都在睡着,今天也不是周末假期,不能去龙争之地。一时之间,君雨竟是感到了无聊,或者说是寂寥。

    以前,君林一直在君雨身旁。君林离开后,有苏星灵和柔然玉璃陪伴在君林左右。君雨似乎始终都没有孤独过,但,君雨此刻,却是突然体会到了所谓孤独的感觉。

    如果星灵和玉璃也不在自己身边了,那。。。自己不敢去想那样的生活。只有自己一个人,一个人吃,一个人住,一个人修炼。干什么事都是一个人。这。。。自己无法对此进行形容。

    曾经,君雨就仿佛是一直为君林而活。如今,君林不在了,君雨也随之出现了改变。虽然那种以身边的人为主的性子没变,不过在此基础上,开始能够在意自己了。

    现在突如其来的孤独感,让君雨感到不怎么喜欢。所以,为了自己的朋友,也为了自己。君雨发自内心的祈愿,愿她们雨灵璃三人能一直在一起,白首不分离。

    抬头看向了天空金白色的朝阳,君雨露出了那暖人心脾的微笑。天空中的金白色朝阳似是回应君雨一般,忽而盛大了璀璨的阳光,将此地变得更加光明温暖。

    而就在这时,一道带着笑意的好听声音于君雨身后悄然响起:“今天太阳真好。”

    君雨闻言后转身,有些意外,又。。。像是有一点点抗拒地看着来人,脸上的微笑瞬间收敛,平静问道:“你怎么会在这?”

    君雨表露出的一种抗拒之意,赵诺水敏锐的察觉到了。不过对此她并未在意,微笑着回道:“听说你重伤,我是特意来看你的。不过现在看来是我的消息有误了?”

    “嗯,有误了。我没事,所以请回吧。”君雨眼睛也不眨地回了一连串,并且下了逐客令。

    对于赵诺水这个情敌,大情敌!君雨是肯定无法以平常心相待的。真是看着就不喜欢,红颜祸水一个,勾引君林的狐狸精!

    还好,当初赵诺水只是和君雨说出了自己对君林的感情,并未将自己和君林建立祝福者与被祝福者关系是需要进行的方式:奉献初吻,这一事实说出来。否则的话。。。现在两人估计都不能像这样算是和谐地谈话了。

    听得君雨的回复,赵诺水不用无奈地耸了耸肩,旋即笑道:“当初不是都说了嘛,他让给你。你怎么还一副不待见我的样子,我可是言出必行的。”

    然而君雨却完全不吃这套,而且对赵诺水的抵触感还更加强烈了:“言出必行,你当初说了不和抢他之后,还说了想和他生孩子延续血脉。”

    赵诺水闻言后脸不可察觉地微红了一下,旋即马上露出了一抹诱人的绝美微笑,辩解道:“那不是在征询你的意见吗?你不是也不同意了吗。”

    然后,就被君雨直接说穿道:“我没同意,你的贼心也没死。”

    “女人的直觉真是可怕。”

    被君雨直接点破,赵诺水也不尴尬,而是在感慨了一句后就厚着脸皮笑着贴了上来,继续说道:“所以我这不是来和你打好关系了嘛。你比我大,当你的妹妹也没问题哦。”

    “你想都别想,两人之中男人都喜欢年龄小的。我可不会让你。。。”说着说着,君雨声音越说越小,最后半句变成了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小声嘟囔。

    “噢?不会让我什么?”赵诺水凑近了点追问。

    这一次,君雨就不像之前那样含蓄,直白地发出了第二道逐客令:“离开。”

    然而下一刻,赵诺水却是露出了一副欲迎还拒的模样,娇羞回道:“不会吧?不会让我离开。。。好吧,既然是姐姐的要求,那妹妹听话,不离开了。”

    君雨,沉默,想打人。

    似是感受到了君雨散发出来的杀气,赵诺水终于是有所收敛,恢复为常态摆手说道:“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那我认真说了哦?”

    “少城主请讲。”君雨于此刻面露认真之色,点了点脑袋。

    然后,赵诺水就强忍着羞意开口了:“到时候,他进入我的身体,我不进入你们的生活。你看如何?”

    而没有任何意外,君雨闻言后是直接回绝:“不如何。”

    君雨的果断回绝,并没出乎赵诺水的意料。所以旋即赵诺水继续说道:“不管怎么说,我需要个孩子来延续我们一脉的血脉,龙临城也需要正统的继承人。”

    “要个孩子,少城主完全可以找更好的男人。”君雨皱了皱眉头。

    “我觉得他就挺好。”赵诺水理所当然地回道。

    结果,就因这么一句认可,君雨顿时语塞。

    圣临纪5000年9月24日君雨君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